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撤出後,中國是否會進駐有「帝國墳場」之稱的阿富汗?

美軍撤出後,中國是否會進駐有「帝國墳場」之稱的阿富汗?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的阿富汗撤兵,可能會損及全世界盟國對美國各式承諾的信心,更會因為阿富汗政局的混亂,攪亂區域國際秩序的穩定,這等於是美國全球霸權維繫的雙重挫敗。

更重要的是,蘇聯撤軍沒過多久後,蘇聯就解體了。所以《經濟學人》也點出,美國的阿富汗撤兵,可能會損及全世界盟國對美國各式承諾的信心,更會因為阿富汗政局的混亂,攪亂區域國際秩序的穩定,這等於是美國全球霸權維繫的雙重挫敗。

而且,哈佛大學國際關係學者沃爾特(Stephen Walt)也表示,美國一旦撤軍,就不能維持駐軍時代對阿富汗政局的影響力,更沒辦法在區域秩序裡扮演腳色,這無疑是讓阿富汗週邊的印度、巴基斯坦與中國介入接近權力真空的阿富汗國內政治,增加這些區域強權競逐者進行大國競爭的本錢。

但也有反駁強調,美國駐軍已經近20年,都沒辦法解決阿富汗國內塔利班與喀布爾當局間的衝突。現在把軍事力量調離阿富汗,並持續把資源跟精力投入對當地民間社會的支援,才是正道。而之所以撤軍,是因為在當地駐軍打擊伊斯蘭恐怖主義國際組織的初衷已經不在,因為塔利班與蓋達之間的聯繫早已不在,塔利班甚至也退出了國際恐怖組織圈。

關於塔利班與蓋達組織,或其它國際上的激進伊斯蘭恐怖組織間是否有直接聯繫,情報上一直缺乏決定性的證據。但從之前伊斯蘭國崛起的事實來看,塔利班與國際上的伊斯蘭恐怖組織間的橫向連結已經少了很多,這些組織現在大多都往非洲薩赫爾地區或索馬利亞等地發展。這也是美軍從阿富汗撤退,想把兵力部屬到其它國家第一線打擊國際恐怖主義的原因。

更何況今時不比往日,對美國來說,只要塔利班有任何風吹草動,甚至蓋達組織在阿富汗復活,美國本土的防禦能量也不是20年前的吳下阿蒙;更遑論包括無人機等更先進的反恐打擊能力日新月異,所以留不留人在那其實沒差。而且留在那裡的幾千人,其實在戰鬥上也產生不了什麼關鍵性的國內治安或地緣政治意義,留來留去留成愁,象徵意義大於實質意義。

另外,阿富汗當地軍隊與政客長期在美軍的羽翼之下不思長進,歐巴馬(港譯「奧巴馬」)時代的駐阿富汗大使麥金利(Michael McKinley)就表示,若是因為阿富汗軍隊沒有戰力維持秩序或是與塔利班對抗,那應該要做的,不是把美軍留在那,而是討論為什麼阿富汗軍隊歷經多年還是這麼無能;現任的阿富汗總統甘尼(Ashraf Ghani)也宣稱,或許美軍的撤離,是讓喀布爾政客放下歧見彼此合作與蓋達協商,讓阿富汗真正成為主權國家的契機。

gu9namyyfn0b2sttr93zdgnr7uq1nt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美中爭霸下的阿富汗現況

4月中拜登宣布阿富汗撤軍進程,並且把最後的時限押在9月的消息出來後。縱使對阿富汗本地或是中亞與中東的區域局勢,各方對究竟應當撤軍與否仍有辯論;但若從美國的全球佈局或是近期拜登政府強調的「美中戰略競爭關係」來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就表明,恐怖主義已經轉移路徑與分布,因此不該再把軍事打擊恐怖組織的焦點放在阿富汗,且關鍵是華盛頓必須把資源重新分配到中國、武漢肺炎與氣候變遷等挑戰上。

哈佛國際關係學者沃爾特原則上也贊同布林肯的看法。他認為,中國會把一個「越南化」的阿富汗僵局視為美國失分、中國得分。而且一個政府的外交能量是有限的、一個國家戰略競爭的能力也是有限的;若拜登政府沒辦法在阿富汗趕快止血,把力量集中在對抗崛起的中國,則不僅是外交決策的時間會被壓縮、戰略目標會被打散、也會減損美國對外競爭的整體國力。

但想當然爾,聽到美國劍指中國的明快宣稱,中國方面「膝反射」的跳腳自然也是常態。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就在4月15日的例行記者會上批評拜登與布林肯的說法,強調美國把「阿富汗撤軍」與「應對中國挑戰」掛鉤的言論,「反映出一些人的陰暗心理和根深柢固的冷戰零和思維,有損中美互信」,當前阿富汗安全形勢依然複雜,恐怖主義未得到解決。中方立場是,「外國駐阿富汗軍隊應以負責任、有序方式撤離,確保阿富汗局勢平穩過渡,避免恐怖勢力趁亂坐大。」

在5月9日喀布爾造成68死的汽車爆炸案裡,案件調查初期,雖把案件歸因於伊斯蘭遜尼派恐怖組織對阿富汗少數什葉派的攻擊。但也有人把該起攻擊事件指向當地中國大使,這些遜尼派恐怖組織的目的,是要反對並威嚇中國基礎建設大量進入阿富汗的現況,其中包含連結首都與其它城市的高速公路網與世界最大的銅礦。

事實上,中國一直以來的盤算,是把「一帶一路」的大基建計畫帶入阿富汗,讓阿富汗與巴基斯坦兩國的交通連絡更發達、經濟互賴加深,以經濟發展促進區域穩定,

而反對中國這些經濟開發行動的極端遜尼派,並不是我們所知道與喀布爾中央對抗,又支持蓋達組織的塔利班。根據《經濟學人》的分析顯示,塔利班過去三年與中國的關係相當友好,雙方在官學之間都有持續的來往。塔利班從中國方面,既得到了缺乏已久的國際承認,也得到了經濟援助,甚至是私人賄賂

上述的高速公路跟銅礦,其實都是塔利班支持授意下進行的中資項目。甚至今年1月初也才有喀布爾官方破獲中國間諜小組,並發現該小組成員與塔利班分支恐怖組織「哈卡尼網路」(Haqqani network)相關。

有趣的是,5月這起爆炸案後,北京外交體系一直採取一種「父子騎驢」的方式,來批評美國的阿富汗撤軍決議。也就是,一方面,譴責美國早已不再是為了肅清蓋達,而是為了自由主義霸權執著於「外送民主」才留在阿富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