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撤出後,中國是否會進駐有「帝國墳場」之稱的阿富汗?

美軍撤出後,中國是否會進駐有「帝國墳場」之稱的阿富汗?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的阿富汗撤兵,可能會損及全世界盟國對美國各式承諾的信心,更會因為阿富汗政局的混亂,攪亂區域國際秩序的穩定,這等於是美國全球霸權維繫的雙重挫敗。

另一方面,美軍定調撤軍以後,中國就開始批評,是美國毫無部署的急切撤軍,才導致阿富汗國內政局不穩,以及包含5月初這起爆炸案在內的多起爆炸案,讓今年上半年類似的爆炸案數量與去年比增加了三成。

華春瑩就接著趙立堅的說法,希望在阿富汗的美國與北約部隊能夠負責任的撤出,而不是在逕自推廣西方價值失敗後,又不負責任地離開,留下當地人民受苦之餘,又擔負著「失敗國家」的罵名。

不過,雖然這種父子騎驢式批評,既罵「美國長期佔領阿富汗」、又罵「美國撤退無章法」,看似霸氣外露、戰狼上身;但事實上,北京外交體系多名官員卻在多個外交場合上公開表示,「阿富汗與中亞的區域穩定」、「氣候變遷」與「核不擴散」,三者皆可做為美中雙方全球事務合作的範疇。

回顧歷史,美中雙方針對阿富汗問題的合作其來有自。美國中亞問題專家史塔(Frederick Starr)曾在《新疆:中國的穆斯林邊境》一書中寫到,蘇聯入侵阿富汗戰爭進行到八十年代中期時,中國也和美國、英國、沙烏地阿拉伯和巴基斯坦一樣,向阿富汗的聖戰者提供武器和訓練。

到2001年全球反恐戰爭美國占領阿富汗後,雙方也曾共同訓練阿富汗外交官與警察。而小布希政府為了與中國合作共同打擊蓋達組織與其它伊斯蘭激進恐怖分子,也將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the East Turkistan Islamic Movement, ETIM)這個疆獨組織定調為恐怖份子,讓中國特工可以進入關塔那摩灣戰俘監獄審這些疆獨分子。雙方針對遏制疆獨分子的合作,一直要到2020年川普把東突厥斯坦獨立運動從恐怖份子團體名單除名後,才宣告結束。

從地緣政治的觀點切入來看,為了維持新疆的局勢穩定,中國對阿富汗最大的利益並不在經濟,而在政治。也就是避免銜接新疆的阿富汗,成為反北京勢力維吾爾人的基地,甚至讓流竄於中東與中亞一帶身經百戰的伊斯蘭聖戰士,進入到新疆成為疆獨勢力的援兵。

當然,在這點上,也不能忽略長久以來作為塔利班金主的巴基斯坦,某種程度上也支持塔利班與中國的合作,同時壓制疆獨分子與國際聖戰士的連結。而塔利班也看準了這點,所以也私下表示,他們在戰略上其實與中國,而非新疆的維吾爾伊斯蘭兄弟或蓋達等伊斯蘭國際恐怖組織站在一起。

《經濟學人》的〈China’s revealing Afghan Strategy〉一文就分析,中國對阿富汗未來局勢的部署,應該還是以自身的經濟與安全利益為優先,避免中國掉入阿富汗這個自古以來的帝國墳場。

支持聯合國維和部隊介入未來美國撤軍以後可能發生的阿富汗內戰,但不會派解放軍進入此地取代美國的地位。因為中國也忌憚周邊國家的威脅,如果中國在阿富汗派駐軍隊,印度就會有所警惕。因為印度向阿富汗提供的援助其實比中國多,而且在俄羅斯對阿富汗仍有野望的情況下,印俄都對中國的阿富汗戰略動靜觀瞻。

所以從中國的國家利益出發看美國的阿富汗撤退時,一直以來有聲音強調中國會在美國撤出後進入當地,可能被中國「不期望美國離開阿富汗」的反應打臉。因為美國離開後,塔利班就不需要拉中國的勢力撐腰積極合作對抗美國。

假設塔利班跟蓋達的聯繫真的還是很強,那也不需要顧忌中國的新疆問題,反而開始能重啟聖戰,將聖戰士送入新疆,製造當地疆獨動亂。更重要的是,美國在阿富汗的行動由明轉暗,可能會延續1980年代與塔利班合作的模式,支援聖戰士輸出對抗中俄。

持久的和平,只是疲憊的人們決定不再有戰爭 (麥金德,《民主的理想與現實》)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