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特權之亂:為什麼雲林張家、「高級志工」可以有恃無恐?

疫苗特權之亂:為什麼雲林張家、「高級志工」可以有恃無恐?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疫苗是珍貴的戰略物資,但在地方派系家天下的思維下,過去將砂石、水利灌溉等國家資源當作自家財產進行酬庸分配,現在則沿用這套遊戲規則,處理疫苗順位。

正當全國上下投入抗疫的各項工作時,雲林縣政府與台北市診所引爆的疫苗施打爭議,隨即成為輿論撻伐的焦點。

民眾的怒火不無道理,明明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對於疫苗施打對象與順位都有規定,結果派系政治權力結構以及社會關係的親疏遠近,直接取代了專業的考量;不僅造成了醫療資源的錯置並失去了順位的原意,同時也讓奉公守法的人民的「相對剝奪感」油然而生:心想,搞了半天自己實在不如那些關係良好的地方樁腳或高級志工,認真排隊卻眼看人家輕易插隊或超車,心中的計算機不如人情的直升機。

為什麼雲林張家可以有恃無恐?

疫苗是珍貴的戰略物資,但直白說,地方派系家天下的思維,本質就是「扈從體系」或是「恩庇制度」的延伸,這種政經(教)合一的封建傳統,體質就與公民社會格格不入。只是那些既得利益與從眾,早已將其內化成政治生活中「等級秩序」的一環,他們過去將國家資源(例如砂石、水利灌溉)當作自家財產進行酬庸分配,現在仍沿用這套遊戲規則處理疫苗的順位,旁觀者義憤填膺,參與者視若無睹,誰叫你不是這個利益結構的成員呢?

深入觀察,國民黨的政黨文化與組織慣性都是「扈從體系」的混合,亦即透過其政治權威與壟斷式的政治權力,再加上龐大黨產所進行的資源分配模式,利用「特許行業」橫向整合民間的工商團體與社會組織,同時垂直控制了地方派系,並賦予其掌控地方農會、漁會、水利會的特權。

簡言之,在垂直與橫向的交織控制中,構成了統治的正當性;即便民進黨全面執政,也難以撼動這個政經扈從結構。

這種政經互賴體系的前提,在於黨中央擁有「輿論話語權」、「政治提名權」與「司法審判權」的權力條件;言下之意,地方派系在政治立場若有二心,高層能隨即發動輿論抹黑、取消提名或一清掃黑的方式進行清洗逼其就範。

舊秩序的延伸,和各種東施效顰

諷刺的是,韓國瑜當時的崛起也讓地方派系注入了新的政治動機,這些諸侯大老盤算都是,如果成為韓的政治合夥人直接入主總統府與黨中央,身分從過去的代理商一躍成為董事會成員,改變過去被操控、打壓的遊戲規則,這就是地方派系何以在兩次大選中力挺韓國瑜的政績誘因,一方面可視為奪權造反的政治行動,另外就是渴望進行一場資源重分配的工程。

99yr0k9harcjfrfcrvxo2x8t70kf67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韓國瑜野心挫敗後,這些地方派系理論上應遭致黨中央毀滅式的制裁,然而現在的黨主席在這些諸侯眼中似乎是「自己人」,江啟臣也已表明要將爭取連任,豈有道理得罪這些坐擁群眾基礎的前拜大老?

至於柯文哲的部分,其實無需多作解釋,他過去刻意標榜自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一副自己罹患無可藥救的重度政治潔癖,然而骨子裡仍然脫離不掉這種黨國體制下的扈從關係。過去高舉公開透明或權責分明的訴求,看起來只是卸責刷鍋的遁詞,昔信誓旦旦要與特權或群帶關係一刀兩斷,說穿了只是裝模作樣演給同溫層看。

如果說,藍營地方派系對疫苗特權無動於衷,可視為是舊秩序的延伸;柯文哲高舉公民社會旗幟卻就地暗渡陳倉,則是東施效顰的醜態。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