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中新冷戰架構下,執政黨需思考台灣變成「亞洲版古巴」的代價

在美中新冷戰架構下,執政黨需思考台灣變成「亞洲版古巴」的代價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面對美中新冷戰的壓力,日本和韓國近來都首次公開關切台海情勢,台灣外交部在表達歡迎與肯定之餘,民進黨恐須思考代理人戰爭所需付出的代價。

文:向駿(中華戰略學會理事,《拉丁美洲經貿季刊》創刊總編輯)

去(2020)年5月7日時任國安局長的邱國正在立法院表示,台灣必須「趨利避害」,不能在中美「新冷戰」局勢中捲入代理人戰爭。同年7月2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加州尼克森圖書館發表演說,指出「我們一直在追尋的接觸政策,沒有在中國帶來尼克森(Richard Nixon)總統所希望引導的那種改變。」蓬佩奧把兩國關係上升至文明衝突,並稱其為「共產主義中國與西方自由世界」間的對抗。

針對川普(Donald Trump)和蓬佩奧卸任前給拜登(Joe Biden)政府外交關係設下的絆馬索,《紐約時報》社論痛批蓬佩奧斷絕所有後路,「為了自私原因犧牲國家利益,這不是有榮譽感的外交官或愛國者所當為。」

《華盛頓郵報》在題為〈蓬佩奧設給拜登的骯髒詭雷〉社論中,則指他在離職前不僅在推特上大肆宣傳其任內政績,甚至放寬與台灣交流限制、將古巴列為支持恐怖主義國家,這種「自導自演」的舞台效果,對美國不僅危險,甚至更致命。該報專欄作家塔魯爾(Ishaan Tharoor)將其形容為「外交報復性行為」(diplomatic vandalism)。

北京清華大學國際關係教授閻學通認為:「美蘇進行的冷戰,主要表現為雙方進行代理人戰爭,在第三國扶持與自己意識形態相同的政權。我國政府清楚瞭解意識形態之爭導致新冷戰的危險,指出:『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前幾天發表演講,試圖重新挑動意識形態對立,把世界引向一場新的冷戰。』

冷戰不是『非戰非和』,而是一種特定的戰爭形式,即代理人戰爭。如果進行新冷戰就得進行大量的代理人戰爭,這不僅會給我國民族復興帶來巨大困難,甚至有導致民族復興夭折的危險。將中美戰略競爭限制在意識形態領域之外,有助於防範因意識形態之爭引發的中美代理人戰爭。」

由此不難理解,為何中國學界普遍不支持美中新冷戰的說法。

台灣受制美國霸權

1979年4月10日美國總統卡特(Jimmy Carter)簽署了《台灣關係法》(Taiwan Relations Act, TRA),42年來此法成為美國對台關係最重要的國內法依據。其中提到有關台灣安全的部分,最明確的表白只是「任何企圖以非和平方式來決定台灣的前途之舉——包括使用經濟抵制及禁運手段在內,將被視為對西太平洋地區和平及安定的威脅,而為美國所嚴重關切。」

至於如何「關切」?是否派兵?該法並未言明,因此「戰略模糊」(Strategic Ambiguity)成為美國長期以來對台灣問題的政策立場。

然而外交關係委員會(CFR)主席哈斯(Richard Haass)和該會研究員薩克斯(David Sacks),去年9月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發表題為〈美國對台灣的支持必須明確〉(American Support for Taiwan Must Be Unambiguous)的文章指出,「戰略模糊」政策已走到盡頭,不能阻止愈見自信、武力強大的中國侵台。他們建議,美國國會應立法明定,中國若武力犯台將進行重大制裁。

但美國智庫昆西研究所(Quincy Institute for Responsible Statecraft)東亞項目主任史文(Michael Swaine),今(2021)年1月提出的《邁向更包容及平衡的區域秩序》報告,卻指出「美國必須毫不模糊地堅持一個中國政策,減少台灣海峽軍事化。」

他認為美國若明確宣示防衛台灣,加上開放美台政府接觸的限制將把北京逼到牆角,非但不能威懾,反而提高台海衝突的可能性。這也就難怪有媒體認為「蔡英文政府任職5年來最大的『成就』,就是將台海擺到中美衝突的第一線,使台海成為國際矚目的『火藥桶』。」

shutterstock_183948974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蔡英文自甘代理人

2016年蔡英文新政府上任百日後執政滿意度有下滑趨勢,連勝文曾在臉書表示擔心蔡政府會把台灣變成「冷戰時期的古巴」、「亞洲的古巴」。

另有學者認為,「一個根本原因是,在中國、台灣與美國三角關係的壓力結構上,存在一些難以預測的變數,特別是兩個強權無法完全掌握彼此對弱小一方的真正意圖,以及對方為達到目的所願意付出的代價底線,就像1962年持續13天的古巴飛彈危機,即使美國與蘇聯都已劍拔弩張,雙方終究在戰爭邊緣各退一步,防止殺個你死我活。」

蔡英文能順利擔任美國代理人,應該要感謝聯邦參議員盧比歐(Marco Rubio)。古巴裔的盧比歐1971年生於佛羅里達州,2010年當選聯邦參議員並加入外交委員會,2021年1月3日起任參院情報特別委員會(Senate Select Committee on Intelligence)副主席。由於他對美國拉丁美洲政策強大的影響力,因此也被稱為「拉丁美洲影子國務卿」。

盧比歐不僅是美國對古巴外交的剋星,也是對中鷹派的代表人物,擔任參議員以來在國會提出過一系列涉及中國的提案,主張對中國採取強硬立場,被中國媒體稱之為「反華急先鋒」,但也因此成為台灣外交的救星。

2016年6月蔡英文上任後首次出訪,首站過境邁阿密即與盧比歐會面。會後盧比歐在官網發布新聞稿及照片,包含歡迎「台灣總統(Taiwan’s President)字樣,並稱「未來幾年,美國必須、也會繼續與蔡總統合作,深化美台關係。」

美國布魯金斯學會約翰-桑頓中國中心主任李成教授,在其《解構拜登總統的100天:展望和前景》(Deconstructing President Biden’s 100 Days in Office: Outlooks and Prospects)指出:「從中國的角度來看,拜登政府最近的諸多舉動表明,一場新的反華冷戰即將來臨。這些行動包括重組全球產業鏈和供應鏈,發起所謂的『晶片聯盟』或『半導體產業聯盟』,聯合『志同道合的國家』以人權問題為由,抵制中國產品和中國主辦的活動,敦促歐盟國家重新考慮《歐中全面投資協定》,並在白宮舉辦『民主峰會』。」

今年5月七國集團成員國(英國、加拿大、法國、德國、義大利、日本和美國)首次聯合表示,支持台灣申請世衛組織最高決策機構世界衛生大會(WHA)觀察員身份,但台灣仍被排除在會議之外,可見蔡政府所謂「美台關係史上最佳」只是自我感覺良好的吹噓,蔡政府口中的「Taiwan can Help」更淪為百姓心中「WHO can Help」的無奈。

眾所周知,國共內戰後中華民國得以立足台灣主因之一,在於冷戰期間重要的代理人戰爭:韓戰爆發。另據今年5月22日《紐約時報》報導,1958年中國開始炮擊金門幾座島嶼後,美國軍事支援台灣的計畫中包括對中國進行核子攻擊。耶魯大學(Yale University)研究冷戰和中國問題的歷史學家奧德・阿恩・韋斯塔德(Odd Arne Westad)表示:「這些曾經遭到審查的資訊,無論是在歷史上還是在當前,都具有重要意義。」

面對美中新冷戰的壓力,日本和韓國近來都首次公開關切台海情勢,台灣外交部在表達歡迎與肯定之餘,民進黨恐須思考代理人戰爭所需付出的代價。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