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與世界接軌」的台灣,疫情升溫對基層勞工造成哪些影響?

重新「與世界接軌」的台灣,疫情升溫對基層勞工造成哪些影響?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疫苗接種率達到足以形成群體免疫程度前,疫情對於工作之影響必然難以完全結束。從而,勞資雙方乃至政府都必須坦然面對並克服困難以求共同度過難關。

文:周兆昱(中正大學法律系教授)

重回世間的台灣

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自2019年底爆發以來,我國因為反應快速且堅決,故而在嚴格邊境管制及落實入境後居家檢疫之下,表現出全世都稱讚之防疫成果。然而,疫情變化快速超乎想像,特別是變種病毒株傳播力遠勝原始病毒株的影響之下,台灣終於在2021年5月中旬結束一年以上平行時空之正常生活,重新「與世界接軌」,開始體驗其他國家早己經歷甚或習慣之防疫生活。

迄本文完稿(5月31日)為止,雖然政府僅宣佈全國進入第三級管制,但是影響層次已經超過多次實施緊急事態宣言之日本。目前除了各級學校一律改為遠距教學外,已經有許多公司行號自行停業或被迫縮小營業規模,並有為數眾多之休閒娛樂場所、美術館、電影院、KTV、健身房等事業單位被強制停業,受到影響之勞工或就業者不可謂不多。

相對的,亦有許多勞工會因此疫情擴大而更加忙碌,除了醫療相關從業人員之外,例如物流業勞工、外送平台工作者、泡麵或衛生紙工廠員工都可能因為疫情而連續加班。勞動部已發布新聞稿表示,疫情期間民生物資產業勞工加班生產或運送,可不受到《勞基法》一例一休及每日工作時間規定之限制,雇主亦可暫停勞工之休假甚至不經勞工同意即要求其加班等等。

此外,另有更多勞工是介於二者之間,即暫無失業或必須減班休息(過去的無薪假)的危機,但是必須在家工作(Work From Home,以下簡稱WFH)。易言之,相當比例之勞工或工作者之工作受到疫情程度不一的影響。以下分別依照受影響類型之不同,說明疫情對於勞工勞動權益的影響及應注意之處。

萬華疫情嚴重  商家關門歇業(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武漢肺炎(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持續升溫,台北市、新北市提升到三級警戒,台北市萬華區華西街觀光夜市等鬧區商家17日皆關門歇業。 中央社記者郭日曉攝 110年5月17日

失業或大量減少工作機會者

去年以來已有不少勞工因為疫情影響其工作甚至失業者,例如專辦國外行程之旅行社、留學代辦商、航空公司空服員等等,惟近日疫情大爆發讓受影響行業範圍更加廣泛,因此失業、被減薪乃至減班休息勞工人數快速增加。

對於此類勞工,政府提供了不少輔助措施,例如補助勞工參加職訓(線上亦可),每人每月最高19200元;減班休息勞工可以申請補助減少工時造成之薪資差額,期間最長12個月;真正因疫情而失業者,亦可請領就業保險之失業給付等等。此類資訊已經公布一段時日,在此不再重複說明。

但是,筆者要提醒勞工及雇主的重點是,不論是資遣勞工或減班休息,都還是要在既有勞動法令之框架下實施,疫情擴大並沒有排除《勞基法》關於雇主不得任意解僱勞工及工資給付義務等規定之適用。

以餐廳為例,雖然目前幾乎只能外帶不能內用,故而外場人力需求必然減少,但是,此不意味雇主就可以直接解僱外場人力。要言之,餐廳的外場人力需求雖然減少,但是餐廳若有其他工作可以安排原本的外場人力時,就應該先把多餘人力調動到尚有人力需求的部門,不可以直接解僱,否則即有可能不符合解僱最後手段性原則而造成解僱無效之結果。

至於減班休息,仍舊有兩項重要原則必須遵守:

  1. 必須經由勞資協商,不得由雇主單方決定即實施。
  2. 縱使勞資經協商後勞工同意配合雇主實施減班休息,原本採用月薪制之勞工其每月工資總額仍不得少於基本工資(新台幣24000元)。

不過,原本就是部分工時或時薪排班制勞工,即無法要求雇主必須在減班休息期間仍須給付不低於基本工資數額之工資。由於此部分勞工多數屬於就業不安定族群,亦不易適用政府之補助方案,相關政府機關應留意並適時支援,以免社會安全網因疫情出現破口。疫情破口固然可怕,但是亦必須避免出現社會安全之破口。

台灣大車隊加入餐飲物流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全台疫情提升至第三級警戒,外送需求也增加。台灣大車隊25日宣布,即日起投入餐飲物流,推出「55688精緻美食配送」服務,為計程車駕駛及餐飲業創造雙贏。 (台灣大車隊提供) 中央社記者汪淑芬傳真 110年5月25日

因疫情而更加忙碌工作者

相較於上述因疫情而減少工作機會甚至失業者,另外有一群工作者由於所從事工作性質的原因,很「幸運的」不但不會因為疫情而失業,反而比平時更為忙碌。當然,在疫情大爆發以致許多行業大蕭條之際,勞工可以確保原有工作是幸運的,但是,若因此過勞而影響身心健康可能會得不償失。

在疫情升溫期間,除了醫療及防疫相關人員會因醫療或防疫而非常忙碌外,與民生物資製造及運輸相關產業從業人員,亦會因宅經濟爆炸性成長而長時間工作。前者擔負著治療確診者及防堵疫情繼續擴大之重責大任,例行性加班或超時工作在所難免;後者工作性質雖與防疫無直接關連,但是為了滿足民眾搶購民生物資與宅在家不出門落實防疫等需求,亦會較平時更常加班。

雖然勞動部為因應此等行業之「短期」人力需求,已藉由發布新聞稿表示,相關行業工作者之每日工作時間、例假與休息日、加班時數等可不受《勞基法》規定之限制。但是,機器都要休息人當然也要休息乃基本常識,雇主不能因為主管機關宣佈可不受到《勞基法》限制即無所顧忌的讓勞工持續超時工作。

事實上,勞動部雖然表示相關行業勞工之工作時間可以不受《勞基法》規定限制,那只是免除雇主原本應該負擔之違反《勞基法》的行政罰責任而已,並不表示雇主完全沒有法律責任。

易言之,若勞工不幸因為過長工時而發生過勞死或其他職業災害,雇主之民事補(賠)償並不因為主管機關宣佈豁免雇主行政法責任而得以一併免除。因此之故,各該行業雇主仍應隨時注意員工之身心健康,勿因可暫時免受勞基法限制即毫無顧忌地使勞工加班,一旦產品庫存量達到市場需求即應回歸常態性生產體制。

至於醫療人力更是應妥善運用,不能讓國外已經多次發生之「醫療崩壞」慘劇在台灣上演。又醫療人力之統籌運用乃指揮中心責無旁貸之工作,亦只有指揮中心能夠依照《傳染病防治法》等法令直接動員相關專業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