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價碼》:「錢」在美國是一種特殊的言論自由

《民主的價碼》:「錢」在美國是一種特殊的言論自由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美國法理體制下,企業等同個人,因此和個人一樣享有充分的言論自由,選舉期間可以盡情撒錢,因為金錢也是言論表達的一種。

文:茱莉亞・卡熱(Julica Cagé)

美國民主扭曲會危害歐洲嗎?

二○一六年,大西洋彼岸的川普海嘯讓法國為之震動。難道這是繼英國公投決定脫歐之後,國民陣線即將掌權的又一個信號?不過,隔年的選舉結果很快就讓法國人鬆了口氣,繼續過起老日子,甚至帶著一點沙文主義的自豪,堅信法國就是跟美國不同。席捲全球的民粹浪潮遇到高盧人的智慧,就像遇到一堵堅固的高牆莫可奈何。有民族優越感真好……

美國的民主運作顯然已經被金錢和遊說所腐蝕,幾乎沒有幾個人記得美國其實有公費民主制(總統競選基金),只是被政治獻金和民眾對政黨的信心幻滅給搞砸了。美國顯然是如此沒錯,但法國和其他國家呢?我們之前才提到,義大利是質疑公費民主制最力的國家,而加拿大保守黨廢除每季政黨補助款也是不遑多讓。

目前法國也有三大政治勢力標榜自己是反政黨:共和國前進黨經常表明反對「昨日世界」的立場,不屈法國黨在官網宣稱他們不具「舊式政黨結構」,國民陣線則是始終不願被劃入左右派光譜之中,也不願被拿來和其他政黨比較。這是政黨黑掉的因還是果?

今日信任政黨的法國人不到百分之十,新舊政黨都一樣,距離他們反對再用稅金補助政黨只剩一步之遙。尤其近來爆發的國會助理和競選支出醜聞,不論是馬克宏競選總統期間,吉農(Olivier Ginon)的智奧活動集團疑似低開發票事件,還是梅朗雄競選總統時,媒體視野(Mediascop)公關公司疑似高開發票事件,都讓民眾對政治人物運用公款更加不信任。那一步很可能在所有人都沒察覺的情況下到來,突然進入政治獻金為王的世界。

因為我們已經在前幾章看到,民主運作有其成本,包括政黨運作和競選支出;而只要政府補助無法適度分擔這些成本,少數優勢者的慷慨獻金就會取而代之,接管選舉機制,造成貪瀆與把持民主等重大威脅。

錢:最奇特的一種言論自由

一九七六年,美國聯邦最高法院針對「巴克利訴瓦萊奧案」(Buckley v. Valeo)做出著名的判決,認定政府設立候選人自費支出上限違憲,從此美國開始逐步解除政治獻金的相關管制。結果就是早在川普崛起之前的一九八○年,就有億萬富豪柯氏兄弟的弟弟大衛(David Koch)以自由意志黨副總統候選人的身分角逐大位,最後自掏腰包了兩百萬美元。如果大衛只是普通公民,捐款就不得超過法定的競選政治獻金上限;但他既然是候選人,想捐多少給自己都可以。

然而,聯邦最高法院的判決還不只如此。大法官雖然不反對替候選人和政黨政治獻金設限,卻判定所有針對「獨立」支出而設定的上限均屬違憲。換句話說,只要個人或團體沒有參選,也沒有跟候選人講好,捐款只是想表達支持或反對,捐款金額就沒有限制,只有企業和工會除外。

因此,政治獻金唯有直接捐給候選人時才有上限,拿來助選則不受限制,也就是「硬錢」(hard money)有上限,「軟錢」(soft money)沒有。為什麼?因為聯邦最高法院對於「貪瀆」採取極為嚴苛的定義,必須有「對價關係」才算數。

換句話說,某人直接(捐款)資助候選人有貪瀆的危險,因為他不免會期待候選人日後有所回報;但若這筆錢只是表達個人的政治偏好,就沒有這個問題,至少最高法院這樣認為。既然候選人沒有收受任何東西,也就無以回報。出錢助選不過是捐款者的一種言論表達。

我會特別強調這一點,是因為對非美國人來說,這個區分一點也不理所當然。在美國你可以自己為屬意的候選人助選。因此,假設我很喜歡蜜雪兒・歐巴馬,希望她贏得二○二○年的民主黨黨內初選,我就可以自己出錢買電視廣告支持她,只是廣告內容如果太過明顯(例如「票投蜜雪兒!」)可能會越線。然而,我能捐給蜜雪兒的競選帳戶(假設戶名叫「蜜雪兒為美國」〔Michelle for America〕好了)多少錢卻受到嚴格的限制,因為直接捐款有賄賂之嫌,而間接資助自然沒有這個問題。

二○一二年,聯邦最高法院在聯合公民案判決中(我們稍後還會詳談)再次重申了同一立場:「巴克利主張政府有足夠重大之理由預防貪瀆或疑似貪瀆行為,該理由只適用於對價貪瀆。」然而,最高法院進一步裁決道,獨立於候選人及其競選活動之外的獨立支出,只是個人表達政治言論的一種形式,因此不可能引發貪瀆或疑似貪瀆之行為。反觀法國僅允許政黨和政治團體接受捐款或花錢從事選舉活動,乍看只是徒增麻煩,實際上這個限制卻有效控制了候選人和政黨的競選財源。

最後,聯邦最高法院早在一九七六年就廢除了競選支出總額上限,使得現在當上美國總統至少需要十億美元——有誰想試試手氣的?

聯邦最高法院廢除私費選舉相關規範的理由很值得深究。所有判決都是以崇高的言論和資訊自由為名做出的。大法官的論點很簡單,但並非無可爭議。

首先,民主國家的公民必須能做知情選擇,這點無庸置疑,因此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是競選活動的核心精神,因為它確保人民有言論自由。所有候選人都必須以理念說服人民,讓人民知道由他當選有什麼好處。我想各位也會同意這點。然而,錢在這些事上扮演什麼角色?有能力宣揚或捍衛個人理念,甚至參與選舉,其實非常花錢,而且在現代愈來愈貴。

一九七○年代,聯邦最高法院講到競選支出,心裡想的是電台和電視廣告,外加報紙文宣,現在還包括網路宣傳。因此,聯邦最高法院認為,設定候選人支出上限將大幅縮限候選人的言論自由,因為金錢不僅有助於候選人傳播理念,甚至不可或缺。

這就導出第二個論點:限制競選支出就等於限制公共討論,因為用大法官的話來說,討論應當「開放、健全並不受阻礙。」但這裡就恕我不敢苟同了。要是參與者當中有些人可以花錢不眨眼,有些人不行,討論還可能「開放」嗎?對有錢的候選人來說,討論當然是開放的,但其餘候選人可能就得陷入你爭我奪。

不僅如此,從二○一○年開始,這場爭奪戰又多了兩項利器。個人只要不直接捐款給候選人,就能無上限花錢助選,而且企業也一樣,因為企業等同於「個人」,同樣受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

企業等同個人受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助選支出無上限

一切都要從一部電影說起:《希拉蕊:一部電影》(Hillary: The Movie,或者應該說是《希拉蕊:一部電影》第一季。話說二○○八年,前第一夫人希拉蕊宣布她有意成為美國首位女總統,而這部電影其實是對她的指控,由令人印象深刻的保守團體「聯合公民」製作傳播。

雖然我不推薦這部電影,但你看了可能會覺得它該改名《瞎毀啦,這部電影》,因為裡頭的論述實在太貧弱,手法實在太不入流,說什麼希拉蕊根本是「歐洲社會主義者」,只差沒在她嘴裡塞一把刀(當然是因為特效預算有限),讓人看了笑到發抖。

等你明白這部九十分鐘的紀錄片對美國政治造成多大影響,讓企業對競選活動的政治獻金從此不再受限,你可能就笑不出來了。首先,讓我們將時光往回推一點。

自一九○七年提爾門法通過以來,美國企業就不准直接資助競選活動。這項法案雖然關鍵,但值得一提的是,有很長一段時間它的約束效果相當有限。二十世紀美國企業不能做的,只有直接動用公司資源襄助競選活動,但可以透過政治行動委員會來助選,甚至藉由別人創立的政治行動委員會也可以。不過,這對「聯合公民」來說顯然還是太複雜了。這個保守團體針對此事大做文章,只是這又和《希拉蕊》這部電影有什麼關係?

聯合公民光是拍電影還不夠,隨後又決定支付有線電視業者康卡斯特(Comcast)一百萬美元,讓用戶免費欣賞這部紀錄片,而且直接現金支付,因此違反了相關法令。聯合公民明明有自己的政治行動委員會,可以用委員會的名義出錢,卻還是選擇這樣做,顯然是為了測試那幾位年事已高的終身職「大法官」,因為大法官之前的判決讓他們深信這次正中要害。

結果,聯邦最高法院在「聯合公民訴聯邦選舉委員會」一案果然裁決既有的禁令全數違憲,實質賦予企業「個人」身分,得以獲得憲法第一修正案的保障,捐款無須受到任何限制。換句話說,在美國法理體制下,企業等同個人,因此和個人一樣享有充分的言論自由,選舉期間可以盡情撒錢,因為金錢也是言論表達的一種。

有關這個「把企業當人看」的詭異新見解,我推薦各位閱讀《我們企業》We the Corporations這本出色的作品,作者溫克勒(Adam Winkler)在書裡對美國企業最終如何贏得公民權有詳細的描述。

聯邦最高法院只提出一項限制,就是企業捐款必須「獨立」。但我們已經曉得,這項針對「硬錢」和「軟錢」的劃分完全是人為的,根本無法法阻攔私人獻金湧入選舉。儘管沒有幾個歐洲人知道這件事,但美國聯邦法院二○一○年的這項判決改變了這個問題的討論走向,讓我們不得不重新思考一切。

相關書摘 ▶《民主的價碼》:法國有錢人繳黨費可以減稅,差額由全民納稅人買單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民主的價碼:一人一票,票票「等值」?》,時報文化出版

作者:茱莉亞・卡熱(Julica Cagé)
譯者:賴盈滿

  • momo網路書店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一張選票價值幾何?
你的一票和大財團的一票,真的「等值」嗎?

掌握金錢就是掌握選票——
民主始終是撒錢的人贏。

民主與金錢:真實的危險——我們正目睹代表式民主的敗亡!
研究清楚顯示,現今許多政治人物普遍迎合有錢人,也有愈來愈多國家主張「言論自由」,反對設定政治獻金上限,因為保守派希望可以保留銀彈王牌。更令人擔憂的是,開始有人質疑政府補助政治運作的做法。愈來愈多人認為選舉民主已經被少數人把持,導致不少人全盤否定選舉民主。

二〇一六年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他的勝利不僅令人不安,對民主不信任的人愈來愈多,不投票的公民愈來愈多。可以說,我們正目睹代表式民主的敗亡。

作者也在本書中透過歷史、法規與統計研究,點出金錢在民主制度中的角色,探討金錢以何種方式影響政治決定。當政府補助被私人獻金取代,民主便會陷入危機,書中亦提出幾項重大改革與方案,希望重建二十一世紀民主制度,以奠定「永續」民主社會的基礎。

民主的價碼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