側寫漫畫大師荒木飛呂彥:《JOJO的奇妙冒險》全球賣破億,不老鬼才是藝術家還是吸血鬼?

側寫漫畫大師荒木飛呂彥:《JOJO的奇妙冒險》全球賣破億,不老鬼才是藝術家還是吸血鬼?
Photo Credit: CCC創作集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荒木飛呂彥是誰?該如何定義荒木飛呂彥?可以確定的是,他的漫畫《JOJO 的奇妙冒險》全球銷量已經超過一億本,成為了流行文化的重要基底之一。

文:龍貓大王(喜愛失敗的、瘋狂的、奇怪的人們。研究日本偶像、好萊塢動作、飛車與劫盜電影、70~90年代物)

該如何定義荒木飛呂彥?首先,他是一位漫畫家。在《週刊少年JUMP》上開始連載《JOJO的奇妙冒險》,已經是33年前的事了。故事描述喬斯達家的長子喬納森,與情如親生兄弟的養子迪奧,相愛相殺的過程……

故事跟著喬納森的血脈一路延伸至現代,角色們開始使用名為「替身」的超能力戰鬥。有時故事發生在義大利黑幫世界、有時故事發生在日本東北的杜王町(但我們都知道那是仙台市)、有時故事發生在遼闊的美國無法西部荒野。

33年來,荒木的JOJO世界已經蔓延到漫畫書頁之外:《JOJO的奇妙冒險》相關作品包括了動畫、小說、與真人電影等等,但是在廣大的網際網路上,每天都還能看到有人模仿《JOJO的奇妙冒險》角色的站姿;畫著迪奧誇張地喊著「沒用!沒用!沒用!」的迷因(meme)。

荒木飛呂彥是誰?他的漫畫《JOJO的奇妙冒險》全球銷量已經超過一億本,成為了流行文化的重要基底之一。

a8803b3b-27cf-4d9d-8826-07bc75b82d57
Photo Credit: 東立出版社提供
《JOJO LION》21集和23集

他是藝術家嗎?

連載超過30年的漫畫家不少,但同時能將創作能量從漫畫形式昇華至藝術的漫畫家並不多。他是法國羅浮宮邀請開展的第一位日本漫畫家,他是有史以來在日本國立美術館開展的第二位漫畫家。

當然,荒木的作品除了在這些國家級藝術殿堂裡展出,也在日本各地舉辦原畫展——不只是展出當年的漫畫原稿,也不時會藉著這些公開畫作的機會,挑戰更大型與更困難的創作。

儘管他說過,在白紙上畫畫是他最喜愛的作畫形式,但他也挑戰壁畫,必須習慣油彩因重力而垂下的問題、習慣油彩比起墨汁更長的風乾時間;他也挑戰等身大的畫作,放下G筆改用大刷,卻依然能畫出那些角色在小小漫畫格裡的奇妙神情。就像羅浮宮把漫畫尊稱為「第九藝術」,在那裡向全世界展示的荒木的畫作,荒木飛呂彥似乎更像是一位藝術家。

cbe17f32-b37a-4ee1-a732-af88ff8b7654
Photo Credit: CCC創作集提供
展於大英博物館「日本漫畫展」中的《岸邊露伴在羅浮》原稿

他是吸血鬼嗎?

但這似乎仍然無法解釋荒木飛呂彥的本質與他迷人魅力的泉源為何,當然,就如同他筆下的吸血鬼迪奧,多年來,外表似乎永遠不會因為時間改變的荒木飛呂彥,已經多次被質疑會不會真的是吸取鮮血以保青春的吸血鬼。

在他中學時,發現與自己同年的中學生,竟然已經創作漫畫出道,成為專業的漫畫家了,他不禁羨慕嫉妒恨。但是,40幾年過去,現在荒木飛呂彥與他當年羨慕嫉妒的偶像「蚵仔煎」(ゆでたまご)站在一起,儘管都是1960年出生,60歲的高齡,但是荒木飛呂彥看起來,卻仍然是40歲後半的壯年風貌。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漫畫家的工作只會令人快速老化——例如年輕時剛出道的冨樫義博明明還不到30歲,外表看來竟然已經有點初老——從沒聽過會讓人青春永駐的,但荒木飛呂彥卻是全球漫畫界的異例,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令人充滿疑慮……

疑慮、懸疑、不安,這正是荒木飛呂彥創作的本質。

日本有許多恐怖漫畫家、也有許多描繪正義除惡英雄的漫畫家,但是荒木飛呂彥似乎不屬於他們其中一方。《JOJO的奇妙冒險》、乃至他早期的《巴歐來訪者》或是《魔少年BT》等等,雖然都有超能力的元素、也都描繪一些恐怖或是暴力場面,但是它們看起來就是與《七龍珠》或是伊藤潤二的作品不同。

荒木似乎站在距離其他漫畫家稍遠一些的位子,他不關注少年漫畫王道形式的勝利與友情、他也不想加鹹加辣地放大暴力效果藉以譁眾取寵。對這位老資格的漫畫家與藝術家來說,到底什麼才是娛樂的本質呢?他在《荒木飛呂彦の超偏愛!映画の掟》(暫譯:荒木飛呂彥的超偏愛!電影的鐵律)一書開頭就這樣破題:「娛樂的基礎就是懸疑」

狀聲詞是日本漫畫的名產之一,不只用來狀聲,也用來表達更多動作與其背後的寓意。但我們在《JOJO的奇妙冒險》裡,會看到更多狀聲詞的創意:「ゴゴゴ……ドドド……」(音同:苟苟苟……抖抖抖……)這些荒木常用的狀聲詞,不是用來狀聲、描述動作、甚至也不是背景音。這些「聲音」其實與漫畫裡的角色與場景無關,是用來形容「氣氛」的。

迪奧或是空条承太郎是聽不到這些聲音的,他們在時間暫停的世界裡無聲地對決,但他們的身邊被畫上了這些「狀聲詞」。而那些聲音,是我們才聽得到的,這些聲音代表讀者緊張、慌亂、害怕等等的心理狀態,而這些狀聲詞出現時,代表荒木飛呂彥希望我們該害怕了,該感受到畫中正邪對決或是殘忍處決傳來的氣勢了。

99d5623f-2d36-40df-a642-6c31396bfc53
Photo Credit: 翻攝自《岸邊露伴在羅浮》,CCC創作集提供
以日文狀聲詞「ゴゴゴ」所營造出的懸疑感

他是恐怖電影導演嗎?

這是恐怖電影常用的手法,如同《大白鯊》那段有如命運交響曲的節奏響起,我們就知道浪裡白條肚子開始餓了。但是,我們真的看到大白鯊開始吃人了嗎?還沒有,可是我們的想像力已經可以預期幾秒鐘後發生的事了……我們開始雞皮疙瘩、後頸感覺一陣涼風吹來……牠會從哪裡出現?誰會是犧牲者?

以為自己走上一階樓梯的波魯納雷夫,為什麼反而下降了一階?為什麼監獄裡的犯人全都倒地不起,而且身體腫得像是氣球?這些時刻,《JOJO的奇妙冒險》的畫頁上充滿了大量的「ゴゴゴ」與「ドドド」,我們一邊疑惑又害怕,一邊隱隱知道,下一頁荒木飛呂彥要嚇我們一跳了。

荒木就像個導演一般,細心挑選懸疑發生的前奏音,細心安排懸疑的場地與劇情。但對他來說,懸疑無處不在,所以才會是娛樂的基底:愛情故事裡也有懸疑,男人愛上了女人不稀奇,但就在那愛上的同時,有另一個男人也愛上了她,這代表兩個男人之間將有一場難解的鬥爭將要發生;或是男與女的不倫情事,在光天化日下小心掩埋兩人戀愛的蹤跡……

這些故事背後都有懸疑,只是或多或少。但是最重要的,這些懸疑都會激動某個讀者的心跳、吊起他們的好奇——懸疑(Suspense)這個單字在拉丁文裡,就有吊起來的意味——期待下一秒的變化盡快發生。

他是推理小說家嗎?

所以,停止時間很酷、主角放大絕時的吼聲「歐拉歐拉」很酷、殘障的賽馬選手當然也很酷、King Crimson與Dirty Deeds Done Dirt Cheap 都很酷,但在這些元素之下的懸疑,才是讓它們很酷的真正原因。

荒木飛呂彥的懸疑幾乎藏在每一個小地方,從每個替身的登場,懸疑就如影隨形——沒有一個敵人會大剌剌地解釋自己的替身能力是什麼,而即便他們說了,你也未必會相信他們;這些新登場的角色多半都會裝模作樣一番,有如昆汀塔倫提諾電影裡的角色,開口就先從風馬牛不相干的天南地北聊起,好像沿著彎彎曲曲的山路,最後才能恍然大悟他的動機與能力。

這種角色堆疊的深度,有時發生在戰鬥當中、甚至是發生在戰鬥之後——讀者跟主角們一樣在摸不清頭緒的狀況下,迎面撞上一團迷霧,而在有限時間裡必須找到出路。

這些解密過程與力量等級無關、甚至與主線劇情無關,是讀者與懸疑的直面對決,是一個孤立的、響起聲音、充滿疑惑與恐懼的小世界。從這個角度看來,荒木飛呂彥無疑地,是一個拿著畫筆的推理小說家。

情感是作品的核心

但是,如果只是堆疊推理架構與腦力遊戲,這樣的作品並不能在30多年來仍然讓人樂此不疲,荒木飛呂彥更喜歡貼近讀者的情感,藉以拉近作品與讀者間的距離。荒木飛呂彥曾說過,「要讓觀者想哭」的懸疑電影,才是他喜歡的作品。

在荒木飛呂彥的世界裡,感性許多時候比理性更為重要。而荒木在漫畫裡放入的那些感性,比起他的理性邏輯陷阱更為直覺與單純:家族之愛、朋友之信、對組織的忠義、對陌生人的善意。這些說破不值錢的情感,卻為極度緊張的戰鬥與殘忍的暴力畫面賦予了更深層的意義,角色們為了貫徹這些情感,可以抱著石頭跳下高樓、渾身遍體鱗傷也要打倒對方……

這些壯烈的情感表現,往往會讓讀者湧起想哭的衝動——荒木飛呂彥在畫下這些悲壯的橋段時,自己也會落淚:「常常都是邊哭邊畫的,描繪角色死亡的場面,一邊想著『啊啊,生命就這樣消逝了啊』,真的太痛苦了。」

信念是超越自己的證明

「所謂的覺悟,不是抱定犧牲的決心,而是在黑暗的荒野中,開闢出前進的道路」,這句《JOJO的奇妙冒險》的名台詞說明了情感在漫畫裡的重要性,這些情感不只是催淚而已,它們已經上升到了信念的高度。而為了信念犧牲,是沒有淚水的決定,那是帶著笑容的、自信的、成就自我的、向著必然的成功所作的付出。這已經超脫了少年漫畫的範疇,簡單來說,荒木飛呂彥像是一個洞見人生的哲學家了。

該如何定義荒木飛呂彥?他是漫畫家?藝術家?恐怖電影導演?推理小說家?哲學家?或者以上皆是?或者答案仍然在這些選項之外?

答案就如同替身的來源與他青春不老的容貌一樣難解,也許,30多年至今,在全球讀者與觀眾心中地位仍然崇高的荒木飛呂彥,最適合他的定義是這個:大娛樂家。

參考書目

本文獲CCC創作集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原文標題為〈該如何定義荒木飛呂彥?他是漫畫家?藝術家?還是……吸血鬼?〉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圖解】Dyson全球灰塵研究:台灣人愛用吸塵器、毒理醫學專家招名威教授公開最佳除塵利器

【圖解】Dyson全球灰塵研究:台灣人愛用吸塵器、毒理醫學專家招名威教授公開最佳除塵利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了進一步探索台灣民眾對灰塵的認知,並找出最有效的除塵掃具,Dyson在全球灰塵研究中首次納入台灣市場調查,並委託毒理醫學專家招名威教授,透過實驗找出除塵效果最好家用秘器。

國內疫情再度升溫,民眾再度回到居家隔離的生活。談到落實防疫,確實的整潔打掃絕對是必要;然而,如何才能有效率的掃除空間中的灰塵?且層出不窮的灰塵究竟從何而來?為了進一步探索台灣民眾對灰塵的認知,並且找出最有效的除塵掃具,知名科技品牌Dyson在全球灰塵研究中首次納入台灣市場調查,並委託毒理醫學專家招名威教授,透過實驗找出除塵效果最好家用秘器。

Dyson最新灰塵研究報告:64%台灣愛用吸塵器高於全球平均

為了暸解全球消費者對於灰塵的認知,並從中洞察出消費者打掃習慣、提供居家清潔最佳解方,今年2月Dyson於全球33個國家展開「灰塵研究」,收集超過三萬份有效問卷,統計出全球民眾對灰塵的認知程度。本研究更首次納入台灣,針對台灣民眾對灰塵的認知、打掃行為以及打掃工具等展開調查。

01_完稿

本次灰塵研究,主要可分成三大部分調查結果:

  1. 灰塵認知:調查發現逾七成民眾知道居家灰塵量與健康有強烈關係,但多數不清楚灰塵的組成。有三成的台灣民眾認為灰塵的主要成分是沙子與土壤,但事實上,灰塵是由多種潛在過敏原的混合物,其中最主要來自塵蟎的分泌物、排泄物、蟲卵或屍體等。此外,近七成台灣民眾認知塵蟎會引起過敏及其他疾病,然而,民眾並不清楚「塵蟎排泄物」才是引起過敏的主因而非「塵蟎」本身。在調查結果中,民眾不止對「塵蟎排泄物」才是灰塵的主要成分感到驚訝,且僅有三成民眾知道「塵蟎排泄物」會引發過敏(32%)或氣喘(33%)。
  2. 打掃工具:依據台灣灰塵研究數據,以抹布(濕/乾)為打掃工具者最多(77%及66%);接續為掃把(65%)與吸塵器(64%)。值得注意的是,台灣市場有64%的家庭使用吸塵器作為主要打掃工具,高過全球的統計數據(59%)。
  3. 打掃習慣/行為:有過半數(56%)台灣民眾的日常打掃頻率為每週至少打掃1次。疫情影響下,32%的台灣民眾增加打掃頻率,顯示人們意識到疫情間保持健康環境的重要性,也有助於提升居家的舒適度。

最新實驗證明,吸塵器的除塵效果大於濕抹布、乾抹布、掃把

為瞭解不同打掃工具的除塵效果,Dyson進一步委託毒理醫學專家招名威教授執行實驗,針對居家常見的打掃方式,如使用濕抹布、乾抹布、掃把、吸塵器等工具,觀察不同打掃方式能有效清除的灰塵與細菌數量。

02_完稿

詳細說明實驗方式如下:

  • 取樣環境:某戶親子家庭的客廳/臥室
  • 實驗流程:分別採用
    • 只用濕抹布擦拭
    • 乾抹布 + 濕抹布各擦拭1次
    • 掃把 + 濕抹布掃1次再擦拭1次
    • 吸塵器 +濕抹布吸1次再擦拭1次
    • 只用吸塵器清潔

針對不同打掃工具蒐集打掃前與打掃後的地板細菌,並運用「ATP冷光即時細菌檢測儀」進行細菌量分析,進行Before/After比較,找出清潔效果最好的清潔方式。實驗結果如下表:

截圖_2022-05-26_下午6_13_44

招名威教授也補充:「實驗結果發現,臥室相對而言較為密閉且少開窗,濕度較高,因此含有 740 CFU/mL的細菌量,比客廳的411 CFU/mL高出一倍。」進一步觀察清潔效果,則可發現:

「效果最好的是吸塵器,能去除75~90%的細菌量;若只單純使用濕抹布,只能消除35~40%的細菌。」

另外,招名威教授也強調:「實驗結果發現,使用吸塵器、又再用濕抹布擦拭後,清潔效果竟然只剩下57~73%;若選擇使用濕抹布進行打掃,可在清掃前先確定抹布和水是乾淨無菌的,才能避免又把髒污帶回到地板上。」由此可見,在無嚴重的污漬情況下,單只針對灰塵,使用吸塵器打掃環境就能提供最潔淨的清潔效果,無需讓手碰觸灰塵,也不用擔心揚塵與灰塵透過濕抹布擴散到其他區域,完成居家整潔,事半功倍。

毒理醫學專家推薦:Dyson V12、V15無線吸塵器

招名威教授說明,台灣氣候容易孳生「塵蟎」、積累「塵蟎排泄物」,加上疫情影響,居家時間變長,應選擇強力打掃工具,並提升打掃頻率,才能有效改善環境品質。例如「Dyson V12 Detect Slim™輕量智慧無線吸塵器」及「V15 Detect™智慧無線吸塵器」皆具備智慧雷射軟質碳纖維滾筒吸頭,綠色雷射光能清楚照射吸頭前方區域,讓灰塵陰影與地板形成明顯對比,讓平時看不見的微塵也能瞬間現形。

此外,Dyson V12及V15吸塵器還搭載「壓電式聲學感應技術」,每秒可測量高達15,000次通過入氣口的塵粒數量,並將顆粒震動轉換為接收訊號,測量吸入灰塵的體積與數量,在自動模式下,能根據偵測到的灰塵數量與濃度自動調整吸力,維持長效續航力。

不只能偵測灰塵濃度,還可透過「視覺化分類統計功能」,計算並偵測吸入灰塵的數量及大小,並將統計數據直接顯示於LCD螢幕之中,幫助消費者理解居家灰塵處成,包括:過敏原和花粉、微細灰塵、塵蟎和細砂、跳蚤及糖粉等,進而決定最適合的清潔頻率與需要加強清掃的重點區域,讓清潔的過程更加科學化與系統化。

更棒的是,讓消費者感到頭痛的頭髮纏繞問題,Dyson也提供有效解法。Dyson V12及V15吸塵器採用無纏結科技,可輕鬆將毛髮甩入集塵筒內,避免纏繞的情況發生,減輕打掃負擔。

招名威教授也建議,不只要追求有效除塵,最好還能選購預防「二次汙染」的掃具用品,讓灰塵無所遁形、還原居家健康舒適環境。

Dyson吸塵器皆配有全機密封與多重過濾系統,「Dyson V15 Detect™ Absolute Extra無線吸塵器」,不只配備上述功能,更進階加強「全機密封HEPA過濾系統及HEPA濾網」,可捕捉99.97%小至PM0.1的超細懸浮微粒、花粉和過敏原,將吸入機器與集塵桶內的汙染物牢牢鎖住並過濾,最終只排出潔淨的空氣,避免含汙染物的廢氣在清潔過程中造成室內空氣的二次汙染。

03_完稿

讓灰塵無所遁形的打掃利器!專家推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