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撤出後,中國是否會進駐有「帝國墳場」之稱的阿富汗?

美軍撤出後,中國是否會進駐有「帝國墳場」之稱的阿富汗?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的阿富汗撤兵,可能會損及全世界盟國對美國各式承諾的信心,更會因為阿富汗政局的混亂,攪亂區域國際秩序的穩定,這等於是美國全球霸權維繫的雙重挫敗。

文:劉又銘(余自束髮以來,粗覽群書,獨好屠龍之術,遂專治之,至今十餘載矣。從師於南北東西,耗費雖不至千金,亦百金有餘。恨未得窺堂奧,輒無所施其巧。由是轉念,吹笛玩蛇,偶有心得,與舊親故共賞,擊節而歌,適足以舉觴稱慶也)

2001年,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後,燃燒的,不僅是紐約世貿雙子星大樓的斷垣殘壁,更是美國人民熊熊的復仇烈焰。在小布希(George W. Bush,港譯「喬治布殊」)政府的帶領下,英美聯軍對賓拉登(Osama bin Laden)為首的蓋達組織與阿富汗塔利班政權宣戰,直至佔領了阿富汗、伊拉克,並且最終在2011年於巴基斯坦擊殺賓拉登。20年後的今日,阿富汗反恐戰爭已超過越戰成為美國陷入最久的戰鬥。

2020年2月底,川普(Donald Trump,港譯「特朗普」)政府與塔利班達成和平協議,雙方同意在14個月內,美國將從阿富汗全面撤軍。也就是說,今(2021)年5月就是這個協議的最後期限。但現在看來,根據拜登(Joe Biden)在4月中的說法,這個協議將推遲至9月,而美國在這近半年的時間內,將從阿富汗撤出約2500名美軍,北約也將與美國同進退,將約7000人的部隊與美軍同時撤出。

根據美國布朗大學(Brown University)「戰爭成本計劃」(Costs of War Project)的研究顯示,美國在阿富汗約投入了2兆2600億美元(約新台幣64兆元)。美軍則陣亡近2500人,受傷超過2萬人。由美軍協助建構的阿富汗本地安全部隊,則因為長期的內戰邊緣狀態以及軍閥割據,因此死亡人數超過6萬,阿富汗平民死亡更接近12萬人

大博弈裡的帝國墳場

事實上,作為世界史上最有名的「帝國墳場」(the grave yard of empires),阿富汗自古即拖垮了無數帝國。從亞歷山大、成吉思汗、帖木兒到近代的英國、蘇聯與美國。帝國來來去去,唯有阿富汗屹立不搖。征服者可以藉征服,打通興都庫什山的開博爾隘口,但卻永遠無法於此地長治久安。相較於古代征服者的馳騁而非常駐,工業革命後的帝國,試圖用新的軍事或交通技術殖民,都帶來更慘烈的失敗。

哈佛學者、曾任印度聯邦院議員的鮑斯(Sugata Bose),就曾於其巨著《A Hundred Horizons:The Indian Ocean in the Age of Global Empire》中表示,阿富汗地緣位置特殊,是「印度-波斯」和「印度-伊斯蘭」文化連接體的核心;又因為地理形貌的關係,在形成「阿富汗-巴基斯坦」文化有機體的同時,卻被山勢拆成兩個國家。而阿富汗內部各部族間區域地理隔絕性強,讓阿富汗本身就是一個械鬥不斷、紛擾不休的區域。

這個所謂的「國家」,等於是穿著「現代主權國家實體疆界構成的不合身衣物」,行走於世的鬆散共同體。

美國知名地緣戰略專家卡普蘭(Robert D. Kaplan)在其著作《地理的復仇》中,則引用了地緣政治學開創者麥金德(Halford Mackinder)的看法,強調自帝俄時代,俄羅斯的擴張路徑無論是進入北歐波羅的海、中亞黑海或南亞印度洋,都是以「尋求不凍港」作為地緣戰略的最高指引。

因此,向南一路始終都會走向阿富汗,將此地視為連接東歐、中亞歐亞大陸「心臟地帶」與中東「邊緣地帶」的最後一塊拼圖;而大英帝國作為19世紀掌握海權的「日不落國」,則無論如何都要阻擋俄羅斯出海。尤其在南亞一路,將俄羅斯阻殺在阿富汗這個「最後一小塊心臟地帶」之上,避免俄羅斯進入南亞次大陸,威脅印度乃至英國至遠東的航線,就是19世紀大英帝國對外戰略的首要之務。

自1813年左右,帝俄勢力進入中亞各汗國,至1917年蘇聯發動十月革命推翻帝俄為止,整個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初,英俄間以歐亞大陸為棋盤、又以阿富汗為核心的「大國競爭」,就習慣以當時廣受歡迎的英國小說家吉卜林(Rudyard Kipling)描述印度偵探的小說《基姆》中所提及的「大博弈」(the great game)一詞,指涉這段英俄兩強相爭的歷史。正因為大博弈的概念深植人心,所以在二戰後,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說的「鐵幕」降下時,劃定美蘇冷戰的「遏制戰略」仍脫離不了「大博弈」的邏輯。

蘇聯結合意識形態與優勢武力的勢力範圍擴張,遠比帝俄更加迅速有效,很快又將力量投射進入了阿富汗。而蘇聯也服膺工業革命後的邏輯,想憑藉著優異的軍事力量佔領此地。

之後的事情大家就比較知道了,就像《第一滴血3》演的,蘇聯軍隊在阿富汗遇到了頑強的抵抗,CIA援助當地民兵刺針飛彈,對造價昂貴的蘇聯攻擊直升機創造不成比例的重大傷亡,無疑是讓蘇聯本來就糟糕的財政狀況雪上加霜。所以有人說,阿富汗戰役是壓垮蘇聯這隻垂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RTS1XEW0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美國的阿富汗困局

歷史的節奏雖然不會重複,但雙押仍有加分。2001年打著「全球反恐戰爭」旗幟進入阿富汗的美國,自2011年擊殺賓拉登後,還是持續駐軍在阿富汗的行為,就飽受「越戰化」的批評。這種退伍軍人組織聯盟批評的「戰略漂流」狀態,也就是在缺乏明確軍事目標、更不知如何導向勝利的情況下,美軍只能在阿富汗內部衝突的泥淖下持續掙扎;也讓人認為,阿富汗撤兵其實就是另一次倉皇逃逸的「西貢陷落」,棄當地弱勢政府與更弱勢女性與少數團體於不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