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戰期間眾多古文物遭竊走私出口,美國正式返還兩件泰國千年寺廟門楣

越戰期間眾多古文物遭竊走私出口,美國正式返還兩件泰國千年寺廟門楣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泰國美術部總幹事普拉蒂普說:「兩件門楣估計在1958年到1969年之間被帶走。尤其是1965到1966年這段期間,很多泰國文物都失蹤了。」

編譯:Yi-ching Kuai

兩件據信在越南戰爭期間自泰國竊取並走私到美國的古代砂岩雕刻,5月28日回到了泰國。這兩件各重達680公斤的高棉風格石雕,最早可以追溯到10世紀和11世紀寺廟的門楣,上面細膩地刻著印度教神祇因陀羅和閻羅摩。

幾十年來,它們一直在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展出。如今它們在泰國曼谷的國家博物館展出3個月,已經在5月31日揭幕,典禮由傳統舞者開場,並舉行了隆重的敬拜儀式。

調查3年

泰國於2017年通知美國,這兩塊千年門楣是被盜的。美國國土安全部調查了3年之後才做出返還的決定。加州博物館對調查人員關於文物被盜的指控提出異議,並堅稱早就計劃歸還這些文物。據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報導,探員查出兩件文物是非法進口,根據聯邦法律應沒收處分。今(2021)年2月,舊金山市與美國政府達成協議,同意沒收。

泰國文化部長依他泊・昆普魯姆(Itthiphol Khunpluem)在曼谷的儀式上說:「今天是他們最終返回祖國,並在這裡展出的日子。」砂岩門楣曾經是泰國東北部兩個宗教聖地建築結構的一部分。政府將評估他們是否可以返回原來的位置。

5月31日,伴隨泰國傳統樂器的演奏聲,泰國曼谷國家博物館工作人員,在昆普魯姆的注視下小心地打開了文物。「這兩件門楣是我們幾個世紀前豐富繁榮歷史的證據。」依他泊表示,感謝美國當局和泰國外交部「對兩塊砂岩的不懈追求。」依他泊還說,政府仍在考慮是否將它們送到與鄰國柬埔寨接壤的武里南省和沙繳省,一些較小的在地博物館展出。

「門楣是柬埔寨古代寺廟結構的一部分,」泰國美術部總幹事普拉蒂普・彭塔科(Prateep Pengtako)告訴法新社,這兩塊門楣大約有1000年的歷史,反映了古高棉王國文化的影響。古高棉王國的首都位於現今柬埔寨。

隨著音樂的響起,泰國傳統舞者身著碎金連衣裙,戴著透明塑膠面罩,在文物的揭幕儀式上表演。現場除了花圈,還設置了巨大的水果塔——獻給眾神以保護門楣的祭品。依他泊說,「還有13尊佛像和雕刻工藝品等著從美國歸來。」

舊金山博物館表示一直希望將兩件橫梁歸還給泰國,但不同意專家說它們是贓物的指控。博物館館長在聲明中說:「我們很高興這些門楣能回到它們的故鄉。」

無數文物因戰亂下落不明

泰國美術部總幹事普拉蒂普說:「兩件門楣估計在1958年到1969年之間被帶走。尤其是1965到1966年這段期間,很多泰國文物都失蹤了。」據《曼谷郵報》報導,門楣可能是來自沙繳府的普拉薩考隆歷史保護區(Prasat Khao Lon historical sanctuary),以及武里南府的巴沙農洪(Prasat Nong Hong)。

「這些文物的歸還,對泰國政府和泰國人民在歷史、考古和文化方面意義重大,」泰國外交部聲明:「據信,兩塊神聖的門楣,都是在1960年代越南戰爭期間從泰國非法出口。」在美國各地博物館和藝廊展出的泰國文物超過百件,門楣不過是其中之二。

AP_21151454323423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爭取返還過程不易

泰國東方大學考古學家塔農薩克・漢王(Tanongsak Hanwong)在為博士論文蒐集資料時,意外發現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這兩件門楣,一件雕著騎著水牛的印度教及佛教神祇閻羅摩,背景是怪物卡拉(Kāla)的臉部圖案,與他10年前大學課程上,看過1959年泰國東北部巴沙農洪寺廟的黑白相片一模一樣。因為司掌死者的閻羅摩,極少出現在高棉廟宇的裝飾上,所以他印象特別深刻。

第二件門楣也在博物館的線上紀錄裡。兩件都來自在1930年代中葉註冊為國家古蹟的寺廟遺址,換言之,它們都是受保護的財產。雖然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館方,提出許多文件證明門楣的來源、買家、賣家,甚至從倫敦的拍賣會場到博物館的運送記錄等等,但沒有任何文件能夠解釋,兩件文物究竟是如何到賣家手中,遑論它們離開泰國的方式;沒有銷售收據,也沒有泰國出口許可的戳章。

2016年,塔農薩克發起呼籲歸還文物的網路運動,吸引了媒體的注意和好幾個村落領袖的加入,希望能夠修復地方歷史古蹟。

一名駐美國的和平組織成員在2016年8月發信給舊金山博物館,表達門楣回歸對於當地十分重要;一個月後,一名泰國駐舊金山總領事查看了兩件文物,並詢問博物館方是否能夠歸還,卻音訊杳無。

泰國官方在2017年5月聯繫美國,並在一個月後組成正式的返還委員會,成員包括身為考古學家的塔農薩克。美國國土安全部就是在此時開始介入調查。

物歸原主風潮漸盛

美國不是唯一一個開始歸還他國文物的國家。近年來,其他國家也收到了要求歸還遭竊文物的呼聲。從2014年開始,澳洲同意歸還印度至少8尊、據稱從寺廟中被盜的古老印度教雕像;去(2020)年法國同意歸還塞內加爾和貝南兩國殖民時期被掠奪的物品;荷蘭正在著手返還從其前殖民地偷走的文物;德國已承諾將文物歸還給奈及利亞。

「這是一場法律鬥爭,這個案子為那些仍然非法擁有泰國文物的博物館,樹立了一個很好的範例,因為他們知道在法律戰會輸。」塔農薩克說:「許多博物館選擇主動開始歸還程序,而不是進入法律程序。」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