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捐台124萬劑AZ疫苗,是「救命及時雨」也涉及美日的印太戰略布局

日本捐台124萬劑AZ疫苗,是「救命及時雨」也涉及美日的印太戰略布局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在6月4日,拿到日本巧手捐贈的124萬劑阿斯利康疫苗(AZ),挽救疫情蔓延後導致的疫苗荒,真可謂是一場「及時雨」。外交部長吳釗燮也透過視訊大感謝,日本能在緊急時刻出手相救,肇因日本在近日的供給政策調整。

疫苗高峰會的宣誓

台灣在6月4日,拿到日本巧手捐贈的124萬劑阿斯利康疫苗(AZ),挽救疫情蔓延後導致的疫苗荒,真可謂是一場「及時雨」。外交部長吳釗燮也透過視訊大感謝,日本能在緊急時刻出手相救,肇因日本在近日的供給政策調整。

「希望儘快能多給一人,實現公平的疫苗供給。」日本首相菅義偉先前在6月2日,透過網路線上參與COVAX疫苗高峰會,會中他也首度表明,將捐出目前日本持有的AZ疫苗約3000萬劑,給發展中國家與需要的國家與地區,未來透過COVAX的機制分享疫苗外,也將投資八億美金給該機制,提供長期穩定的疫苗。

其中,根據《每日新聞》報導,日本捐出的3000萬劑疫苗,其中1000萬劑可能會提供給台灣。此外,早先在5月31日,菅義偉也明確指示日本未來的戰略就是要開發「自家國產疫苗」,並直言「讓疫苗在日本國內開發、生產,並且可以迅速確實地制定施打體制,在國家的危機管理上至關重要。」

6月2日,日本全國首次疫苗施打突破1000萬人次。從2月中旬施打第一劑輝瑞疫苗(BNT)以來,日本持續透過各種方式加速施打。5月底在東京與大阪啟用大規模施打中心後,日本全國單日施打量已經可以逼近30萬人次,在6月21日也將啟用在各公司與大學的施打計畫,期望未來達到一天100萬人次。

日本目前採用的疫苗有三種,包括輝瑞、莫德納與AZ。其中,單單輝瑞與莫德納的疫苗持有量,已經夠全日本人施打兩次,因此才讓日本考慮將剩下持有的AZ疫苗部分捐出。

日本開發有其困難?

雖然目前日本持有的疫苗尚且足夠,但仍為何要走國產疫苗的開發路?因為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侵擾日本近一年半,在累計超過73萬人確診後,他們得出慘痛教訓就是,為了要確保未來國家戰力,自主研發疫苗有其必要性。然而,自主研發也是相當艱辛的路程,日本在疫苗開發上,尚有三大問題需要解決。

首先就是研究時程的縮短與緊急授權,目前正在著手開發日本國產疫苗的有四間公司。按照其進度不同,只有鹽野義製藥公司有可能在今(2021)年底前研發成功。社長手代木功也表示,前提是政府「願意早期承認後緊急授權。」過去鹽野義製藥一年的疫苗生產量為1000萬劑,在疫情的龐大需求下,現在要拼至少3000萬劑產量。

因此面臨的第二個問題,就是開發經費是否充裕。日本雖然是醫藥大國,但卻不是疫苗大國,每年疫苗研發經費僅約美國十分之一左右。日本過去為了方便,都跟印度購買流感及其他疫苗較多,量大也便宜。在疫情發生後,日本才在6月1日正式確立,未來將逐年撥款給「日本醫療研究開發機構」擬定疫苗長期開發計畫。

最後則是製藥公司大規模試驗的空間,一般來說疫苗都需要三期試驗,三期試驗的人數與步驟都最為謹慎,有時要近萬人。日本過去是以傳統方法,以新藥組跟對照組(假藥)來對照,但是日本醫界擔憂,世界上目前已經有流通疫苗,如果仍使用假藥做對照,會有醫療倫理問題。

跟吃藥不同,疫苗是要打在健康的人身上,因此日本未來擬將修法,將疫苗的對照組改為「既有疫苗」,並且加速緊急授權的步驟。現今流通的新冠疫苗,都是先採緊急授權,因為大流行時大家都在家中,根本來不及找數萬人做三期,如果要以時間換取空間,緊急授權是最好途徑。

AP_2114528341428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台灣欲擺中國陰影

台灣近來在5月中旬疫情爆發後,「疫苗何時來」成為在野黨對執政黨攻防的戲碼。其中,目前執政當局所持有的70萬劑疫苗,被許多人批評過少,一度引發在野勢力攻擊。甚至不少民間組織與個人想要牽線,透過自身關係去引進疫苗;然而疫苗來源是真是假,是否有原廠背書等,也是執政黨要釐清的焦點。

其中,台灣原先致力與德國合作引進的輝瑞疫苗,卻因為上海復星醫藥聲稱有大中華區代理,台灣想要購買是「繞過代理」與簽約書上標示「我國」等,造成後來簽約不順利。無論真相為何,背後都點出一個隱憂,台灣身為非WHO成員,將來在醫藥戰略上勢必會因為中國因素捉襟見肘。

從2020年疫情剛爆發時,中國當時在全世界大量掃貨口罩等就可看出,一旦醫療物資短時間被特定大國掌控,也勢必影響國家戰略。台灣當時就趕緊以「口罩國家隊」因應,並在之後與美國合作展開國產自主疫苗研發,日本也在被掃過一輪口罩後,深知醫療物資掌控的盲點,決定展開疫苗研發。

先前台灣媒體多報導日本人不愛打疫苗,但應該分開看待,過去不習慣打流感、B肝疫苗,跟現今想打新冠疫苗是兩回事。日本過去半世紀沒有大流行病,加上公衛觀念充足,因此很多人不習慣打疫苗,不過在日本普遍施打新冠疫苗後,根據民調已經有過半數民眾將會去施打,日本人對新流行病的防禦認知也在加強。

印太戰略補給供應

菅義偉在國產疫苗研發上,也定調未來「定期與亞洲各國共享其研究開發的進度,並且將來由政府統一購買研究開發的疫苗。」其中,日本的國產疫苗計畫也牽涉到日美兩國在印太戰略的布局。

如前所述,日本決定提供八億美金給COVAX提供機制,加上先前兩億美金,總額已經達到十億美金。會突然間撥出八億,也不難預料是將來要給予更多發展中國家疫苗的空間。因為中國從5月底開始,也開始對中南美國家展開「疫苗外交」,包括台灣友邦宏都拉斯與巴拉圭等,都收到中國「暗示」拿斷交來換疫苗。

以美日為首的民主國家集團,自然不會坐視這樣事情發生,包括美國未來將釋出持有的8000萬劑疫苗,法國與德國等也將釋出3000萬劑。日本自然在內,而且必須在印太戰略上顧好東亞局勢,因此先捐給台灣疫苗也是正常不過。歐美日等國的「超買」,其實就是當初慎防中國拿疫苗去當籌碼的先前儲備。

未來疫苗與生物科技將會成為極重要的戰略物資,台灣自走國產疫苗路,不單是為了國家安全,也必須在印太戰略上擔當「輸送點」的位置,自產自銷外,必要時還要擔當輸送分工、緊急製造疫苗的角色,讓台灣也在印太戰略補給物資鏈上成型。

日本國產疫苗未來在發生危急時刻,就可以立刻調動生產線,讓一般生產線可以快速轉換成疫苗的生產線,台灣亦然。只是現在受限於大環境下,有很多無法明說的點,讓目前國產疫苗處處受到檢驗。

在接受到日本AZ疫苗解決燃眉之急後,能否成功研發國產疫苗並與日本組成疫苗分工鏈,將是下一個關鍵戰略。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