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地鐵出口發傳單究竟構成什麼威脅?「女權五姐妺」突顯中國沙文之恥

站在地鐵出口發傳單究竟構成什麼威脅?「女權五姐妺」突顯中國沙文之恥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目前中國警方已經開始掃蕩中國各大中小城市,捉拿女權運動者——奇怪,中國警方放著人人深痛惡絕的拐賣小孩犯罪集團不管,專管這種閒事。

文:Michael Sheridan《週日泰晤士報
翻譯:觀念座標

三月六日那一天,中國的國家機器使盡全力對付五位在國際婦女節前夕抗議的女子。

對那幾個指揮全球最大軍隊、操縱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年男子來說,五個女子究竟構成什麼威脅?她們只是打算站在地鐵出口處散發傳單,以期喚醒大眾:男性在公共交通工具上對女性伸出鹹豬手,是一件不好的事情。

這對中國女性來說是個很嚴重的問題:巴士與火車往往擠滿了人,上下班的過程本來就辛苦萬分,再加上討厭的性騷擾,是可忍,孰不可忍?長一輩的中國婦女也許默默隱忍了一輩子,但新一代的女性覺得受夠了。持平看來,她們所要求的,只是基本的禮貌與被尊重的權利。

1949年中國共產革命雖然革掉許多陋習,如纏足與納妾,但成千上萬中國婦女最近才覺醒於許多她們前輩不敢想像的權利與問題。這個現象被稱之為「新女權運動」。

被公安捉拿的五位中國女性,其中一位是25歲的李婷婷,她本是廣州的大學生,擅長街頭劇場,曾經跟兩位友人穿著染著紅漆的白色婚紗上街遊行,突顯家暴議題。

26歲的韋婷婷是一位導演,曾經在大學裡召集《陰道獨白》的演出活動。25 歲的鄭楚然也是女權運動者,外號是「大兔」。33歲的王曼則是一位專門研究性別問題的學者,據說在牢裡發生了心臟方面的問題。最後一位是30歲的武嶸嶸,她罹患肝炎,獄方卻不准她吃藥,朋友們擔心她的健康。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三月六日被逮捕的許多人,大部份已被公安釋放,但上述五人卻依然待在牢裡。上週二她們的律師表示:她們的羈捕本身違法,因為她們已被留在牢裡超過三十天,沒有移請檢方正式起訴。此事沒有人感到意外。在中國,不遵守法律的通常就是公安警察。

更讓人吃驚的是,中國公安當局現在打算對她們五人提出更重的罪名——我懷疑,是因為此事驚動國際視聽,而他們不想在眾目睽睽下失面子。她們原本的罪名是聽起來十分莫名其妙的「尋釁滋事」,這個罪名通常不分青紅一體適用,專門拿來對付當局看不順眼的任何人。而光憑這個沒什麼具體內容的罪,她們就可以被判五到十年有期徒刑。

她們在牢裡已經不斷被訊問、被騷擾、被要求簽下自白書。如果公安提出更嚴重的罪名,例如「聚眾擾亂公共秩序」,那麼她們在牢中的際遇只會更壞。

目前中國警方已經開始掃蕩中國各大中小城市,捉拿女權運動者。奇怪,中國警方放著人人深痛惡絕的拐賣小孩犯罪集團不管,專管這種閒事。

對於西方的讀者來說,中國警方此舉不但蠢、又註定徒勞。但是這樣的看法,是對中國共產政權本質的一種誤解。愈是搞得雞飛狗跳、人心惶惶,中國權力者愈高興。因為狂熱地強迫人民就範,不只是統治的方法而已。它就是運動的主要目的:它會讓權力真實化。

舉個實際的例子:在中國稱之為家庭計畫政策,實為迫害婦女的戰爭,其迫害的手段琳瑯滿目、怵目驚心:數百萬婦女被強迫打胎、強迫不育、為確保使用避孕器所以進行凌辱性質的檢查、若有不從就罰款或其他處罰。大張旗鼓、烏雲慘霧地這樣搞下來,中國今日的生育率又如何?根據世界銀行的紀錄:每個中國婦女平均生下1.7個小孩。

我們再看看另外兩個亞洲國家:泰國和南韓,它們的生育率又如何?這兩國跟中國一樣,都有眾多的鄉下人口,也有相似的文化、宗教傳統,但它們使用教育、經濟條件改善、公共衛生的進步等方法,不必訴諸暴力、恐嚇,達成婦女生育率是分別是1.4跟1.3,節育的效果比中國更好。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當然我們可以細數習近平與他男性沙文政府本身的許多偽善之處。比方說,他的女兒習明澤可是在尊重女權的哈佛校園過著養尊處優的生活。他的第二任妻子彭麗媛被國家媒體標榜為現代中國婦女優雅的典範,也是有名的歌唱家,但不過就是花瓶而已。

毛澤東統治中國的時候,曾經說過「婦女撐起半邊天」,講求男女平等。但是,今日中共政治局的二十五位委員中有二十三位是男性。唯一曾經掌握權柄的女性,在中國共產黨史上只有江青。現在她已經被打入禍水類別,毫無翻身的可能性。

所以,借用列寧的話:現在我們該怎麼辦?中國政權不遺餘力地迫害圖博人、難民、宗教信仰者、政治異議人士之時,我們表達再多的譴責,它都當成耳邊風——西方政府與中國獨裁者都知道根本無濟於事。

但此事不同。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與美國駐聯合國大使莎曼珊‧鮑爾(Samantha Power)都已經為五位女權鬥士說話了。中國外交部的女發言人華春瑩也一成不變地唱出外國不得干涉中國內政的老調。但我希望她在講這些話時,心有忌憚。無論如何,中國官員現在知道此事有損中國形象了。

每天,中國政府都派官員到世界各國參加要求中國人尊重女權原則的研討會與論壇。我希望,只要中國官員一出現,國際社會就要求他們對此事提出報告。

英國有二十所大專院校設有孔子學院——這是由中國教育部資助、幫助英國大學生學中文的機構,此一議題豈不正是會話課的好素材?同樣的原則也應該適用在任何文化交流、雙方互訪的場合中;尤有甚者,習近平今年晉見女王、喝下午茶的時候,正是討論中國男性應該如何尊重婦女、不動手動腳的絕佳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