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伶姐的台灣地方創生故事》:地方創生不是年輕人的枷鎖,創生更不是創業的代名詞

《美伶姐的台灣地方創生故事》:地方創生不是年輕人的枷鎖,創生更不是創業的代名詞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地方創生可以鼓勵想創業的人,但地方創生不等於創業。甘樂文創創辦人林峻丞曾經整理調查過地方創生團隊的存活年限,平均必須熬過九.八年。天空的院子何培鈞在竹山十五年,甘樂文創剛過十歲生日,彰化小王子邱明憲的旅庫經營也近十年,他們回鄉或移居的初心都不是創業。

文:陳美伶

從地方創生的實踐看到的結構性問題

一、戶籍人口、常住人口、關係人口、移住人口的糾結

二○一八年地方選舉當天,投完票我和一位出家法師通電話,我好奇的問法師:「您投票了嗎?您在哪兒投票?」他回答我:「在我俗家的戶籍地投票。」我再問他:「那你平常有關心當地的民意代表嗎?你如何決定投票對象?」法師大笑。出家人不過問世俗,但仍關心國家大事,只是俗家在地的民意代表已離他很遠,蓋章那一刻我猜想心頭未必是篤定的。

選舉後,我來到中興新村和新任的里長座談,其中一位里長告訴我,他所在的里因國發會在中興新村活化工作啟動,有明顯的移入人口,但戶籍都沒有遷進來。他問,這些非他「選民」的「住民」,是否也是他應服務的對象?政府各單位請里長協助的事項,包括許多的傳單或宣傳手冊是以戶籍做為計算單位,難道他要自己出資去加印嗎?

最近一次參訪新北市金山區,和汪汪地瓜園主人賴家華聊到人口問題,我考家華金山有多少常住人口?沒想到他真的有做過功課!家華用台電提供的家戶用電量數據,精準的推估常住人口,給我一個有科學依據的數字,我佩服他的用心及找方法。果然,戶籍人口與常住人口有極大的落差。

南科拜台積電擴廠之賜,造就了台南善化、新市、麻豆、西港等周邊的房價高漲,年輕工程師進駐買房促進房地產的活絡天經地義。但翻開內政部的統計,二○一○年台南市升格為直轄市,人口數年年增長,曾有一度是南部唯一人口增加的縣市,然而維持八年的人口增長(二○一七年尚增加四八九人),自二○一八年起呈現懸崖式的下墜,二○一八年減少二千六百九十一人、二○一九年減少二千九百二十五人、二○二○年更減少五千九百八十九人,三年共減少一萬多人。怵目驚心外,我們看到什麼?是數字的扭曲嗎?還是戶藉制度的問題?

戶籍是日治時期留下來的制度,國民政府繼續援用。我常問戶籍現在最大的功能是什麼?得到的答案多半是,投票和領取各項福利的依據。當縣市政府競相加碼福利時,會讓人口真正的遷移嗎?不會。當國民教育學區制規定要就近入學,「孟母三遷」會終止嗎?不會。因為戶籍遷移的巧門可以滿足大家的期望。一戶內還可以分戶,多本戶口名簿,更可以寄居很多人,形成幽靈人口影響選舉結果。荒謬的故事相信還有很多。

那麼地方經濟的振興的基礎是戶籍人口?還是常住人口?抑或是我在推動的二地雙城生活(移住人口)?還是透過觀光旅遊、大型活動創造的關係人口?

台灣很小,交通已經是四通八達,一、二小時內的全島移動已是稀鬆平常,台中─台北可以每日通勤、屏東─台北也無不可,甚至不到二十四小時可以繞台灣一圈。我們常見到立法委員早上九點多在台北質詢,中午已在臉書看到他在地方跑攤。短時間、中長距離的移動在台灣已不是問題。

大家都熟悉的嚴長壽先生、朱平老師、蔣勳老師都屬於台東的移住人口,過著雙城生活。許多商場上的大老級企業家,週末在蘭陽平原都有另一個暫歇與休閒的家。前行政院長張善政在花蓮也有個二地居。

我在台東南迴部落看到許多退休的公教人員,每天早上結伴從屏東搭南迴鐵路來到金崙泡溫泉,三五好友相聚,吃個風味餐再回屏東與家人共進晚餐。

他們都比選舉返鄉投票、過年回家團聚的戶籍歸鳥,更有助於地方經濟的振興。

很多台灣人都去看過日本瀨戶內海的藝術季,台灣各縣市也爭相舉辦名稱類似,但內涵迥異的活動,有時不免有畫虎不成反類犬之譏。瀨戶內海藝術季之所以成功在於它創造了許多的關係人口,讓藝術家、設計家長期駐點,與當地人文地理連結,就地創作,帶進就業人口與在地消費,形成一個正循環的生態系。透過持續的關係人口的進駐,活絡地方的經濟與發展。反觀台灣的許多活動,像台灣燈會,多半是劃一塊空地,請設計家、藝術家從遙遠的地方將作品運輸過來參展,短暫的激情過後,空地還是空地,當初的整地費用還可能超過所帶來的效益。

數據資料科學時代,能提供解方嗎?隨著科技的進步,透過行動載具與大數據的蒐集,瞭解人的移動與消費行為已不是不可能。我們需要的是整體資訊的匯流產出做為政策治理與企業發展業務的推手。資料或數據是未來的新戰略資產,誰擁有最大量的數據、誰擁有最強的數據分析能力,誰就能夠掌握最大的商機與利基。數據不像石油有耗盡的一天,數據只會增加不會減少。會運用即時數據才能準確的因應與應變。

現在的世界已沒有時差,地球另一端發生的訊息,我們同步掌握。不管是行政院主計總處還在做的人口普查,或民政、警政體系查戶口所得的數據,顯然都與真正即時的事實脫節。地方創生要成功,必須勇敢面對結構性的問題,人口數字的指標當然不是唯一依據,應該依不同的需求,在軌道上建立不同的數據標準,以切合實際。至於數據的運用與傳輸,一定有人會提出個人資料的隱私保護與資安問題,在我看來用科技能力解決社會問題是唯一解方,台灣做得到的。

二、地方創生不是年輕人的枷鎖,創生更不是創業的代名詞

不錯,地方創生是要面對人口結構兩極化產生的困境,是要促進地方產業發展,把地方的活力與生命力重新找回來。但,地方創生不是為年輕人返鄉設計的政策,更不是為獲取年輕人選票的政治伎倆,這是我們生活在這片土地上所有人的責任,用宗教的說法,今天問題的造成是我們的共業,必須共同承擔。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