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國產疫苗爭議:側翼太早護航引火苗?EUA標準有放水?第三期問題如何解決?

解析國產疫苗爭議:側翼太早護航引火苗?EUA標準有放水?第三期問題如何解決?
圖為高端實驗室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網路上那些國產疫苗很爛的風向,像是「只有3000人打過」「只有二期」「簽約下訂圖利廠商」「炒股」等等,讓我們看看國外的模式,了解國產疫苗真正的爭議在哪裡。而要解決這個全民的不信任危機,或許該從指揮中心停止「護航」開始。

文:No.4(住院醫師)

扶植國產疫苗是從這波國內疫情爆發前就制定好的計劃,在疫情爆發之時,隨著變種病毒陸續發現,其實就已經有專家學者提出可能流感化的趨勢,加上後來疫苗陸續都有在做變種病毒的測試,才發現很多疫苗都對變種病毒效果越來越差,加上生成的抗體到底能撐多久,現在都還在觀察。

因為未來的走向,很有可能定期施打刺激抗體生成,因此能擁有本土疫苗,在未來其實更是一種保障,不需要受制於國外的疫苗採購問題。

這個策略是相當穩健的,就連以色列疫情爆發時在過半數國民已經施打輝瑞的情況下,自己的國產疫苗也已經進入到二期,其他如韓國、日本雖然有爭取代工,但是也有自己的疫苗研發(也都進入二期),只要有生技能力的國家,一定都會全力發展國產疫苗。

所以去年柯文哲在那邊說國產疫苗第一期不錯就要把它賣掉,其實是目光短淺的說法,之後他說台灣最好就是爭取代工,但爭取做代工不代表不能做研發,而台灣之前拒絕代工機會是因為會壓縮到國產疫苗的製造,我們產能不足只好婉拒。

為何國產疫苗的議題突然吵得這麼兇呢,因為一開始網路上不知為何先跑出國產疫苗很爛的風向,什麼「只有3000人打過你敢打」、「只有二期就要施打你敢打」、「現在就簽約下訂1000萬劑國產疫苗是圖利廠商」、「買國產是在炒股」、「用國產是拿人民做實驗」。

這些風向帶的一波又一波令人措手不及,現在來一一解析。

國際上其他疫苗,申請到EUA的條件是什麼?

首先關於有人質疑國產疫苗參與實驗人數方面過少,其實全世界第2期的實驗人數通常都不高,像是輝瑞BNT b1的一、二期實驗只收了45人,b2則是約360人,莫德納則是收了660人

目前高端跟聯亞都是進入二期試驗中,收案人數都是超過3000人,當初在野黨立委蔣萬安,還開記者會質疑這樣會讓二期不易進行要求衛福部鬆綁咧。

而這也要來到關於二期解盲數據後就可以通過EUA的事情。

蘇貞昌新竹訪高端疫苗公司(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其實早在2020年10月,美國FDA就已經修改了EUA條件,在新的條件中,FDA要求廠商欲申請EUA,須檢附第三期臨床試驗的受試者在完成疫苗接種後,至少中位數兩個月以上的追蹤期的資料;而為了足夠評估疫苗安全性,試驗組需納入3000位以上目標受試者(年輕成人或老年人),並有接種完之後1個月以上的安全性資料,包含嚴重不良事件與特殊不良事件(adverse events of special interest)。

也因此,我國食藥署也在去年10月時召開專家會議,並參考美國FDA的EUA修改條件,訂出我們自己的EUA條件

專家考量台灣疫苗研發狀況,決議將本土疫苗啟動EUA時程提前至二期臨床試驗,只要通過二期臨床試驗且受試者達3000人,試驗後持續追蹤一個月確保沒有嚴重不良反應並掌握血中抗體狀況,確認安全及有效性後即可授權量產。

回到前面國產疫苗的收案人數,國內兩家疫苗在受試者數量上,其實符合當初美國FDA修改EUA的條件,差別是沒有進入三期。

為什麼美國是做三期期中,國產疫苗可以二期提前放寬條件?你說這是不是放水,當然是放水啊。但是,這些規定早在去年10月就已經訂出來,那當時有人吵這些事情嗎?有沒有人去監督呢?沒有,沒人關心。因為當時台灣疫情不嚴重,很多事情都可以慢慢來。

反觀,美國輝瑞跟莫德納為什麼可以這麼快生得出第三期的結果,而且人數比台灣多這麼多,原因是第三期人家早就開始做了,所以收案人數就是有辦法收得這麼多。莫德納三期研究從去年7月就開始了,輝瑞BNT是一二三期一起做b1和b2也一起用),所以輝瑞BNT才會在2020年11月很快地發表primary efficacy endpoints(主要功效指標),論文是12月底才發出來。

那至於現在新的研究,輝瑞BNT跟莫德納為了拿到新的適應症,做的人數是如何呢?我們可以從COVID-19 vaccine tracker去搜尋。莫德納目前有兩個phase 2研究收案人數是大於3000人的,分別是針對12-18歲青少年以及過敏反應的研究,其餘多半小於3000人;輝瑞BNT亦同,收案多的也是為了拿到適應症(小於12歲兒童的)。

國產疫苗的「第三期」問題,該如何解決?

回過頭去看國產疫苗之前的爭議,你會發現,重點只差在是否要二期剛結束進入第三期就先給EUA而已。

第三期是一定要做的,這毋庸置疑,而聯亞也有同步進行二、三期,高端則是還在二期,就看二期解盲後是否可以趕快進行三期了(高端也有在越南收案)。

那有人會問,畢竟國產疫苗施打最重要的還是國際認證的問題,高端聯亞如果不進行三期,有可能拿到國際認證嗎?這就要回到第三期是怎麼進行的。

一般來說,疫苗研究在第三期會有實驗組以及對照組,並計算保護力(Efficacy)為何,但目前已經有多種國際認證且通過各國EUA的疫苗,新疫苗的保護力研究不僅收案不易,更有醫學倫理的問題(有認證疫苗不打,反讓受試者打安慰劑去做對比,然後去看染疫重症比例)。

高端疫苗加入台美聯隊抗疫(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所以三期要不要做?還是要做,但是整個時間就會拉得更長(牽涉收案人數跟保護力的判斷等等),也因此國際上在思考一個問題,就是所謂認證免疫銜接性研究(immune bridging study):是否可以透過抗體效價的認證(編按:用抗體的物理狀態和其在體內的滯留時間,以及其抗原反應的多少,來表示免疫效果),盡快讓更多疫苗能夠通過EUA製造出來提供給全世界施打。

之前還有到底要用哪種抗體效價認證的問題(因為各家研究所使用的參數並不一致),不過目前看來在Nature新刊出的一篇期刊,經過校正後去比較各研究中中和抗體與保護力的關係,已經有初步的模型去模擬之間的線性關係。

事實上,WHO在5月底才開會討論這件事情,甚至討論利用免疫銜接性研究來取代傳統三期,當然目前沒有定案,歐盟是有打算支持這種做法,這也給目前多種開發中的疫苗另一種選擇。

圖利廠商?炒股?或許是棒打出頭鳥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