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紓困4.0上路已經有人拿到錢:各界藝文工作者持正面態度,盼後續振興更全面

藝文紓困4.0上路已經有人拿到錢:各界藝文工作者持正面態度,盼後續振興更全面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文化部於6月3日公布藝文紓困4.0的金額以及相關辦法,藝文紓困4.0對於藝文工作者們的幫助有多少?電影導演、片商、劇團團長和自由工作者各自怎麼看呢?

文化部6月3日公布「藝文紓困4.0」[註]補助方案,補助自5月11日起因受疫情影響產生營運困難的個人及事業。文化部指出,此次紓困4.0共獲行政院同意編列特別預算45.49億元,以5、6、7三個月份為期,一次先發三個月,辦理藝文紓困補助、紓困貸款利息及補貼、場館租金減免或規費補貼等方案。

今年藝文紓困4.0,文化部表示曾獲藝文紓困1.0及2.0補助的自然人,將採取主動審查合於規定者,並與其他部會勾稽排除重複領取等因素後,3萬元將於6月4日直接入帳;至於藝文事業及未曾獲藝文紓困補助的自然人,也將採「線上申請、簡化程序、先到先審」方式,加快核定撥款速度。於是今(4)日便有大約9500多人收到紓困款項。

對於直接入帳的措施,今年推出劇集《天橋上的魔術師》楊雅喆導演持正面態度:「我還滿肯定這樣的做法,省去同業們準備資料送審的繁文縟節,顛覆對公家單位的想像。」自1999年成立至今,以服務藝術社群為主要宗旨的「視覺藝術聯盟」(簡稱視盟)副理事長吳垠慧也表示,今天有許多人已經收到入帳,「感謝政府在最快時間提出紓困,藝文產業的個體戶多、也很難以基本工資為計,因此,這筆紓困金對多數人來說也是及時雨。」

至於楊雅喆則稱自己這段期間受到的影響較小,「因為編劇跟導演的運作期比較長,我們的創作跟前置規劃是允許在家或線上處理的。但如果是現場人員,例如美術、攝影這些要出班的,就會有比較大的影響。這波疫情的確有影響到我的同業,之前在拍攝的現在都停拍/延拍了。」

「天橋上的魔術師」將開播  楊雅喆率演員亮相
Photo Credit: 公視、myVideo提供

台灣自從5月爆發疫情之後,藝文產業及各大展演活動幾乎第一時間停擺,吳垠慧就指出:「5、6月是活動旺季,活動面臨延期或取消的困境,因為去年已經經歷過一次,這次大家在心情上比較有所準備,當然,經濟上的難題依舊存在,因為沒有活動、就沒有收入。而在事業體方面,和餐飲、公司行號等一樣,受到的衝擊也是很可觀,規模較小或創作者自營的空間,急需紓困金的挹注好度過難關。」

這波疫情藝文產業受到的影響,文化部長李永得估計至少80億到100億之間,電影公司好威映象負責人孫宗瀚就表示:「公司為微型企業,雖然沒有疫情的時候,營運都盡量節省開支,但疫情對我們身處的產業影響非常大。平時每週上映的電影數量已經非常多,產業的競爭非常激烈,收入已經不易。台灣進入三級警戒之後,原本要上映的電影又暫緩,頓時失去收入來源。」

孫宗瀚進一步說明:「令人煩惱的是解封後造成排檔期的混亂,戲院方得要花很長的時間消化一定數量的電影。再者,戲院重新開張後,一定會有一段時期採用限制座位數或是梅花座的銷售方式,也會對產業收入造成一定影響。」最後孫宗瀚也提到與串流的關係:「台灣的線上平台發展有諸多狀況與限制,產生的收益對電影公司而言是遠水救不了近火。我認為此次疫情對產業的衝擊非常巨大,損失無法量化。」

而對於藝文紓困4.0的幫助以及藝Fun券的相關規劃,孫宗瀚說:「藝文紓困4.0的金額比較像是補助員工薪水,較無對其他方面有所幫助,但不無小補,與大家共同撐下去。藝Fun券比較像是疫情結束後的振興措施,相信文化部都會有所規劃。」

視盟副理事長吳垠慧則認為今年的疫情更為劇烈,可預想恢復期應該會更長。文化部有去年經驗,這次應該能提早進行振興規劃,並且應該顧及各個藝術領域。

醉好的時光_劇照1
Photo Credit: 好威映象提供
好威映象今年發行《醉好的時光》等作品

差事劇團團長鍾喬則對藝Fun券語重心長。鍾喬強調,如果政府未來推行相關的振興方案,希望能以「政策追蹤與資源分配」分析去年的經驗,藉此將振興效果極大化。

鍾喬解釋:「政府應該能透過政策追蹤與資源分配,判斷去年推行藝Fun券的消費資金去了哪裡。假設,大部分消費都花在電影院或是大型活動,或許就代表相對小眾的藝文團隊沒有受到藝Fun券的幫助,今年若再如法炮製,藝Fun券對於相對弱勢的藝文工作者就沒有太大意義。」

鍾喬最後補充:「疫情下的藝文補助與振興方案,具體來說,政府應先聚焦各團體、單位碰到的不同狀況,再研擬對策,超出主流與商業團體的範疇,在非主流及弱勢個體藝文工者中,展開有前瞻性的了解與調查,讓年輕/中生代具備文化合作產能的藝文工作者與團隊,得以受到有效實質照應。」

差事劇團原訂今年9月中旬,於華山、台中歌劇院表演新作《戲中壁X》,此作品由客家委員會資助經費,原本已經進入排練等籌備階段,無奈碰上疫情三級警戒,所有實體暫時中止,一切改由線上排練。鍾喬則表示劇團目前都還在觀望,當然最希望能重回實體現場,但並不排除線上演出的相關流程。

以差事劇團來說,目前並沒有申請紓困的打算,原因是《戲中壁X》相關經費來自於客家委員會,只要客家委員會的經費沒斷,就不用紓困。「初步和客委會的討論共識是一切支持劇團,我也非常希望客家委員會資助的經費不要有變數,否則就要進行紓困。」鍾喬這樣說。

然而,對於藝文自僱工作者的紓困,鍾喬認為疫情之後如何留住人才非常重要,「這波疫情造成很多的自由接案工作者,更加認知到工作缺少了保障性。如果疫情過後,這些專業人才轉換跑道,選擇離開藝文領域,就是藝術圈的損失。因此想呼籲政府,希望未來能有對表演藝術文化的人才培育計畫與保障,要有前瞻性,希望疫情過後能思考如何扶植、培養這些工作者。」

因為這波疫情影響的自由接案工作者,翁氏工作室的負責人翁浩原就表示,原先擔任公關的展覽(私人畫廊)因這波疫情而延期,不知道何時才能啟動。關於這次的損失,他也提到:「公部門的案子,原本計畫的實體活動,都要改成線上活動,也因如此要進行契約變更,對於小公司來說,又是多一筆企劃和時間的投入。」

翁浩原也提醒藝文自由工作者:「在做任何工作前都需要有書信的來往,最好也把費用進行多筆支付,保障自己。」

視盟副理事長吳垠慧則補充:「去年大家都經歷第一次的紓困經驗,包括文化部本身,在盡量從寬申請條件,又要能符合審計制度所需的稽查需求,提出紓困1.0、2.0的紓困內容及申請流程。整個作業過程對文化部同仁來說是非常辛苦。而對申請者來說,要提出相關領據、證明陳述受損失的事實,有時確實也有困難。因為有些業務承攬,不一定會有正式簽約,因此檢具上較難提出正式文件。這次因為館舍、機關部門也都關閉狀態中,因此才會又提出文件能否使用電子簽章作為證明。」

針對合約相關事宜,6月3日文化部的紓困記者會上,綜規司長林宏義提及:「對於無簽約的工作者,只要有相關機構幫助確認工作邀約,不見得一定要有合約,都能提出申請。去年是一定要有機構的負責人蓋章,今年則有變通方式,是藝文工作者的契約相對人,只要願意簽名證明,在疫情期間有這樣的工作邀約發生,文化部就會進行審查工作。」

關於藝文紓困4.0,翁浩原也說:「政府立意良好,整體紓困金額也比較2.0高出不少,但也期待後續有更多的振興方案,或是輔導數位化的相關活動,不過非常時期,當然還是希望防疫優先。」

綜觀來看,從文化部、視盟到藝文工作者等等,對於此次藝文紓困4.0都有良好的初步共識,還盼望這筆紓困金,能讓各界藝文工作者度過非常時期。

:因行政院「紓困3.0」主要補助觀光、製造、貿易服務、會展、技術服務等產業,今年度此波特別預算補助則為「紓困4.0」,為與行政院所稱一致,避免造成混淆,文化部補助方案亦同步為「藝文紓困4.0」。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