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東南亞主題書店開幕後:「台灣人和移工朋友是對等關係,不是用憐憫的心態強迫給予。」

寫在東南亞主題書店開幕後:「台灣人和移工朋友是對等關係,不是用憐憫的心態強迫給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北市的第一家東南亞書店「燦爛時光」正式開張,即日起開放讀者以押金方式借閱東南亞書籍,並有東南亞語言學習課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蘇品慈

位於中和緬甸街的東南亞主題書店「燦爛時光」於4月12日正式開幕。那一天,三層樓的老房子擠滿了人,鄰近的華新街正好舉辦2015年新北市潑水節,聲勢鼎沸。

(相關連結:東南亞書店「燦爛時光」開幕,新移民開心帶孩子閱讀家鄉文字

具有十足行動力的創辦人張正與各界志工,從選址租屋,到整理裝潢,僅一個月的時間便順利開張,例如從事建築的邱大哥,擔任修葺組的技術顧問,壁癌、補土、酸洗一把抓。還因看見每天都有年輕人前來幫忙,覺得很感動,最後決定義務包下一樓的地板工程。

書店策展人吳庭寬分享說,燦爛時光是個「可以討論事情(的空間),不一定只限於新住民,不一定是移工。東南亞是我們這群志工、策展人比較關注的議題。台灣人和移工朋友是對等互相的關係,因為我們是朋友所以互相幫忙、分享,而不是用憐憫的心態強迫給予。」

印尼移工Ana則以中文表達今天與朋友相聚的心情,她來台灣4年(前後兩次),目前在養老院工作,雖然工作辛勞,仍把握時間修習線上印尼大學(Open University)課程,書店開幕的前一天晚上也志願過來幫忙。

舉辦開幕式兼音樂會的一樓場地,將會增設書櫃,並作為東南亞語言教室,未來更預計販售來自東南亞的精選特色商品。

二樓的藝廊掛滿越南移工阿桃的畫作,現任雇主家的阿公同樣喜歡畫畫,而受到支持的阿桃畫技也日漸精進。她來台工作已超過10年,將於今年4月底回越南,7月則會回台申請就讀大學美術系。她最早是以水彩作畫,近期多為油畫創作,擅長描繪越南女性的神韻,那天特別從台中搭車上來,向現場觀眾講解畫作,十分高興今天有這麼多人蒞臨。

畫家阿桃手拿麥克風解說創作意義。Photo Credit:Barrie Su CC BY ND

在燦爛時光開幕音樂會上,就讀北一女的景翔安同學,應秋瑾老師之邀,用小提琴拉奏­印尼民謠「梭羅河畔」 以及變奏曲「Nel cor più non mi sento for solo violin Variations」。

彈奏中的琵琶俠女鍾玉鳳。Photo Credit:Barrie Su CC BY ND

曾與菲律賓民謠樂人Nityalila、印尼甘美朗樂團進行跨界合作的琵琶俠女鍾玉鳳,獻奏創作曲「Rock ‘n’ roll」、泰國歌謠「思鄉 คิดถึงบ้าน」 、菲律賓歌手Florante的「Akoy Isang Pinoy」、南越歌謠「Lý chim quyên」(鳥的話)、蘇門答臘船歌「Sing Sing So 」等東南亞組曲。

2004年獲得雲門首屆流浪者計畫獎助的噶瑪蘭族與客家孩子吳欣澤(Uzi Azer),曾前往印度學習西塔琴,目前身兼吉他手、西塔琴演奏家及西尤樂團藝術總監;他表示自己常常來華新街逛逛,總是被中和的緬甸華僑誤認為是從仰光來旅遊的緬甸人,並和現場觀眾進行印度文歌曲教唱。

赴印度學習西塔琴的吳欣澤。Photo Credit:Barrie Su CC BY ND
能不能教他們一場創業課?

晚上的青年X東南亞論壇,由三名青年進行短講分享與觀眾討論:

第一位講者陳凱翔,大學畢業後去菲律賓旅行3個月,回台開始幫移工上中文課。他在課堂上請移工分享新年新希望,結果不少同學都說在台工作結束後要回家鄉做小本生意,不論是做美容、養豬或雜貨,只要能改善家中經濟狀況就好,「有穩定的收入,不用太多,就可以待在家鄉,不用再一次次地出國工作。」

他因而決定運用企管專業,預計在今年7月展開新的課程,提供即將返家創業的移工經營管理的知識,降低營生的風險,讓台灣不只是賺血汗錢的地方,移工能夠學到一些技能回鄉,成為改變本身,進而實現夢想。

「我們騎車,其實源自於我們想要去哪裡。」

「載人前往目的地的計程機車司機,脫掉營業的橘色背心,究竟會想去哪裡?」這個發想促使駐村泰國曼谷的藝術家張博涵,開始用微笑跟簡單的泰語,搭訕泰國的計程機車司機,張幽默表示,車子是自由喊價,「可以感受到殺價跟被剝皮的樂趣。」

她製作中的影像作品「Where do you want to go?」,讓計程摩托車司機訴說自己最想去的地方,以及該地在生命中扮演的意義。片頭最先出現的計程機車阿姨,經濟狀況並不太好,一家人住在5坪大的套房;阿姨分享道,這個工作的門檻較低,只要會騎車、穿上代表司機的制式背心,而且工時彈性,方便回家照顧孩子,目前願望是回到小時候曾去過的清邁,希望能全家人再一次去清邁旅行。

「因為別人貼給你的標籤而放棄,我覺得是非常可惜的。」

就讀政大的城戶麟太郎(Kido)是台日混血,從小就讀台灣幼稚園,而剛進日僑學校時,因日文單字量不夠,還必須參加補救教學班,當國中轉回一般台灣初中,他驚訝地發現學校會公佈第一名到最後一名的排名跟各科分數,而不像日僑學校以圓圈或三角形表示成績。

自此他努力加強中文,成績也跟著進步,中日文皆有一定水準。Kido強調別讓社會的價值觀綁住,甚至自己放棄自己,如果覺得「因為我是混血兒,中文不好,所以我學習不好是理所當然的話」,那就永遠不會進步。

在場的一名觀眾分享了印尼華裔父親的故事:說印尼話、客家話的父親回台就讀小學時,因語言因素影響了學習,一直無法理解雞兔同籠的算數問題,直到數學變成X跟Y方程式,突然茅塞頓開,才發現自己的數學並不差。

整場活動約於晚上10點落幕,眾人離開之際,移民工文學獎志工EN表示決定睡在書店,挑戰24小時營業。

(相關連結:籌辦了台灣史上第一個移民工文學獎,這群「愚人」又為新移民打造一間有家鄉味的書店

借宿書店一晚的EN開心地向大家道別。Photo Credit:Barrie Su CC BY ND

*如果想要更多資訊,可以參考: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東南亞』文章 更多『關鍵評論網 ASEAN:Indochina』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