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儒修:電影已死?從《盧米埃星系》勾勒當代影像流變的星圖

【專訪】陳儒修:電影已死?從《盧米埃星系》勾勒當代影像流變的星圖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串流當道、戲院前景又因疫情更形嚴峻的當下,卡塞提書中描繪的後電影軌跡,能為當代觀眾帶來什麼啟發?

「新一代觀眾與科技的關係,好比是參孫跟巨人歌利亞的對抗,現在可能看似弱勢,卻也可能運用集體智慧去解決問題,面對科技巨獸時,我相信觀眾本身也會成長,學會駕馭、處理它。這永遠是一個on&off的過程,我們短暫掌握了現在的影音科技,但新的媒介又會再度控制、奴役我們,直到我們找出新的改變方法,形成一種辯證的過程。目前我們可能處於弱勢、被牽著鼻子走,讓演算法設定把觀眾吃得死死的,沒有逃脫的空間,使我們再度成為柏拉圖洞穴裡面的囚犯,但是我們還是有可能逃脫,這點我是蠻有信心的。」

當串流可能是繼聲音、數位後,引發電影產製及接收端第三波革命的新興科技,觀眾必須與時俱進,在繁複多變、充滿干擾的觀影情境中,努力辨識「原初的電影樣貌」;電影導演也必須改變創作思維,一如近年和Netflix合作劇集的大衛芬奇(David Fincher)和史柯西斯,也都得重新學習敘事方式。

陳儒修認為,真正維繫影迷及電影(cinema)關係的恆定式,仍然是影片(film)本身,無論各國電影資料館界的數位修復熱潮,或是疫情年代下好萊塢大片退場、經典重返大銀幕的現象,似乎都為「電影已死」的悼詞,提供了迂迴的反證。

問及他自己對電影未來的想像,陳儒修引用了卡塞提書中的一段話,來為整場訪談作結:「總是有影片需要觀看,總是有影片將我們跟電影綁在一起。總是有人提供我們觀看世界的方式,特別是透過電影來觀看。

如同王家衛《一代宗師》的經典台詞「憑一口氣,點一盞燈,有燈就有人」,陳儒修對於電影的未來想像,抱持著同樣倔強的希望,當數位匯流的宇宙噴發出各種炫目的天文奇觀,只要電影的光芒不滅,仍會有像他一樣的影迷,抬頭仰望星空,試著為下個世代的影迷繪製出指引方向的星圖。

本文經《放映週報》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