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伊拉克戰爭退伍軍人到首位美國泰裔參議員:譚美·達克沃絲

從伊拉克戰爭退伍軍人到首位美國泰裔參議員:譚美·達克沃絲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達克沃絲的泰裔背景,卻也曾被前伊利諾州參議員Mark Kirk當眾嘲諷,當時是2016年10月27日的參議員候選人辯論會,就在達克沃絲發表對退伍軍人權益的看法後,Kirk竟然回應:「我之前都忘了,原來你的雙親是一路從泰國前來為喬治華盛頓效力」

6日,美國聯邦參議院達克沃絲(Ladda Tammy Duckworth)、蘇利文(Daniel Scott Sullivan)、昆斯(Christopher Andrew Coons)等3位參議員訪問台灣,宣佈美國將捐贈75萬劑的Covid-19疫苗,其中達克沃絲發言時提到自身的家庭背景,表示母親家族來自廣東潮州,當時為遠離共產黨勢力而來到泰國,其人生經歷成為焦點。

從廣東到泰國的家族移民歷程

達克沃絲是第一位美國泰裔的參議員,她也是伊拉克戰爭退伍軍人、紫心勳章(Purple Heart recipient)受勳者,和前美國退伍軍人事務部(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Veterans Affairs)助理部長。

1968年達克沃絲生於曼谷,母親家族來自中國廣東潮州,1930年代初從揭陽這座城市出發,後抵達曼谷港口,根據《日經新聞》報導,達克沃斯的家族遷徙是屬於「經濟型移民」,而泰國華人多數也是來自中國廣東潮汕地區。達克沃絲的母親拉邁(Lamai Sompornpairin)是在家族抵達泰國後出生,1941年後泰國歷經被日軍佔領、盟軍轟炸,當時拉邁的家族是以販賣鹹魚為生。

拉邁是在20歲左右獲得泰國姓氏,後認識了身為美國退伍軍人的富蘭克林(Franklin Duckworth),兩人婚後開始在東南亞各地居住。由於富蘭克林退伍後的工作和東南亞難民相關,全家人也隨父親居住在泰國、柬埔寨、印尼、新加坡和寮國,而達克沃絲也在歷經就讀新加坡美國學校、曼谷國際學校和雅加達跨文化學校後,16歲時隨家人搬到夏威夷檀香山,目前達克沃絲和母親的溝通語言仍是泰語。

1992年達克沃絲成為美國陸軍預備役軍官,2004年被派往伊拉克時,她也在北伊利諾伊大學獲得政治學博士學位,研究領域是東南亞政治經濟和公共衛生。在軍旅生涯中,她是伊拉克自由行動(Operation Iraqi Freedom)期間首批執行戰鬥任務的女性陸軍之一,在預備役(Reserve Forces)服役了23年,2014年以中校軍階退伍,並於2016年當選美國伊利諾州的參議院議員。

RTX2XKQU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2017年1月3日,達克沃絲帶著女兒參加第115屆國會開幕日。

2004年,達克沃絲被派往伊拉克執行任務時,其駕駛的黑鷹直升機遭火箭推進榴彈(RPG)擊中墜毀,因而失去雙腿和右臂部分功能,當時副駕駛Dan Milberg甚至認為她已經死了。

因著亞裔身份,達克沃絲在近期「反亞裔仇恨」行動上呼籲「要對抗這種極端主義的抬頭」,不過其泰裔背景,卻也曾被前伊利諾州參議員Mark Kirk當眾嘲諷,當時是2016年10月27日的參議員候選人辯論會,就在達克沃絲發表對退伍軍人權益的看法後,Kirk竟然回應:「我之前都忘了,原來你的雙親是一路從泰國前來為喬治華盛頓效力」,Kirk的這番話後來被大肆批評,達克沃絲隨後在推特上發布一張她與父母的合照,表示:「我的母親是一位移民,而我的父親和其家人都是從革命時期(指美國開國時期)就為國效力」,Kirk隨後在推特上致歉,但之後他也輸掉了這場選戰。

達克沃斯過去還替「在泰國的民主黨人」(Democrats Abroad Thailand )錄製過一段影片,自豪地談到其泰國的背景,也有記者曾問及泰國的政治局勢,當時達克沃斯回應:「真正的民主是混亂的......我理解那些企盼泰國能有更快進展的人們的沮喪,我和你們站在同一陣線。」

女性身分從軍以及從政的心路歷程

《中央社》報導,曼谷郵報(Bangkok Post)去年11月25日透過視訊會議的方式舉辦「未來世界的女性角色」(The role of women in tomorrow's world)論壇,邀請到達克沃絲分享自己以女性身分從軍以及從政的心路歷程。

達克沃絲在論壇中鼓勵女性要打破玻璃天花板以及任何現狀帶來的限制和阻礙,她認為,這些阻礙如性別歧視和父權心態,都會阻擋女性發揮她們全部的潛力以及取得領導地位。

達克沃絲以自己為例,她一生都在以男性為主的領域工作,先是軍隊,然後是國會,她在軍隊服役的時候,是她所屬的黑鷹直升機機隊第一個女性指揮官,她希望她的隊員都能得到最好的照顧。

她說,芝加哥的冬天非常寒冷,當早晨低於零度時,她會確保隊員有熱茶和熱可可能夠取用,但有一些男性指揮官或是排長會因此稱呼她「媽媽排長」,這對達克沃絲來說簡直是個侮辱。

當時才25歲的她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她沒有聽從內心的聲音,而是認為自己要像其他男性一樣強悍才能做好工作,「但我發現我錯了」。

當她把熱茶和熱可可取消之後,她的隊員表現變差,因為天候實在太寒冷,隊員在早上有熱飲的時候表現較佳,達克沃絲因此領悟到「我該做的是像個女人一樣戰鬥,並擊敗那些男性領導人」。

從駕駛戰機到在國會通過法案,達克沃絲學到了不同觀點總是可以激盪出更好的想法。她指出,女性占了全世界一半的人口,但如果女性持續接受現狀,就不會變得更強壯,如果女性持續綁手綁腳不去打破那個玻璃天花板,國家不會變得更好。

做為一個國會議員,達克沃絲希望看到更多幫助職業女性的法案可以在國會通過,她說自己在當了母親之後才成為更好的國會議員,她協助通過了很多照顧父母的法案,這些是在她生2個女兒之前沒有想過的事情。

她也表示:「我們必須更加努力奮鬥,讓更多女性取得領導地位,提升女性地位只會讓我們更加強壯。」

美參議員訪團抵台  吳釗燮接機(2)
Photo Credit: 中央社記者裴禛攝
美國聯邦參議員達克沃絲(Ladda Tammy Duckworth, D-IL)(前左3)、蘇利文(Daniel Scott Sullivan, R-AK)(前左2)及昆斯(Christopher Andrew Coons, D-DE)(前右3)6日上午搭乘專機訪問台灣,外交部長吳釗燮(前右2)前往接機,與訪團成員合影留念。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