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色小鴨被惡搞,因為台灣不擅「管理」藝術

黃色小鴨被惡搞,因為台灣不擅「管理」藝術
Photo Credit: MiNe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台灣希望以文化創意產業當作接棒的新興產業,應思考我們的社會是否做好了準備?藝術行政管理的人才是否有足夠的水準?台灣人民希望黃色小鴨為煩悶生活添加快樂記憶,卻讓藝術行政思維薄弱的相關人員,再度讓大家見識到台灣跟國際藝術策展的水準落差。

文:張乃予(研究生/國立台灣藝術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

黃色小鴨讓台灣從南到北徹底陷入黃色風暴,在媒體大量報導以及高規格待遇下光榮地進駐高雄光榮碼頭。即使在桃園地景藝術節發生許多意外爆點之下,都還沒有像此次的基隆行,讓人感到如此的雞同鴨講、各說各話,爆出一連串有違藝術家霍夫曼本人創作理念的事件。

像是自行決定要讓黃色小鴨定時呱呱叫和旋轉的設計,霍夫曼聽到應該天旋地轉只聽到烏鴉的叫聲吧。除此之外還爆出策展公司自製非授權還宣稱獨家的商品,並且指控藝術家商業化,反稱藝術家不擁有黃色小鴨版權,而是全人類擁有。這些自以為是的「創意」和指責,都讓藝術家霍夫曼感覺不受尊重並展開回應。

荷蘭籍藝術家霍夫曼的黃色小鴨(Rubber Duck),延續他一路以來的創作風格和脈絡,以各式巨大動物為主軸,像是兔子、熊、猴子等充滿我們童年生活的玩偶形象,和引起當地環境問題的大麝鼠,放置於公共空間來喚起人們對於地球各式問題的省思。正因為霍夫曼「放大」的創作因子持續深植於其藝術脈絡中,霍夫曼有權力去捍衛自身的藝術作品,不讓原創的藝術理念受到扭曲並且本末倒置。

爭議源自缺乏「藝術行政管理」思維

這次事件已經演變成當初誰也料想不到的局面,宣揚「愛、和平、環保」的背後,有商業、行銷、政績等各方人馬在操控,稀釋了原本藝術想要傳達的理念。展場內外都充斥著眾多小鴨商品,那為何唯獨在基隆造成此情形呢?正是因為缺乏縝密的藝術行政管理思維。

藝術行政管理最主要的工作便是作為藝術家和相關工作人員、觀眾之間的橋樑,讓藝術家的創作理念能夠在展覽的準備過程,和最後的呈現上清楚傳達並且推廣。簡單來說,就是需要跟內部相關單位以及外部的觀眾「溝通」,讓合作及展出順利。

而「內部溝通」不可能是透過記者會的方式叫陣;對於外部的「商業行為」也絕非簽約的合作公司帶頭自作主張卻搞不清楚藝術家原創的概念,以及想傳達的藝術脈絡和理念。如果產生這樣不尊重的情況,如何完整呈現創作?又如何處理著作權所帶來的種種問題?

(相關文章:黃色小鴨沒有著作權?負責任的「鍵盤評論家」要更多說理

完全把「商業行為」凌駕於藝術行政管理的核心「推廣藝術」之上時,只會變成一場遭到扭曲並且不尊重藝術家的藝術展覽。說的嚴重一點,之後又怎麼會有國際藝術家願意來台灣展出呢?

Royal Scottish Academy building decorated for the Festival in 2013/Photo Credit: Wikipedia

讓藝術家透過創作與當地對話

對於商業化的指控,讓人不免好奇,藝術家的創作酬勞該如何定義?有人批評是天價,或是在台灣「一鴨三賣」,透過小鴨推動城市觀光和經濟,讓許多飯店、攤販都體驗到文化的確是門好生意。但大家卻遺忘了此文化生意的核心是維護文化和藝術的本質,違背藝術家理念和指控藝術家的天大笑話,讓當初請藝術家來展出的心態更顯可議。

以英國知名的愛丁堡國際藝術節為例,每年都因為眾多的觀光客爭相參觀,帶動了附近的商機;但這些是建立在其藝術品質的保證,能夠參與愛丁堡藝術節的藝術家、表演者都引以為傲。而亞洲以日本的瀨戶內國際藝術祭來說,讓眾多的藝術家透過創作與當地對話,突顯當地特色的迷人之處,並且逐漸為自己的品牌建立起眾多的愛好者。

上述國外案例皆展現縝密的藝術行政管理,滿足內部和外部的需求,建立起自身的品牌魅力,自然而然就會為當地帶來難以估計的周邊效益。台灣應該營造出友善且有自身特色的藝術環境,讓眾多國際藝術家願意來台灣展覽,與台灣藝術互動,藉此培養更多的國際藝術行政管理經驗,也讓民眾能夠親身體驗藝術純粹的美好。而非短視近利的希望透過藝術炒短線獲利,不但無法釣到大魚,還喪失了欣賞藝術的本質。

相關單位都知道這是一場國際級的藝術展演,我們自身的格局卻沒有隨著黃色小鴨一起放大;我們心中的黃色小鴨獨自陷在浴缸當中,而非徜徉於大海。更難以想像從創意背景出身的相關人員,會提出如此抹煞原創精神的舉動還振振有詞。這次事件突顯台灣人民從小被忽視的藝術文化教育問題。

如果台灣希望以文化創意產業當作接棒的新興產業,這件事情值得政府和社會好好思考。我們的社會是否做好了準備?藝術行政管理的人才是否有足夠的水準?台灣人民希望黃色小鴨為煩悶生活添加快樂記憶,卻讓藝術行政思維薄弱的相關人員,再度讓大家見識到台灣跟國際藝術策展的水準落差。

延伸閱讀: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