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面臨嚴峻挑戰,有沒有忠臣敢指出習近平的「十可慮」?

中國面臨嚴峻挑戰,有沒有忠臣敢指出習近平的「十可慮」?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這個時機點,中國共產黨揚棄過去「廣積糧、高築牆、不稱霸」的路線,提前與美國攤牌,是否已重蹈過去鴉片戰爭的覆轍,這就留待歷史的評價了。只是,此刻中國內部竟無一人,如劉韻珂一樣提出諍言,倒是今不如昔了。

文:王臻明

在前文〈楊潔箎在阿拉斯加為求自保,斷送了美中兩國對話溝通的空間〉中,談到在鴉片戰爭中主和,並與英方簽定《穿鼻草約》的大臣琦善,在輿論嘩然後,慘遭徹職查辦,也讓清廷從上到下,開始走向強硬主戰的方向,畢竟沒人想要步上琦善的後塵。

這樣的情況,其實與今日的中國頗為類似,在美、中交惡以後,主戰言論在網路的推波助瀾下,快速發酵,讓溫和派受到極大的壓力,任何主張放低姿態與美國和談的建議,都被冠上了賣國賊、投降派的大帽子。

鴉片戰爭在琦善被抄家以後,幾乎糜爛不可收拾,清廷連戰連敗,不斷丟失重要的據點。但在這種情況下,清廷內部仍是一片主戰之聲,即使任何人都看得出來,再打下去極為不利,頗有「天下是他皇帝的,好官我自為之的態度」。讓道光皇帝即使已改變主意,想要與英國和談,也無法說出口。

就在這個時刻,浙江巡撫劉韻珂上了一道密折,談到清軍又於浙江慈谿一帶大敗,整體情勢非常不樂觀,其中有十件事特別令人憂慮,這就是有名的《十可慮奏》。

劉韻珂其實一開始也是主戰派,覺得一定要好好給「英夷」一個教訓,以彰顯大天朝的威嚴。只是在這一年多的戰爭中,劉韻珂看清了英軍不止武器進步,連軍紀與戰術都遠勝積弱不振的清軍。在這種情況下,戰事幾乎難以為繼。

Destroying_Chinese_war_junks,_by_E__Dunc
Photo Credit:E. Duncan @Wiki Public Domain

他提出的問題包括清軍屢戰敗,士氣全無。要從他省調兵,還要再花好幾個月,遠水救不了近火。英軍船堅砲利,清軍武器老舊,兩者差距太大。以前清軍誤認為英軍只擅長海戰,只要引誘英軍上岸決戰,就能發揮清軍的優勢,結果在陸戰上清軍也是一敗塗地。在這前面的五點中,劉韻珂老實地說明了戰場上的情況。

而從第六點開始,劉韻珂講到了戰場外的事,卻更令清廷觸目驚心。他說英軍很會收買人心,施加小恩小惠,一些無賴之徒都樂於為英軍服務。而曾把房舍借給清軍駐紮的地方人士,都遭到英軍報復,用火砲摧毀這些房舍,讓一般百姓不敢再幫清軍。

然後第七點談到浙江防務空虛,人心浮動,一些無業遊民不止趁機打家劫舍,還認為讓英軍攻入也不錯。不過,劉韻珂這裡就講的很隱晦,綜合其他史料來看,真實情況是英軍的軍紀比清軍還好,從外省調來的清軍往往騷擾地方,因此民心倒向英軍,覺得就算讓英軍佔領也無妨。

從第八點起,是帝國內部的隱憂,因為戰亂的關係,原本就連年歉收的問題變的更為嚴重,收不到足夠的稅米,連運到北京的漕糧都成問題,勢必拖累中央的財政。第九點則談到,許多地方因為之前遇到荒年與天災,盜匪四起,本來就不平靜,現在又遇到戰亂,物價飛漲,民怨沸騰,情勢隨時可能失控。

最後一點,劉韻珂說浙江要籌措軍費,已左支右絀,為防範英軍北上,攻擊中樞地帶,鄰近各省也都部署重兵,軍費一樣很吃緊,這種情況不知道還能支撐多久。密折中再三強調,以上十點必需要快點想辦法解決,以免最後情勢失控。

劉韻珂的《十可慮奏》並沒有講到要議和,但仔細說明了這場仗實在打不下去了。這十個問題幾乎都無解,再繼續下去只會讓情勢更為惡化,甚至動搖清廷的根基。道光皇帝拿著這十個問題進軍機處討論時,軍機大臣們無一能提出有效的解決方案,那最後就只剩下放軟姿態,與英國人談判,儘快結束戰爭,這一個選擇了。

以現今的角度來看,劉韻珂態度的轉變,是在進行危機處理,當戰事已經無以為繼時,最好的方式就是控管損失,避免讓問題擴大到無法收拾的地步。劉韻珂的這份密折,並非故意唱衰清廷,相反的,他憂國憂民,敢犯顏直諫,在某種程度上也算救了道光皇帝。

RTXCLO8C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對比今日,中國是否有官員膽敢直言不諱,在美、中交惡的情況下,講出中國目前的十可慮?從楊潔箎的狂言與一干官員的戰狼式外交,就可看出,目前習近平政府仍然由主戰派主導政策,缺少像劉韻珂這樣的官員,願意說出實情。

習近平前一陣子去廣西,參訪了湘江戰役紀念館,談到紅軍在湘江戰役的血戰中堅持下去,才獲得了奇蹟式的勝利,無疑就間接承認了,中國目前正面臨極為嚴峻的挑戰,而且這些內憂外患並不亞於鴉片戰爭時。

其一、中國的經濟發展持續放緩,在疫情過後更是雪上加霜。許多國家都推出了大型的紓困措施,幫助中小企業與一般民眾走出困境,但中國政府由於沒有輿論壓力,因此作為有限,真實的情況恐怕更不樂觀。

其二、在美、中經濟戰爆發後,大批的外資出走,選擇回到母國或東南亞國家設廠,這種情況在全球疫情大爆發以後,變的更為嚴重。因為在疫情下外派幹部變的更為困難,讓選擇返回母國的企業變的更多,這對中國來說,無疑是另一記重擊。

在經濟的情況外,美國對中國的圍堵正進一步加大。如科技的圍堵,並沒有因為川普總統下台而有所趨緩,拜登雖然在競選時,批評川普的策略錯誤,但從拜登上台後的舉措,證明拜登不認同的是川普的手法,而不是目標。這從拜登政府延續許多川普時代的限制政策,甚至進一步變本加厲,就知道這恐怕將變成長期的政策,這是危機之三。

而在政治上,美國積極籌組由美、日、印、澳四國組成的新圍堵圈,近日更拉攏南韓、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等國家。對中國的包圍網不斷擴大,這對中國來說非常不利,這是隱憂之四。

其五,中國花了七年的時間,終於與歐盟談妥「歐、中投資協議」,這將成為中國反制美國圍堵的重要突破,但歐洲議會卻否決了這項投資協議,說明歐洲國家的態度也有了微妙的轉變。

其六,歐洲議會否決這項投資協議的原因很多,除了中國的戰狼外交引發反彈外,新疆穆斯林的人權問題,也是令外界觀感不佳的因素之一。而除了新疆的動盪以外,中國內部的民心,也沒有表面上看起來的那麼穩定,中國每年必需花費大筆的經費維穩,控制媒體,管制言論,也是一個未爆彈,這是問題之七。

中國的民怨除了來自官員的貪淵腐敗,更肇因於貧富不均,都市與鄉村的發展差距太過懸殊,這是過去「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政策,所造成的後遺症,是可慮之八。一胎化又造成中國青年負擔極大,國家人口結構嚴重失衡,未富先老,是可慮之九。

最後是習近平打破過去一屆兩任的潛規則,很有可能終身掌權,恐怕將引發中國共產黨內部的權力鬥爭,這是最為危險的第十件事。在這樣的內憂外患下,中國與美國繼續對抗下去,是個好策略嗎?相信中國社會的有識之士們,都同感焦慮。

在這個時機點,中國共產黨揚棄過去「廣積糧、高築牆、不稱霸」的路線,提前與美國攤牌,是否已重蹈過去鴉片戰爭的覆轍,這就留待歷史的評價了。只是,此刻中國內部竟無一人,如劉韻珂一樣提出諍言,倒是今不如昔了。

延伸閱讀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