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木真不姓鐵:自古以來「有名無姓」的蒙古人,如何在現代社會登載姓名?

鐵木真不姓鐵:自古以來「有名無姓」的蒙古人,如何在現代社會登載姓名?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世紀蒙古在社會主義時代,舉凡政治、經濟、文化與風俗習慣均深受「老大哥」蘇聯的影響,因此稱謂介紹亦學習俄羅斯人,套用「父名」+「本人名」之喚名方式稱呼對方,並逐漸發展成現今蒙古人以「父名」充做「姓」來使用的識別概念。

2020年5月29日《蘋果即時》一則標題〈Kolas轉任府發言人名字用羅馬拼音 府:少數民族文化〉報導略以,向來堅持用原名的行政院前發言人Kolas Yotaka(谷辣斯・尤達卡)日前轉任總統府發言人;總統府發言人臉書PO出一張陳情信,內容是建議總統府發言人Kolas Yotaka用國語名字,不要用羅馬拼音;對此,總統府發言人表示,依據《姓名條例》規定,台灣原住民及其他少數民族之姓名登記,依其文化慣俗為之,Kolas Yotaka發言人的姓名標示是正確的等云云。

經由上述報導瞭解,台灣《姓名條例》規定,原住民及其他少數民族得以傳統姓名之羅馬拼音並列登記,因此Kolas Yotaka發言人以羅馬拼音的姓名登記方式,完全符合條例依其文化慣俗之規定。

事實上,各民族所謂的「姓名」概念與登載習慣,各有其文化慣俗與認知差異,不能全以「漢人」立場去套用其他族群的命名習慣,正如《史記・匈奴列傳》所介紹的匈奴人命名風俗:「其俗有名不諱,而無姓字」,同為北方民族的蒙古族之傳統命名方式,亦與古代匈奴人相同,即沿襲著「有名無姓」的慣俗直至今日。

有關《元史・太祖本紀》記載的元太祖成吉思汗,其「諱」鐵木真、「姓」奇渥溫氏。事實上,該「姓」非彼「姓」,而所謂的「奇渥溫」(另譯『乞顏(khiad)』)只是「氏族」名稱,例如:成吉思汗鐵木真屬「乞顏氏」(註1)的「博爾濟錦」(borjigon)家族(又稱『黃金家族』),其後依照《成吉思汗大札薩(法典)》規定,非屬「黃金家族」者不得繼為大汗,這個傳統也一直延續到15世紀的林丹汗。

另外,鐵木真的元配孛兒帖屬於「弘吉剌氏」,因該氏族美女甚多,故元代許多后妃均出自「弘吉剌氏」。總而言之,史冊所載的「鐵木真」、「窩闊臺」、「達延」、「噶爾丹」、「僧格林沁」等稱呼,其實只是渠等人物之「名諱」而已。

20世紀蒙古在社會主義時代,舉凡政治、經濟、文化與風俗習慣均深受「老大哥」蘇聯的影響,因此稱謂介紹亦學習俄羅斯人,套用「父名」+「本人名」(註2)之喚名方式稱呼對方,並逐漸發展成現今蒙古人以「父名」充做「姓」來使用的識別概念,甚至簡化以「父名」的第一個字母大字為代表,再冠於自己名字之前成為「姓名」的做法,例如:蒙古前總統Nambariin Enkhbayar簡寫為N. Enkhbayar的姓名標示方式。

現今蒙古人所持用的「機器可判讀護照」(MRP)上載之「姓」(Surname),其實只是父(或母)的「名」,所謂Given name才是「本名」,而自己的「本名」亦將循例成為子女的「姓」再登載於證件之上。

值得一提的是,蒙古人的命名方式,本來沒有使用「姓」的概念,因此在蒙古換發新式MRP護照前之舊版護照,其上所登載的持照人基本資料,有關「姓」與「名」的概念則與新版MRP護照正好相反,即是將父(或母)之「名」充作Given name,而將Surname做為持照人的「本名」登錄。

依據《蒙古祕史》及《年代記彙集》記載,鐵木真(註3)之「名」,係其父也速該和宿敵塔塔兒部作戰,正當俘虜該部首領鐵木真兀格與轄里不花等人之際,適逢也速該元配訶額倫妊娠之時,於是便將新生兒(即鐵木真)命以宿敵首領之名,以茲紀念這場戰役勝利,但此種取名方式和思考邏輯恐似與「漢族」思維截然不同。

蒙古人大多依照民族習慣及心理意志來取名,故人名的意涵豐富多彩,頗具特色。蒙古男性之名通常具有:歷史名人或民族英雄、寄託長輩期望和祝福、猛禽走獸、貴重金屬、賢能幹才、防禦裝備等意涵,而女性名字則常帶有日月星辰、花草樹木、珠寶玉石等名稱。

另外,隨著蒙古族信奉藏傳佛教的流行與普及,蒙人取名用字的習慣也漸受藏名影響,有些蒙古人名採用一半蒙名配上一半藏名的方式,更有多數蒙人完全以藏名來取名登記。

AP_836469198163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自古以來蒙古民族「有名無姓」之命名習慣,致使傳承三代後之祖父(母)很難直接經由「姓名」來確認孫子(女)之直系血緣關係,更難判斷堂(表)兄弟姐妹之旁系親等關聯,故易造成血緣混亂之倫理危機。

雖然蒙古在上世紀90年代以前的社會主義時期,即已使用蘇聯式「父名」+「本名」的姓名標示(註4),但此種稱謂模式,亦無法直接從個人的出生證書或身分證明等文件登載的「姓」+「名」來斷明血緣親疏。

因此蒙古政府為使國民確認家族關係及實施祖譜記載,1997年便由蒙古總理M. Enkhsaikhan發布第17號〈關於祖譜記載規定〉命令,強制規定所有蒙人必須使用「氏族名」(ovog,註5)及實施家庭祖譜制度,同時停用舊式紙本國民身分護照,以及全面換發塑膠卡材質的新式國民身分證。

自13世紀大蒙古帝國建立至20世紀90年代前的社會主義時期,蒙古人已經沒有使用「氏族名」的記錄與習慣,多數家族早已遺忘原屬「氏族」,所以當時蒙古政府審時度勢,明令得以長輩記憶為憑,或以家族所居地名、山名、河名,或以慣用名稱或知名頭銜等方式自創「氏族名」,俾便依新頒規定登錄新式身分證。但有趣的是,蒙古逾六成家庭均自詡係成吉思汗「黃金家族」後代,因此皆以「博爾濟錦」(Borjigon)為「氏族名」辦理身分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