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天主教學校舊址發現215兒童骸骨揭原住民悲慘歷史,他們要如何與真相和解?

加拿大天主教學校舊址發現215兒童骸骨揭原住民悲慘歷史,他們要如何與真相和解?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加拿大總理杜魯道表示,政府會協助興建墓園,並持續在類似地點搜尋尚未被發現的罹難者。同時,政府也會將日後處理方式與未來發展,交由原民社群決定。

編譯:王國仲

在天主教寄宿學校舊址發現埋有215位原住民兒童的無名墳場後,加拿大政府再次呼籲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為天主教會在加拿大歷史上扮演的角色正式道歉。

215名原民兒童的遺骸,於5月底在甘露市印地安寄宿學校(Kamloops Indian Residential school)舊址被發現。英屬哥倫比亞第一民族(First Nation,數個加拿大境內原住民族的代稱)部落委員會官員指出,這些過世的孩童在官方文件上,皆未留下紀錄。他們藉透地雷達找到孩童們的遺骸,挖掘作業則尚未展開。

甘露市一間當地媒體表示,當地居民長久以來皆認為,有部分寄宿學校學生被埋葬在無名墳中。本次發現證明,居民的臆測不僅僅是都市傳說。215位孩童裡,年紀最小的僅有3歲。他們的具體死因與死亡時間仍有待確認。

為「融入加拿大社會」,原住民孩童蒙受惡劣對待

甘露市印地安寄宿學校曾是加拿大規模最大的原住民族寄宿學校,1890到1969年間皆由羅馬天主教會管理,再由加拿大政府收回、作為日校使用,並於1978年關閉。在當時的130間學校中,約有3/4由天主教會與其信徒經營。

這間學校中,大概很難聽到孩童們的笑聲。官方文件指出,由於政府未能提供學校營運所需的足夠補助,辦學環境十分惡劣。曾就讀該校的學生回憶,所有的學童「都看起來很餓」;同一份文件亦指出,學生曾暴露在麻疹、肺結核與流感等傳染病中,造成多人死亡。

從19世紀初開始,至少有超過15萬名第一民族孩童與家人分開、強制進入寄宿學校就讀,理由是要學習如何「融入加拿大社會」。他們被迫改信基督教、禁止用自己的母語交談;更有許多人遭到毒打和言語霸凌。據信,到1970年代政策終止前,共有超過6000名原住民兒童在寄宿學校中死亡。

加拿大寄宿學校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1950 年加拿大安大略省穆斯工廠,原住民克里社區的一所寄宿學校 Bishop Horden Memorial Schoo 的宿舍裡,男孩們在雙層床上祈禱。照片攝於1950 年。Shingwauk寄宿學校中心

如今,第一民族的生活水準和社經地位在各族群中敬陪末座;失學率、失業率、犯罪率與藥物濫用比率則高於全國平均。研究者普遍認為這些現象,和過去錯誤的政策脫不了關係。

加拿大政府承諾協助原民社群,天主教機構從未正式道歉

加拿大政府於2008年正式在議會中道歉,並坦承這些學校中,肢體與性暴力的情況「極為猖獗」。因為說母語遭到毒打,是許多歷經寄宿學校孩童們的共同記憶;許多學童再也沒和家人見過面,也遺忘了自己的文化傳統與習俗。

在正式道歉後,加拿大政府成立「真相與和解委員會(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針對這段悲慘歷史,委員會在2015年提出共94項建議,其中一條,便是要求教宗正式致歉。

儘管加拿大天主教會在2018年曾表示,教宗「並未迴避世界各地原住民族群所遭受到的不公義」,不過他至今仍沒有正式道歉。加拿大原民服務部長米勒(Marc Miller)表示,這「相當可恥」,並稱加拿大主教議會的肩膀上「扛著重責」。

加拿大政府與原民關係部長(Minister of Crown–Indigenous Relations)班奈特(Carolyn Bennett)說明,教宗的正式致歉,能協助遭苦難折磨的人們走出陰影,「他們希望聽到教宗道歉」。

加拿大總理杜魯道(Justin Trudeau)發推表示:「這(指甘露市印地安寄宿學校事件)是個沉痛的提醒,提醒著我們加拿大歷史上黑暗且可恥的一頁。」他指出,政府會協助興建墓園,並持續在類似地點搜尋尚未被發現的罹難者。同時,政府也會將日後處理方式與未來發展,交由原民社群決定。

米勒解釋:「民眾想知道真相,這我們很清楚。但同時我們也需要尊重原民社群隱私、給予哀悼的時間。他們正努力釐清思緒、確立相關流程,來緬懷這些逝去的孩童。」

原民領袖希望商請法醫相驗,並將甘露市印地安寄宿學校中的學童遺骸妥善運出。第一民族議會(Assembly of First Nations)主席佩瑞・貝勒加德(Perry Bellegarde)本周和杜魯道進行會談,並呼籲當局與第一民族通力合作,找出「被偷走的孩子們」。

作為第一步,加拿大政府已編列2200萬美元預算。「我們知道這非常急迫,我們會協助所有想這麼做的社群。」班奈特補充。

和解委員會前主席:更多墳墓將出土,應調查真相並撫慰倖存者

前和解委員會主席莫瑞・辛克萊爾(Murray Sinclair)認為,未來會有更多的無名墳墓出土:「還有許多和甘露市類似的學校與地點。真相將一個個水落石出,我們最好做好準備。」

自從上周甘露市的發現傳開後,辛克萊爾已接到數百通寄宿學校倖存者的電話,許多都在電話中泣不成聲:

「從他們的聲音裡,我只能聽見痛苦與煎熬,或許還有遭遇不為眾人所信的憤怒;他們也失去了失蹤孩童或許還活在世界上的最後一絲希望。」

辛克萊爾表示,持續調查並發掘真相至關重要。同時應訂定倖存者康復計畫與相關組織,協助他們度過難關、說出自己的經歷與故事:「我的心與倖存者、他們的家族、以及再也無法回家的孩童們同在。這是最難熬的時刻,但我們必須持續調查,讓真相水落石出。我為所有人禱告,衷心希望你們能平順、健康地續走人生旅途。」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楊士範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