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胎化到開放三胎,中國半世紀「計劃生育」本質上就是人口災難

從一胎化到開放三胎,中國半世紀「計劃生育」本質上就是人口災難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論是「一胎化」、「獨生二胎」、「全面二胎」或「開放三胎」,都算是「計劃生育」,是政府透過人為方式來控制民眾生育意願,從50年前開始,就讓中國人口結構出現根本性的變化。

今年五月初,中國公布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結果,兩次普查相互比較之下,近幾年的年成長率呈現逐年下滑的趨勢,從人口結構上來看,成長速度趨緩的原因有二,中國人口有高齡化的現象,以及新生人口出生率也呈現減少的趨勢。

從一胎化到開放三胎,本質都是計劃生育

值得留意的是,中國去年的人口出生率下降了約15%,這不但是1949年以來的新低點,甚至比1960年三年大饑荒時期的出生人數還要低,外界形容中國人口成長率是崩盤式下跌,新生人口等於是未來15年後的勞動力動能,倘若一再低迷,那麼不但會衝擊經濟產業發展,更會是社會不穩定的因素之一,而整體國家競爭力也會收到影響。

中國政府為了解決人口問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已在今日拍板決定實施「開放生育三胎」政策,這是近十年內第三次鬆綁生育政策,只是前兩次雖然帶來短暫回升的刺激效果,但在2018年卻再度回落到鬆綁政策之前的狀況。

可以說,中國自1970年代開始推行「計畫生育」之後,人為抑制生育率所帶來的影響,已造成整體社會結構出現扭曲,甚至在高度競爭的經濟環境下,加上高齡社會所帶來的照護壓力,再多的配套措施都難以解決「生育意願不高」的窘境。

當養育二胎已經帶來龐大的經濟壓力,那麼可以想像「開放三胎」政策的效果恐怕不會太好看,縱然可能會帶來微幅增長,但近15年內的人口短缺問題將會越來越凸顯,恐怕足以讓中共更為頭痛。

然而,無論是「一胎化」、「獨生二胎」、「全面二胎」或「開放三胎」,都算是「計劃生育」,換言之,就是政府透過人為的方式來控制民眾生育的意願;然而,50年前的「一胎化」政策,已讓中國人口結構出現根本性的變化,獨生子女面臨照護雙親的生活壓力,也降低了生育的意願。

hkrimaw0b9v7ykoymq5x8889pcbbje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扭曲下的老化與少子化,從不能生到不想生

此外,50年前的經濟社會環境不同於現在,隨著經濟發展也改善了生活水平,同時醫療科技進步也讓人類平均壽命大幅提升,中國老人人口快速增加,延長了老人化社會的照護需求,而這部分也落在青壯階層的身上,當然也衍生了許多社會問題,同時也需要仰賴政策資源的分配,整體人口結構呈現「老化」與「少子化」的雙重壓力。

當然,以總體來看,中國人口仍具有一定的規模,仍具有人口紅利所帶來的內銷市場動力;不過,在老化與少子化的結構變化下,將會對消費市場帶來直接影響。簡單來說,老年人口的消費能力較弱,而年輕人口又必須承擔照護的責任,生活壓力之下勢必會削弱整體經濟活力。

老化的社會將會讓消費市場出現疲軟的可能,而這恐怕不是習近平樂見的狀況,畢竟去年面對疫情肆虐與美中對抗的挑戰,習近平便提出「雙循環政策」,而其中又偏重在「促進內需」的內循環方案,不過,就算實施「開放三胎」政策,至少在2035年之前,都必須面對消費不力的問題,而這個前提是「開放三胎」能達到政策目標。

問題在於,「一胎化」政策強力推動下,讓民眾「不能生」或「不敢生」,而隨著鬆綁節育政策後,一般民眾卻出現「不願生」的態度,少子化的影響是在15年後,中國將面臨「勞動力不足」的問題,這一方面讓前述所言的消費市場更為萎縮,另一方面,讓產業發展無法獲得豐沛的人力資本,消費萎縮、生產短缺終將讓中國經濟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

RTSU4H8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巨型國家的人口災難:中國社會不定時炸彈

以中國的人口地區分布來看,人口多集中在經濟發達地區,然而這些地區高度競爭,城市的新生人口有減少的跡象;反觀發展落後的農村,人口生育率卻是相較增長,然而一直以來城鄉落差所衍生的社會財富分配不均問題,將可能在未來因為人口失衡狀況而更為嚴重,而這會是社會發展過程中的不定時炸彈。

事實上,人口老化已是全球先進國家有的通病,而身為大型發展中國家的中國,卻比其他發展中國家先面臨這樣的挑戰,在學術研究價值上,這是值得深入探討的議題。

只是,中國面臨的不僅是人口老化的問題,社會衝擊最大的部分就是生育率逐年下滑的現象,而對中國而言,面臨人口規模縮小的壓力,這是一個公共政策的焦點,有論者認為應當促進產業轉型,甚至提高自動化生產,抑或延後退休年齡來維持勞動生產力,進而彌補人力不足的問題。

當然,目前中國政府已祭出提升生育的作法,也會有相應的配套措施,不過,人口政策再怎麼規劃完美都無法有立竿見影之效,再加上近年中國社會離婚率之高已前所未見,以及民眾踏入婚姻的年齡逐漸提高,這些都會間接影響生育意願。

簡言之,要挽救人口問題,「開放三胎」恐怕是雷聲大雨點小,巨型國家如何面對人口銳減的衝擊,將會是探討中國崛起或衰落的主要面向之一。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