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避免職場感染,絕對比批評「年輕人防疫鬆懈」更值得努力

如何避免職場感染,絕對比批評「年輕人防疫鬆懈」更值得努力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同指揮官陳時中常掛在嘴邊的「沒有人希望染疫」,疫情險峻的此時,年輕人如果能在家或是分流上班,不會有人想要冒險外出工作。終於走向「後疫情時代」的台灣,除了不斷向個人喊話落實防疫新生活與行為,企業組織也都該因應疫情所需,著手改造職場環境。

台灣本土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自5月中旬以來快速升溫,進入社區傳播的階段,全台三級警戒也從5月19日實施至今。疫情發展至今,指揮官陳時中6月3日在記者會上點出年輕人確診的比例,在5月11日至6月2日期間,下降至19.9%,但在近日又上升到25.2%,並表示「年輕人可能是有點防疫鬆懈」。

隔日的記者會上,陳時中也澄清3日的發言不是要責怪任何年齡層,醫療應變組副組長羅一鈞也表示,點出此現象的目的是希望提醒民眾提高警覺。

疫情不見好轉的此刻,任何的警訊或是惡化的前兆當然都值得留意。只是作為社會主動勞動力來源的年輕人(在指揮中心的統計中,指的是20-39歲的民眾),我認為指揮中心以及地方政府若有心想防止此年齡層確診比例持續增加,積極地對此年齡層的確診者進行疫調,了解染疫的可能途徑與環境之外,協助企業因應「後疫情時代」改造職場環境,都是可以再著力更深的方向。否則,一味地將確診比例的提高歸因於「防疫鬆懈」,恐怕是太過於簡略的判斷了。

描述性特徵僅供初步觀察,難以詳盡疫調增加分析難度

以COVID-19確診者在台灣的年齡分布,根據指揮中心最近一次在記者會上的說明,在5月11日到6月3日間8679位確診案例中,比例最高的年齡層為60歲以上,佔比38%、40-59歲占比為35.7%,接下來是20-39歲占比20%。

這樣的年齡層分布,在流行病學上屬於「描述流行病學」,著重在比較群體的疾病率在不同人、時間以及地點方面的異同。這樣描述性的特徵可以為調查者提供初步的推論與觀察,但要以這些資料進行嚴謹的分析或因果推論仍是相對不足的。任何一個年齡層確診比例高低的探討,背後都有著諸多的可能。

以目前確診比例最高的高齡者為例,背後就有相當多的可能原因。一種可能是跟此波本土疫情剛爆發時,爆發地點的人口年齡結構有關;另一種可能則是高齡者身體抵抗病毒的能力較弱,因而比較容易有症狀出現,讓高齡者因而比較會尋求醫療體系協助,進而得知自己確診。上述的這些推測都是可能原因,如果真的想要進一步分析何種原因導致高齡者確診的比例偏高,則需要收集更多的資料,必要時也透過進一步的研究設計來排除與確認。

在疫情嚴峻的此刻,指揮中心若想要對確診者輪廓以及染疫原因有更精準地掌握,疫情調查(簡稱疫調)就是非常重要的任務。疫調除了有助於指揮中心匡列出可能的接觸者之外,也能夠掌握確診者是在何種環境以及時間點染疫,進而掌握相關的對象,對環境進行相關的清潔消毒。然而,在本土社區感染爆發後,指揮中心以及地方政府也難以像先前只有零星本土個案時那樣,進行詳盡的疫情調查。

在目前這樣的條件之下,要了解年輕人確診的比例上升背後的真實原因,困難度都已提高許多。

在疫調已無法充分執行的前提下要了解年輕人確診的比例為何提高,我認為職場環境以及工作型態的安排,值得指揮中心與經濟部多著墨。

職場環境與工作型態的調整,「後疫情時代」的企業與政府跟上了嗎?

從本土疫情升溫以來,陸續有企業傳出員工確診的消息時有所聞。在疫情已經進入社區傳染的此時,病毒透過職場傳播的風險已不能低估。從新北市6月4日在記者會上公布的資料,職場感染是確診者染疫的第三大來源。職場感染棘手的原因在於,在職場接觸到的對象大量,其次是當勞工各自回到家戶,因此將病毒帶回家的可能性也提高。

指揮中心雖然自三級警戒實施時,就呼籲企業或雇主在情況允許之下,讓員工能夠分流或是在家上班。但企業是否有如實依照相關規定安排,恐怕得打上不小的問號。以我觀察周遭朋友自三級警戒以來的工作情形,扣除掉因為工作性質不允許者,仍有為數不少的企業希望員工進辦公室上班,辦公室環境相關的防疫措施也不見得準備充足。

我身旁必須進辦公室工作的朋友,有的人雖然會自行添購護目鏡等防護裝確保安全,但職場環境的防疫不能只仰賴勞工自行添購防護設備。包括分艙分流、分組上班、環境相關的清消等都是企業與雇主能夠努力的範圍。台灣去年因為防疫成果有成,部分企業可能在去年有短暫地演練過分流上班或是職場環境的防疫措施,但去年疫情的影響程度不若今年。在疫苗到貨與接種率尚未提升之前,目前的三級警戒狀態極有可能持續一段時間,企業不論是在工作型態的安排,以及環境的維護上,也都該因應「後疫情時代」做出調整了。

再者,不論是不是疫情期間,一名全職工作者待在職場的時間即使以最少的八小時計算,這樣的時數在一名年輕人每日的時間佔比絕對是高的。於此同時,年輕人不論是否已成家立業,疫情艱困之際在維持經濟所需的考量下,都不會輕易地讓生活無以為繼。也因此,即使外出工作會面臨染疫的風險,兩相權衡之下仍很有可能選擇外出。更別提,以目前疫情重災區的雙北兩市來說,許多年輕人可能都是離鄉背井來此打拼。

如同指揮官陳時中常掛在嘴邊的「沒有人希望染疫」,疫情險峻的此時,年輕人如果能在家或是分流上班,不會有人想要冒險外出工作。終於走向「後疫情時代」的台灣,除了不斷向個人喊話落實防疫新生活與行為,企業組織(包含政府部門)也都該因應疫情所需,著手改造職場環境。

畢竟,一位年輕人若不屬於指揮中心所公布的疫苗接種優先順位的職業類別,本身也無重大傷病或特殊需求(例如因外交或奉公出國),在國家疫苗接種順位是排在最後面的。這樣的優先順位排序,固然反映了資源有限以及價值選擇。但也誠如中研院兼任研究員何美鄉所言,年輕人是社會的勞動主力,指揮中心與經濟部如何協助企業面對疫情的挑戰,減少職場感染的比例,絕對是比脫口而出「防疫鬆懈」更值得努力的方向。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