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駕駛人鞠躬微笑賺錢貼補家用,在雅加達車流中討生活的小銀人和假面騎士

向駕駛人鞠躬微笑賺錢貼補家用,在雅加達車流中討生活的小銀人和假面騎士
Photo Credit: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南昂說,他是老大,有2個弟弟,去年初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後,父母收入減少,「我沒有其他工作機會」,因此才決定和媽媽一樣,當起「小銀人」。學校也知道他和其他同學課餘在當「小銀人」,「他們(學校)說沒關係,只要我們不要忘記課業就好」。

(中央社)雅加達東區某購物中心旁,中午過後常聚集一群10歲上下的孩童,輪流用銀色顏料塗上全身,邊塗邊嬉鬧,像在玩耍,但他們正準備走進車陣中,向駕駛人鞠躬微笑,賺錢貼補家用。

這群孩童是巴蘇拉購物中心(Bassura Mall)附近的居民,年紀最小的僅8歲,合買一罐約2萬5000印尼盾(約新台幣50元/約港幣14元)的顏料,足夠把頭髮、臉、脖子、耳朵、手臂和腳塗成「小銀人」,幸運時一人一天可賺10 萬印尼盾。

photo
Photo Credit:中央社
雅加達街頭常見印尼稱為銀人的街頭表演藝人,他們將全身塗滿銀色顏料,吸引路人目光。圖攝於3月10日。

兩名8歲的女孩熟練地將顏料塗在臉上,閉起眼睛,用雙手把顏料在臉上均勻推開,像大人在使用化妝品一般。她們說,這是染布的顏料,塗起來涼涼的,但在陽光下,皮膚會癢,晚上洗澡時,用洗碗的清潔劑來洗掉顏料。

14歲的南昂(Nanang)告訴中央社記者,他當「小銀人」大約一年半了,早上學校上課,中午過後開始工作,工作時間約3至6小時不等,傍晚回家。他的父親以吉他彈唱在街頭乞討,母親也是「銀人」。

南昂說,他是老大,有2個弟弟,去年初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後,父母收入減少,「我沒有其他工作機會」,因此才決定和媽媽一樣,當起「小銀人」。學校也知道他和其他同學課餘在當「小銀人」,「他們(學校)說沒關係,只要我們不要忘記課業就好」。

photo_(1)
Photo Credit:中央社
住在雅加達東區的南昂(左)在就學之餘,與朋友在街頭當「小銀人」,幫父母賺取家用。圖攝於5月19日。

和其他幾名當「小銀人」的孩童一樣,南昂的眼睛看起來明顯較混濁、偏紅。記者問他,是不是銀色顏料導致過敏。他說,他對顏料不會過敏,但「太陽太刺眼,我的眼睛會痛」,有人皮膚對顏料過敏,陽光照射加上流汗,皮膚會癢。

南昂說,賺的錢大部分都給父母買食物和日常用品。他喜歡游泳,也會把錢用於和朋友去游泳池。有時候一天賺10萬印尼盾,少的時候只有5萬或6萬印尼盾,這讓他很挫折,但他仍一樣帶著笑容鞠躬,長大後希望加入印尼國軍,保衛國家。

印尼合法就業年齡為15歲,13歲可從事輕度勞動,但童工問題非常嚴重,尤其在偏鄉。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去年發表的報告,印尼10至17歲的孩童中,約7%(約400萬人)在工作或當童工,5歲至10歲的資料付之闕如。

南昂和他的朋友們都說,他們曾被社會局官員取締,有時他們會趕緊跑掉,如果被抓到,則會被帶到社會局問話,社會局會通知父母將他們帶回家。記者自5月20日起多次聯絡印尼社會部及雅加達省政府社會局,至截稿前,他們仍未答應受訪。

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嚴重衝擊印尼底層民眾的生活,乞討者也難生存。世界銀行(World Bank)今年4月的報告表示,印尼去年9月的貧窮率為10.2%,是自2017年來的最高點,也就是每日生活費低於3.2美元(約新台幣88元)的約有2652萬人。

32歲的歐曼(Oman Darmawan)原本做小生意,疫情後生意清淡,他轉行當「銀人」,但每天賺的不夠家用,他同時發現日本動漫的Cosplay在印尼頗受歡迎,因此花200萬印尼盾(約新台幣4000元)買下「假面騎士」(港稱「幪面超人」)服裝,改當街頭藝人。

photo_(2)
Photo Credit:中央社
在雅加達東區扮裝為「假面騎士」的街頭藝人歐曼說,穿這整套服裝非常悶熱,大約每半小時就要休息一下,散散熱。圖攝於5月21日。

每天下午,穿戴好面具和盔甲的「假面騎士」歐曼會站在雅加達東區某地下道出口向行經的汽機車騎士揮手致意。歐曼說,穿這整套非常悶熱,「我都流超多汗,全身都濕了,沒辦法站好幾個小時,大概每半小時就需要休息,散散熱」。

這個地下道的橋面下還有另外2名日本動漫的Cosplay扮裝者,雅加達的氣候悶熱,在夾雜廢氣和嘈雜喇叭聲的繁忙中,車流總是滾滾而過,他們大動作地擺動著身體,希望用路人在遠方就能注意到他們,而不會錯過善意的瞬間。

歐曼說,他一天的收入大約是10萬至12萬印尼盾(約新台幣200至240元),不夠家用,他買下「假面騎士」服裝,一方面也是想找機會參加Cosplay,賺活動費,他還曾買了「鋼鐵人」服裝,但因疫情關係,Cosplay的活動也減少許多。

photo_(3)
Photo Credit:中央社
雅加達東區常見在街頭當「小銀人」的孩童,他們說,父母親不反對他們工作,學校也知道,只希望他們不要忘記課業。圖攝於5月21日。
photo_(4)
Photo Credit:中央社
在雅加達東區當「小銀人」孩童,最年輕的只有8歲,他們每天中午過後出來工作,傍晚回家。圖攝於5月21日。

記者問他,在路況難料的車流中或車道旁當「銀人」或「假面騎士」,會不會擔心危險。歐曼說,相對於可能的危險,「我比較擔心沒有注意時會被執法人員盯上」而被取締。有一次被取締後,他的「鋼鐵人」的服裝竟被沒收了。

歐曼說,他也曾因取締而遭拘留2週,「這段時間都沒有收入」。但他不責怪執法人員,他了解他們也是在執勤,他會特別注意挑選地點,以免妨礙交通,為了養家,他仍必須做這個工作,「讓妻子和小孩過比較好的生活」。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


猜你喜歡


不讓自住客成韭菜!永慶房屋新廣告戳破黑心仲介斂財術

不讓自住客成韭菜!永慶房屋新廣告戳破黑心仲介斂財術
Photo Credit:永慶房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影響不動產價格的因素很多,裝潢、屋齡、屋況,甚至同一棟樓不同座向的房子都可能有不同價格,消費者光是消化交易資訊都已不容易,更別說自行查詢實價登錄。因此多數消費者都仰賴仲介人員的分析解說,這就給了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操作的空間!

近日永慶房屋強打的新廣告「真房價保證-小夫妻買房篇」,揭開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坑殺消費者的「暗黑手法」而引發熱議。廣告敘述帶著孩子的小夫妻,辛苦存錢買房,沒想到卻遇到黑心仲介,隱瞞前幾個月投機客才以600萬元購入房屋,並以較貴的成交行情讓小夫妻誤判行情,最終以900多萬元高價買屋,不只投機客6個月獲利超過45%,黑心仲介也賺了兩次服務費!

這不是永慶房屋第一次揭發產業惡習。事實上,2020年永慶廣告「真房價保證-退休老伯伯賣屋」,也是改編自真實消費者受害故事,訴說黑心仲介刻意拿附近較低的成交行情誤導,導致退休老伯伯低價賤賣房屋給投機客,而投機客很快再轉手高價賣出,短期內低買高賣賺差價,損害買賣方權益的案例。

短期交易非個案 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炒高房價

永慶房屋總經理吳良治表示,永慶推出兩支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坑殺買賣雙方的廣告,就是希望提醒消費者注意自身權利,更強力宣示永慶保障消費者權益的決心!

永慶頻頻示警,就是因為短期交易、坑殺消費者的案例依舊時有所聞。根據財政部統計,房地合一2.0上路滿一年,適用45%稅率的短期交易案件將上看3萬件,其中應有不少就是遭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坑殺一般消費者的案例,不僅受害當事人遭受巨大的金錢損失,房價也因此越炒越高!

吳良治總經理說明,中古屋的交易佔整年不動產交易的大宗,現在的消費者買賣屋都會透過仲介,仲介就是關鍵的第一線,如果仲介泯滅良心,配合投機客低買高賣,炒高房價,就會帶動周邊行情不合理的上漲,區域行情就再被推高,房價因此越推越高!以蝴蝶效應的理論來看,黑心仲介就是源頭,是第一隻蝴蝶,炒高房價的元凶!

圖2
Photo Credit:永慶房屋
永慶房屋特別提醒買賣房屋有三大財務風險。

擔心「錢途」被斷? 要求停播永慶房屋廣告

事實上,永慶揭開了業界「不能說的秘密」,不僅引起部分同業反彈,更被要求停播廣告!吳良治總經理分享,可能是永慶曝光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的炒房手法,讓消費者加以警覺,斬斷黑心仲介的「錢途」。2020年「真房價保證-退休老伯伯賣屋」篇播出後,確實曾有部分同業要求永慶下架廣告不准再播。

但孫慶餘董事長在成立永慶房屋之初,就清楚定義了房仲的核心價值──不買房子、不賣房子。更多次提醒「房仲是良心事業,不能只做到合法,更要為消費者權益把關」,因此永慶經紀人以成為「誠實房仲」為榮,更深信「不做投機客的白手套、不炒房」是房仲業者最重要的企業社會責任。

圖3
Photo Credit:永慶房屋
永慶房屋今年首創「一年內成交再上市地圖」,大膽曝光雙北市各行政區正在交易中、短期重複上市的物件數量。

拒絕炒房!永慶「真房價保證」保證不賺差價

為了落實孫慶餘董事長打造公平房產交易平台的承諾,永慶房屋連年推出消費者保障的誠實服務,更提出「真房價保證」,保證不炒房不賺差價,若未落實最高將賠償買方四百萬元;賠償賣方最高四倍服務費,用實際的行動和服務,展現「房仲第一品牌」保障消費者權益的決心。

永慶房屋今年首創「一年內成交再上市地圖」,大膽曝光雙北市各行政區正在交易中、短期重複上市的物件數量,提醒消費者買賣屋時優先參考永慶的誠實房價報告書,以避免消費者以不合理的價格買房,成為炒房下的受害者。同時,永慶房屋也提供業界唯一的「買賣屋全保障」的房仲品牌,讓消費者有一個公平交易的平台,拒絕讓台灣成為炒房之島。

本文章內容由「永慶房屋」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