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馬英九紀念六四,反而遭到泛藍支持者攻擊?

為什麼馬英九紀念六四,反而遭到泛藍支持者攻擊?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年6月4日,前總統馬英九都會呼籲中共平反「天安門事件」。他的這種做法,自然是有人喜歡,也有人討厭。不過筆者覺得有一個現象更值得注意,那就是攻擊馬英九紀念「六四」的網友有超過一半其實是來自台灣的「深藍」支持者,並不是大陸人。

每年6月4日,前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都會在臉書上發言,呼籲中共政權平反1989年的「天安門事件」。他的這種做法,自然是有人喜歡,也有人討厭。從2016年觀察下來,一個十分有趣的現象是許多挺民進黨的網友,都會選擇在這天與馬總統「和解」,讚揚他是國民黨中「少數的良知」。來自大陸,支持共產黨的小粉紅,則是每年的這一天都會給馬英九「洗版」。

擁護中共的中國人,攻擊主張兩岸統一,但必須要統一在自由民主制度下的馬英九本來就無可厚非。畢竟民進黨要的只是台灣獨立,可馬英九的訴求卻會衝擊中國共產黨的一黨專制,自然要給予強烈的抨擊。不過筆者覺得有一個現象更值得注意,那就是攻擊馬英九紀念「六四」的網友有超過一半其實是來自台灣的「深藍」支持者,並不是中國人。

可見對於該如何評論「六四天安門事件」的歷史,今天藍營內部還存在著高度的爭議,通常擁護中華民國體制的「正藍」會比較從對中國民主化的期待出發,肯定馬總統的作為。反共也反台獨的他們,往往會因此認為馬英九是他們在藍營裡最後的代言人。雖然近年來,亦有許多「正藍」人士因為不滿部份深綠人士利用「天安門事件」搞選舉,對這個議題越來越冷感。

至於以中華民族主義至上的深藍人士,則認為如果當年不是鄧小平當機立斷派出共軍鎮壓學生運動,中國的改革開放絕對不會取得今天的成就。甚至中國可能如90年代的南斯拉夫聯邦一樣,走上四分五裂的態度,所以「深藍」人士即便對共軍屠殺平民的手段有所質疑,也認為那是為了維持中國穩定的「必要之惡」。

他們對於中共要不要平反「六四」,嚴格來講並沒有既定的立場,卻認為這一切由北京中央拍板定案就可以了,容不得包括馬英九在內的任何台灣子民「說三道四」。比如一位深藍網友,就在馬總統的發文下方留言道:

馬先生,台灣疫情已經死了這麼多人,民進黨政府推托扯皮,您如果有精力真的好好監督現在的執政單位。至於中國政府,真不勞您費心。

「六四」是民進黨的神主牌?

深藍人士把民進黨視為主要敵人,就算不把中共當成自己的「祖國」,也把中共視為替自己教訓民進黨的夥伴。結果馬英九卻以「類似民運、法輪功甚至於民進黨的語言」要求中共推行民主改革,還發表「六四不平反,統一不能談」的言論,自然被深藍人士視為一種「背叛」。仿佛發生在中國的「天安門事件」,成了民進黨的神主牌。

一位深藍網友就認為紀念「天安門事件」,是馬英九在立場上對民進黨的一種退縮。他聲嘶力竭的指控馬英九:

歷史會紀錄民進黨壯大的兩大功臣,一是李登輝,二是你馬總統英九先生。李登輝用黨經費幫忙買黨部,下令所有單位訂購自由時報。馬總統您不斷對民進黨退縮,該所為而不為,都該為歷史負起責任!

可其實「天安門事件」從來不是民進黨的神主牌,早年的民進黨受到大福佬沙文主義影響,甚至有些排斥介入「天安門事件」。因為「天安門事件」是替中國人而不是台灣人爭取民主,那是發生在「外國」的事情。直到陳水扁上台後,才基於中華民國政府的責任,不得不從中國國民黨手中接下了資助海外民運人士的重責大任。

然而陳水扁對「天安門事件」其實興趣缺缺,他甚至在事件爆發後的1991年訪問中國,還與北京軍事博物館的五九式戰車合影留念。五九式戰車,正是在事件中鎮壓學生的戰車,顯見當時為民進黨立委的陳水扁,對被西方世界所厭惡的中共戰車並不感冒。或許對他而言,國民黨遠比共產黨還要討厭,而把國民黨趕出中國的共產黨又是國民黨的天敵,所以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民進黨對「六四」的重視,還是要等2008年再度成為在野黨之後,新上任的主席蔡英文拋棄了往日大老們的大福佬沙文主義,開始從普世價值的角度出發爭取年輕族群才開始的。甚至就連許多港澳與中國知識份子,都因為民進黨此種立場的轉變,轉而成為蔡英文的「鐵粉」。拋棄大福佬沙文主義,也是民進黨政府今日能取得西方輿論廣泛支持的一大原因。

台北自由廣場悼六四 燭光環繞標語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中國國民黨對「六四」的固有立場

反倒是中國國民黨,尤其是以郝柏村為代表的老一輩外省軍人,出於對「光復中國」故土的渴望,在「六四」事件爆發時積極介入對岸事務,支持中國人民的「反共抗暴」。「天安門事件」幾乎是與東歐劇變同一時期發生的,時任參謀總長的郝柏村將軍相信中共勢必會跟著華沙公約組織國一同瓦解,中華民國政府必須做好接管中國的準備,

因此比起李登輝總統,郝柏村一方面強化對中國的情報布建,另一方面則以空飄氣球鼓勵中國同胞起來支持民變。他相信民眾的不滿情緒,最終會鼓勵共軍揭竿而起,推翻中國的一黨專制。新聞局長邵玉銘,更呼籲國際新聞媒體要發揮正義人道精神,以輿論制裁中共的血腥暴行。中國國民黨中常委辜振甫,也向中國抗議群眾捐出大筆款項。

辜振甫因為父親辜顯榮在1895年乙未戰爭中,開了城門歡迎日軍進入台北城,還有後來他本人參加辜汪會談的關係,被民進黨扣上「台奸」的大帽。然而他在義助資金給中國群眾的時候,仍是站在中華民族的立場上強調:

在這個時候,我想每一個中國人,尤其是信仰三民主義,我們相信自由民主的中國人每一個都想這麼做。

顯見「天安門事件」為1927年蔣中正發動清黨以來,國共制度之爭的延長戰,與台灣的統獨之爭毫無關聯。就連本土派大老辜振甫,都必須要強調自己是「信往三民主義的中國人」。所以馬英九關懷「六四」,究竟是哪一點違背了中國國民黨或者中華民國的固有立場?包括許多今天「不再反共」的國民黨,甚至於新黨大老,當年可都是義無反顧聲援對岸民主運動的。

終身反共,於2007年病逝的黃埔軍校第一期畢業生,抗日戰爭名將孫元良在得知事件爆發後,更是嘲笑中共活該。即便背後有所謂「西方反華人士」暗中操縱運動,孫元良將軍也不以為意,反而認為過去國共內戰時,中共同樣操作西方輿論反對國民政府。在中國淪陷40年後,親眼目睹中共踢到鐵板,老將軍也認為不過是天道好還。

RTRF4GN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1989年5月,天安門廣場數十萬平民、學生集會,爭取民主,期後演變成六四事件。

為何國民黨不再重視「六四」?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