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眼中盯】「紓困4.0」看2019年收入是個大問題,不老實申報的人反成得利者

【關鍵眼中盯】「紓困4.0」看2019年收入是個大問題,不老實申報的人反成得利者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提案之初,行政院不斷放出「投保薪資在新台幣24000元以下一律補助30000元」的說法,但正式公布後,許多符合條件的人一查,才發現自己領不到,反而有許多不老實申報所得的高收入者,憑空得到一筆「獎金」。

在朝野難能可貴的合作下,因應這波疫情的紓困案準時在6月4日上路,號稱上回申請過的符合資格者,紓困金都會自動匯入,其餘人則可於6月7日起在勞動部「110年個人紓困條件查詢」或衛福部「110年因應疫情擴大急難紓困實施計畫」網站上參閱。

和大部分政府的補助案一樣,「紓困4.0」也同樣面臨聽起來雨露均霑、實際運作卻有瑕疵的狀況,特別在提案之初,行政院方不斷放出「自營業者、無一定雇主者投保薪資在新台幣24000元以下一律補助30000元,投保薪資24000元以上者也納入紓困對象」的說法,但天降甘霖後一查,才發現雨不一定落在自家的水庫裡。

最大的問題:2019年收入低於40.8萬的門檻

在6月4日方案公布之前,許多因為疫情導致工作受到影響、失業、或轉為接案的人,都以為領取30000元紓困金門檻就只有「投保金額24000元以下」,然而實際公布紓困標準時,政府卻在投保額之外,另外加入三個前提條件:

  • 於2021年4月30日前加入勞保
  • 2019年度個人總所得未達40萬8000元
  • 未請領其他機關所定性質相同之補助、補貼或津貼者

而就是第二條「2019年度個人總所得未達40萬8000元」,造成了非常大的問題。

條件的設立可以理解——不見得投保金額低,就表示個人收入低——加上政府統計民眾收入的主要來源是納稅資料,而今年因為報稅延長一個月,政府還無法確切的掌握民眾所得。

話雖如此,在2019年12月開始爆發的疫情,對一般民眾影響大多從2020年開始,許多企業無薪假和人力刪減在那時候發生,加上這一道門檻,如同將2019年正常上班,2020年產生經濟問題的人(除非符合急難紓困者)隔在補助範圍外。

立法院通過紓困條例 政院6/3提特別預算案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年收入40.8萬是什麼概念,那是在疫情之前月薪3.4萬元,沒有年終與三節獎金的職位,在幾波疫情的掃蕩之下,那些人難道不可能成為受傷嚴重的族群,不會有紓困的需求嗎?

不老實申報的人,反而都成了得利者

需要幫助的人領不到,但這套制度卻會讓有些不需要補助的人多賺上一筆獎金。

從6月7日開始,筆者朋友圈除了領不到的人在抱怨外,就是討論身邊多少明明很有錢的人領到補助,案例不乏房東、攤商、高月薪且沒有受到疫情影響的上班族。他們可以領錢的原因,就是因為雇主或自己沒有確實申報收入。

在台灣,有許多房東為了避稅,會和房客說好提供較低的租金,希望房客不要上報租屋;有許多企業會為員工保最低的薪資級距,實際發薪時以現金袋給予較高的薪資。

這樣的做法,雖然可以讓企業和個人少繳保費和所得稅,但若發生倒閉或開除員工的狀況時,會大幅影響失業補助的金額,也影響勞保收入的財政健全。然而這種本該檢舉的高薪低報狀況,在疫情時卻「因禍得福」,讓這些員工全部符合級距24000萬、收入少於40.8萬的資格,雖然他們的薪水不見得少於其他人。

除了登入不進去,也別忘了那些連登入都不會的人

從好幾年前的土染液化查詢到近年幾次補助系統,政府架設查詢網站總有改不了的毛病:明明知道會塞爆,但頻寬就是不開夠。

這次查詢系統也面對一樣的問題,點開之後的排隊時間從幾十分鐘到幾小時不等,就算把網頁開著不關,上面的時間還可能不斷變長。收入相對無虞的民眾頂多就是發文抱怨,但對那些晚一天得到補助就是多一天生存危機的人來說,唯一辦法就是衝去實體的區公所。

紓困4.0 衛福部將主動發生活補助給弱勢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然而政府因為擔心交互傳染,原本就設定讓申請在網路上完成,也有報導指出區公所只能諮詢不能申請,但群聚已經造成,而且那些人仍然拿不到紓困補助。

再者,在城市的眼光之外,還有很多資訊不流通、網路近用有障礙的族群,他們可能是疫情之下最需要幫助的人,但他們可能不知道或不會用線上申辦系統,甚至連要找誰求助都不曉得,他們都是講求數位化的政府需要特別關心的對象。

紓困難讓每個人開心,政府不如思考如何「回填國庫」

只要設下條件,就一定會有遺漏和爭議。要完全解決窘境,政府唯一的方法就是仔細審查申請人資產,參看近半年是否有收入因疫情驟減的狀況,藉此排除不該領但領的族群。

話雖如此,這樣的工作需要大量人力和時間,資料提供又仰賴人與人的接觸,在疫情嚴峻和救急時效的考量下幾乎無法達成。

另外一個可能的配套做法,就是在經濟部針對商業服務業的紓困方案中,向那些「營收減五成以上」的企業發放「員工數 x 40000」的補貼時,要求將一定比例的金額發與員工。不過這個補助案名目原為企業紓困,再加上台灣許多企業的習性,如此要求幾乎不可能落實,也無法幫助自營者或已經失業的人。

疫情嚴峻 全台三級警戒延長至6/28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除了各類補助,不久前民進黨立委劉櫂豪、蘇治芬、陳明文等人,以及許多國民黨和民眾黨的立委,甚至前台北市議員李婉鈺都提出了「全民發現金」或「排富發基本工資」的提案。但先不管這樣一次性的普發無法解決條件審查的公平性不足問題,去年三倍券爭議時,執政方也已強烈駁斥發現金的效用,這次若普發,如同打了去年自己的臉。

對許多人來說,晚一天拿到紓困金對自己的生活都有巨大影響,在這樣的救急的節奏裡,要兼顧防疫而公平發放補助金,確實是一件艱難且值得同情的任務,而期間造成的各種爭議,執政者都得概括承擔。

如果紓困爭議已篤定無解,政府現在最需要「超前部署」的或許是財政問題,思考如何將這些發出去的預算逐步回填國庫,因為國家發放補助卻無法享受經濟復甦回饋,這些發出去的錢,最後還是人民要買單,而成為下一代更大的問題。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