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焦慮的心理課》:每天上班就像上刑場,如何拯救「職業倦怠」?

《不焦慮的心理課》:每天上班就像上刑場,如何拯救「職業倦怠」?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儘管有時候我們無法改變自己工作的內容,但是沒有人說你一定要用同樣方式完成這個任務,若你每天都做出一些小改變,你可能會發現其他更高效的方法。

文:黃揚名、張琳琳

不想工作,如何拯救職業疲勞?

請問,你目前所有的從業經歷中,在一家公司工作年資最久是多長時間?

有五年嗎?是不是八年都算長的了?那你知道金氏世界紀錄中,在同一家企業工作最久的人,在那裡工作多少年嗎?答案是:八十一年又八十五天。創造這個紀錄的是一位巴西人,瓦特.歐斯曼(Walter Orthmann)。他從十五歲就在一家紡織公司上班,一開始是當送貨員,後來成為營銷經理。直到二○一九年,高齡九十六歲的歐斯曼才離開這家他工作了逾八十年的公司。

對大多數人來說,在一家企業工作八十多年,簡直有些難以想像。特別是在職業變換頻繁、雙向選擇極其容易的今天,大多數人可能三四年就會換一份新工作。為什麼我們很難長時間待在一家公司呢?這背後的原因有很多,一個比較普遍的原因是職業倦怠,也就是對當下的工作失去了新鮮感。

你,成了企業睡人了嗎?

你是不是也有過像這樣的經歷?在一家公司工作一段時間或者幾年後,依然做著重複的事情,感覺身心俱疲,能量被掏空。每天上班就像上刑場,什麼事也不想做,什麼人也不想理,就只想耍廢。好不容易做完工作,終於熬到下班,第二天卻又開啟了這樣的死迴圈。

為什麼我們會時不時的感到職業疲倦,感覺很虛脫,整個人完全提不起動力?有什麼方法可以緩解這種疲勞感嗎?

職業倦怠,英文是occupational burnout,burnout有燃燒、耗盡的意思。最早是由德裔美國學者赫伯特.弗羅伊登伯格(Herbert Freudenberger)提出的,當時之所以提出這個概念,主要是關心教師、醫護人員等高強度的從業工作者。而今日,隨著當下激烈的行業競爭,朝九晚九,每週工作六天的工作模式,加上房價和物價等社會經濟壓力等原因,職場上有越來越多的人承受著內外雙重壓力,自嘲是「社畜」,時常處在一種無法擺脫的「職業倦怠」中。

心理學小科普

赫伯特.弗羅伊登伯格是一位心理師,根據實務經驗,提出倦怠(burnout)這個概念,也是最早提出這樣想法的其中一人。他認為,倦怠是一種因個人職業生涯所導致心理與生理上的耗盡狀態。後來,他和蓋爾.諾斯(Gail North)把這個過程分為十二個階段:1強迫證明自己、2更加努力的工作、3忽略需求、4衝突轉移、5價值觀重組、6否認暴露的問題、7退縮、8迥異的行為改變、9人格解體、10內心空虛、11憂鬱、12倦怠。

由於倦怠這個議題實在太重要了,國際上有很多標準化的倦怠測驗,其中馬斯勒職業倦怠量表(Maslach Burnout Inventory, MBI)是目前使用最廣泛的,現在也有多種不同的版本,包括針對醫療人員、教育工作者等版本。這個測驗雖然多次被翻譯成中文,也用在研究中,但迄今還沒有正式推出中文版。

有一本關於職業倦怠的書,在台灣翻譯為《企業睡人——擊敗職業倦怠症》(The Truth about Burnout),我覺得用「企業睡人」這個說法,是很貼切的描述,也就是說,你雖然身體在這個企業中,但由內而外感受到一種疲勞感、無力感,甚至還可能有厭惡感。

這種倦怠感很難說清楚,但又有非常明顯的表現。社會心理學家克麗絲汀.馬斯勒(Christina Maslach)認為,嚴重的職業倦怠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

⑴ 情緒衰竭

這是最明顯的一個表現。對工作完全提不起勁,只要想到要去上班,就覺得很沮喪,哪怕是去休假幾天,都沒辦法調整過來。我們常說「感覺身體被掏空了」,大概就是這種感覺。這種疲憊感,不僅是身體累,更是心累。(正看到這段的你,對現在的工作有這樣的感受嗎?)

⑵ 去人性化

就是當你處在職業倦怠期時,對待周圍的人態度比較冷漠,工作上也比較敷衍了事,好像看誰都不順眼,無論是老闆、同事,或者是客戶,總是迴避和他們溝通交流,只想快速逃離當下這個環境。(回想一下,當你處在倦怠期時,是不是有同樣的感受?)

⑶ 成就感很低

無法從工作中獲得滿足感和成就感,經常認為自己的工作繁瑣枯燥,毫無價值,覺得自己無法發揮個人才能,沒有獲得成長等等。

不焦慮_L21圖
Photo Credit: 商周出版提供

以上三個表現總結成一句話就是:「心好累,不高興,我不行。」今天的社會,誰都逃不過職業倦怠,有一份調查報告顯示,中國的職場工作者百分之七十有輕微倦怠,百分之十三的人有重度職業倦怠。如果你覺得自己也有些職業倦怠的跡象,可以試試看下面介紹的兩個方法。

每天做些微改變,用創新沖淡「老牛推磨」

職業倦怠雖然心理上讓你感覺很疲憊,但行動上卻不能怠惰,任由自己躺在那邊耍廢,這樣只會更加深你的倦怠感。

所以,第一個緩解職業倦怠的方法是,停止機械搬磚,每天做些微改變,用創新來沖淡「老牛推磨」。

  • 改變方法

我曾經聽過這樣一個故事。一個在大學念國際經濟貿易的女生,大四的時候到一家外貿機構實習。原本她很期待能夠在這裡施展手腳,沒想到主管分派給她的任務,卻是貼發票。每天早上,她從財務部取來厚厚一摞發票,做好分類之後,再用膠水平平整整地貼好。周而復始,貼到第三十天,她有些坐不住了,心想:「我來這裡是學東西的,天天讓我坐在這貼發票,不是浪費人才嗎?」

於是這個女生找到她的主管,提出想要辭職的想法。那是一位三十多歲的女性主管,人很和藹,聽完她的話之後,什麼也沒說,把自己的筆記型電腦拿過來,打開一份EXCEL表單,跟她說這是自己十年前做的一份工作表單。當時她和這位女生一樣,去企業實習的時候,被分配的工作也是貼發票。每天重複做一樣的事情,讓她心生厭倦,覺得學不到東西,也動過辭職的念頭。

有一天,她貼完發票沒事幹,想說要不乾脆把這些發票統計一下,也能順便提升自己對辦公軟體的使用能力。於是她打開EXCEL表單,把經手貼過的發票都做了統計整理,一個月下來,她發現有些跟這家企業關係並不密切的小機構,在不斷的追加貿易訂單,而一些原本公司非常重視的VIP客戶,貿易訂單卻嚴重下滑。

她把這份統計資料發給了部門經理,並提出了針對性的建議——她建議公司將注意力轉移到那些小機構上,維護好客戶關係。果不其然,這個建議被公司採納,而她也被提拔重用,畢業後留在這家公司。主管說完自己的故事後,跟這位女生說:「螺絲殼裡做道場,只要有心,再枯燥的工作,也能做出不一樣的成績。」


猜你喜歡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偶然接觸兒童論壇活動後,17歲的納伊姆在積極參與和計畫資助下,成為了孟加拉的兒童論壇領袖,致力在當地建立孩童不受暴力迫害的未來。

在孟加拉,販賣兒童、童婚、童工是種如同受詛咒般的存在,摧毀當地一代又一代的孩童。17歲的納伊姆(Nayeem)是一位受到資助的兒童論壇領袖,目前已經阻止37起童婚、協助2名性騷擾受害者、解救1件兒童販賣等兒童保護事件。

納伊姆在很小的時候就失去父母,因此納伊姆的童年是在無人照顧、疏於關注的情況下長大,這使他變成一個內向的男孩,害怕在公共場合說話,面對挑戰要有如此大的勇氣更是不容易。

W030-0760-022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有一天,我看到幾個男孩在開會,他們討論的內容吸引了我。」納伊姆問了其中一個男孩,了解到他們是兒童論壇的成員,於是,他帶著好奇開始參加論壇活動,「我從來不知道兒童權利是什麼,參加完論壇課程後,我才驚覺原來自己就是童工和受虐孩童。」納伊姆激動地說。此後,他積極參加各種培訓,更近一步參加領導活動, 那個曾經在公共場合說話害羞的男孩開始教別人如何自信地說話。

透過兒童論壇的活動,納伊姆和他的夥伴對8所學校1300名孩童進行兒童安全、兒童法、兒童權利的培訓。納伊姆說:「改變總是伴隨許多挑戰,我有一個夢想,我希望建立一個孩童沒有暴力迫害的未來,我不怕困難,只要有人支持鼓勵我,這就是我能堅持更遠的力量。」

邀請你選擇資助等待最久的孩子!當你轉變一個孩子的生命,就是創造世界下一代的希望。
了解更多:https://wvtaiwan.com/YFwi0

本文章內容由「台灣世界展望會」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