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四維園燭光不再,海外港人誓言延續傳統

香港六四維園燭光不再,海外港人誓言延續傳統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標誌性的六四維園燭光晚會連續第二年在香港被政府以控制疫情為由禁止,海外的香港民運人士積極找尋方法維系這個傳統,也對香港境內自由度的快速崩壞感到擔憂。

文:William Yang

過去幾十年來,香港每年都會在6月4日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燭光晚會,以此悼念那些1989年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發生的血腥鎮壓中喪生的人。每年參與人數多達數萬甚至十萬多人。然而,這個傳統現在在香港面臨消失的危險。

上週,香港警方以疫情為由,連續第二年禁止香港支聯會在維園舉辦六四燭光晚會。香港保安局在5月28日警告,任何參與六四燭光晚會的人都可能被判處最高5年刑期,任何宣傳該活動的人都可能被判處最高1年的刑期。

此外,幾十年來一直負責組織六四燭光晚會的幾位領導人物,包含前立法會議員何俊仁與李卓人都因涉嫌參與2019年一場被警方視為非法集會的活動,而被判處超過1年的刑期。

另一方面,在香港食環署派員到六四紀念館進行調查後,食環署聲稱六四紀念館在根據條例批出的牌照的情況下,舉辦與六四相關的展覽,所以才在收到檢舉後展開調查。香港支聯會2日立即宣佈暫時關閉六四紀念館。

在一些流亡的香港民運人士眼中,港府針對六四相關活動發起的一系列措施,反映了香港的自由狀況正在持續惡化。流亡英國的知名香港民運人士羅冠聰告訴德國之聲:「很明顯,中國政府正在將他們維持霸權的方式移植到香港。北京正試圖在香港建立一個更加威權的政府和社會。」

羅冠聰2020年也參與了當時被警察視為非法集會的六四燭光晚會,他後來也因參與該集會而被起訴。他表示,在國家安全法實施後,香港公民社會持續受到打壓,民主運動人士也越來越意識到,香港當局正變得與北京的當局更加相似。

RTX7SVA3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流亡英國的知名香港民運人士羅冠聰告訴德國之聲:「很明顯,中國政府正在將他們維持霸權的方式移植到香港。北京正試圖在香港建立一個更加威權的政府和社會。」

他指出:「香港人在2019年經歷了流血衝突,雖然那個場面不如全球在1989年於天安門目睹的流血場面那樣令人震驚,但香港人一直經歷類似程度的壓制,而且那個打壓的程度甚至還更廣。我們與1989年天安門事件參與者面對的是同一個政權,這個政權有著同樣程度的殘暴和對保留其權力的執著。」

高科技支持的專制政府

對於經歷了1989年六四事件丶後來被迫流亡的天安門學生領袖來說,香港現在面臨的中國政府,比他們32年前對付的政府更強大,因為北京正在建立一個由現代科技支持的專制政權。

現居美國的六四學運領袖周鋒鎖告訴德國之聲:「香港很迅速的沉淪,失去本來有的很多的自由,包含立法會的權力都被剝奪。現在香港比起32年前的中國,面臨的是更強大與無所不在的現代化高科技支持的強權。這比我們以前的處境還更加艱難。今年香港支聯會申請舉辦六四燭光晚會的需求再次被拒絕,這是很令人感到悲哀的。去年的參與者很多被投入監牢因此獲罪,這對我們這些六四屠殺的倖存者來說,都是非常不能接受的。」

其他旅居海外的香港民運人士則認為,六四學運和2019年以來在香港發生的打壓民主派的事件都顯示,中國政府會不惜一切代價保護其合法性,同時打壓那些被視為對其統治權力構成威脅的人。

長期旅居德國的香港民運人士鄺頌晴告訴德國之聲:「我透過閱讀有關六四的材料瞭解到的是,中國共產黨不能容忍任何人挑戰他們的合法性或其統治權力。六四學運和2019年起香港的街頭示威運動都挑戰了北京的統治權力,所以這就是為什麼中國政府對這兩個群體發動如此嚴厲的鎮壓。」

專家認為,香港和澳門今年都禁止人民舉行六四相關的活動,似乎顯示兩個特別行政區人民原本享有的權利和自由都在迅速消失,這也代表香港丶澳門與中國大陸之間的區別越來越不明顯。

專門研究中國與香港歷史的加州大學爾灣分校歷史系教授華志堅(Jeff Wasserstrom)向德國之聲表示:「香港禁止人民舉辦六四燭光晚會的舉動符合許多人近期對香港的評論,也就是『一國兩制』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國一制』,這兩個前殖民地和中國之間的政治區別標誌越來越少。」

海外港人接力

RTS2Q4EP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長期旅居德國的香港民運人士鄺頌晴告訴德國之聲,她透過閱讀有關六四的材料瞭解到的是,中國共產黨不能容忍任何人挑戰他們的合法性或其統治權力。

隨著香港表達意見和組織遊行的空間不斷縮小,許多人認為海外的港人社群在為香港發聲的這個部分將扮演比以前更重要的角色,其中也包含了延續像六四燭光晚會這樣的傳統。

鄺頌晴向德國之聲表示:「隨著越來越多的香港人不得不流亡或決定移民到其他國家,我認為世界各地會出現很多香港人的社群,而海外港人如何保留香港人的身份是非常重要的,這也是我們必須做的,因為唯有如此,我們才能繼續有一份歸屬感。」

829n62k8xmnu8kwqq3xxscuvopay0u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天安門學生領袖周鋒鎖認為,海外的香港民運人士必須設法與留在香港的民運人士保持聯繫,並想辦法支持那些因各種罪名被香港政府關押的「良心犯」。他認為這對香港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周鋒鎖表示:「對那些被打壓的香港民運人士來說,如果他們有機會離開香港,這或許是個機會。但如果有人像當年的劉曉波決定留下, 他們將面臨非常艱難的路,而海外的港人一方面要努力去落地生根,在海外的各方面奠定基礎,另一方面也要與在香港本土的民運人士維持聯繫,支持留在香港的良心犯。」

他認為,流亡海外的香港人在致力於替香港發聲的同時,應該也要著重在發展自身的專長,因為他們很難預測是否能在海外完全透過擔任民運人士來過活。周鋒鎖指出:「從我們的經驗來看,海外的資源,可能不足以支持那麼多人全職從事民運相關的工作。對這些香港年輕人的發展來說,他們最好能培養出專長,並運用剩餘的時間來從事社會運動,這才是比較持久的方式。」

加州大學爾灣分校歷史系教授華志堅則認為,由於香港的抗議者一直善於在不同的地方尋找靈感與可行的模式,也許其他被迫離開他們所愛的地方並希望有一天返鄉的群體的經驗,可以為海外香港人提供一些靈感。他說:「我認為海外的港人社群已經開始發揮其關鍵作用,我認為這種趨勢可能會繼續下去,但目前我們不能確定他們會以什麼樣的形式來延續香港當地的許多傳統。」

在成千上萬的港人無法於今年的六四當晚在維多利亞公園參與燭光晚會的情況下,周鋒鎖說,世界各地的民運人士正計劃透過多場燭光活動,來「延續香港維園的六四燭光」。他說:「過去32年來,香港能一直能堅持紀念六四的傳統真的非常了不起,我們今年希望讓維園燭光點亮全球用這種辦法來表示對六四殉難者的紀念。」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相關文章: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