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價的音樂噴泉,應該播甚麼音樂?

天價的音樂噴泉,應該播甚麼音樂?
圖片由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應該播甚麼音樂」並非是以自己的審美偏好出發,如果我說應該播貝多芬,馬上就會有人跳出來問:「為何不播放莫札特?一首中國作曲家作品也沒有,是否不愛國?」我想帶出的是樂曲內容須符合周遭環境,才能令這音樂噴泉稍增內涵。

觀塘海濱長廊的音樂噴泉,啟用兩日就故障,急需維修,以一件藝術品的角度來告訴大家:生命精彩就可以,不需長命。

香港人生活匆忙,晚間有個去處暫時清空思緒,看海、聽樂,本是美事,但現場耳聞其播放的音樂後,不禁驚歎:如此選曲、鋪排、音響,豈不教人此時此夜難為情?

IMG_7577
圖片由作者提供
觀塘海濱長廊的音樂噴泉,耗資港幣五千萬。

之於一場音樂表演,選曲與鋪排攸關重要,這並不是說囊括世界名曲就能顯高尚品味,或劍走偏鋒地選些小品然後就能以一副「你估我唔到」的心態自居。

得先簡單說明一下這音樂噴泉的曲單,清一色管弦樂,乍看還好。開首是韓德爾(George Handel,1685——1759)《水上音樂》D大調第二組曲(Water Music Suite in F major, HMV 349)中的〈號笛舞曲〉,此曲遐邇聞名,香港觀眾不會陌生,前年香港小交響樂團就曾奏過,我躬逢其會。緊接的是柴可夫斯基(Pyotr Tchaikovsky, 1840——1893)〈花之圓舞曲〉(Valse des fleurs),選自芭蕾舞劇《胡桃夾子》(The Nutcracker),為香港管弦樂團每年聖誕合家歡音樂會必不可少的一首,然後音樂倏地平靜,乃是久石讓的《天空之城》,最後以希臘裔美籍作曲家雅尼("Yanni" Yiannis Chryssomallis)大氣磅礡的《聖托里尼》(Santorini)作結,也就是香港電台已停播的評論節目「五稜鏡」之開場曲。

這個看似四平八穩的曲單,實則將世界名曲東拼西湊,無甚鋪排。聆聽這類非流行樂表演——也就是純器樂——通常會有一個約定俗成的編排,一開始是作開場音樂的序曲,跟著是大樂隊作品,層層鋪張,方能令聽眾感受迭起。《水上音樂》明明有一首序曲,似乎更適合放在表演的開首。當然,這不是在音樂廳裏的演出,不按流程並無可不可,但問題是,這個在海邊的噴泉現在缺少的,是更多呼應周遭環境的音樂。

IMG_7582
圖片由作者提供
或許出於是方便施工的需要,四個在燈柱上的的擴音器都是同一方向(此為其一),音量充足,但聲效則不夠平衡及立體,面向及背靠噴泉,聽到的音色迥異。

音樂之美,並非單靠震撼聲效折服觀眾,也不能只扣着一個主題便借題發揮,而是在於令觀眾既享受眼前環境,耳邊傳來的樂聲也能切合,這通感的效果能營造「聲境」,妙不可言。同一首樂曲,盡管主題都是「水」,在星光大道海旁和大埔海濱公園,都有不同的效果;好比在船灣淡水湖,你不會期待聽到《鋼鐵洪流進行曲》。

我詰問「應該播甚麼音樂」並非是以自己的審美偏好出發,如果我說應該播貝多芬,馬上就會有人跳出來:「為何不播放莫札特?一首中國作曲家作品也沒有,是否不愛國?」我想帶出的是樂曲內容——或稱「樂思」——須符合周遭環境,才能令這音樂噴泉稍增內涵,營造聲境,不然它只是一座能發出聲音的機器。現在的《天空之城》、《聖托里尼》,雖是妙韻,卻頗格格不入。

這海濱長廊是休憩用地,遠離熙來攘往的觀塘市中心,面靠維多利亞港。音樂噴泉只有在晚間上演,曲終人散後,對著寂靜的夜景,我腦中卻浮起法國印象樂派大師德布西(Claude Debussy, 1862——1918)的管弦樂交響素描《大海》(La mer)第二樂章〈浪的遊戲〉(Jeux de vagues),尤其是作曲家親自改編的四手聯彈版本,那如浪花般零碎的音型及若隱若現的長樂句,如夢如幻。

噴泉旁嬉水的稚童,則宛若浪漫主義大師李斯特(Liszt Ferenc, 1811——1886)《艾斯特山莊的噴泉》(Les jeux d'eau à la Villa d'Este)或另一位印象樂派作曲家拉威爾(1875——1937)(Joseph-Maurice Ravel)《水之嬉戲》(Jeux d'eau)中的光景,更不用說鋼琴詩人舒曼(Robert Schumann,1810——1856)《童年即景》(Kinderszenen, Op. 15)第七曲〈夢幻曲〉(Traumerei)。隨便枚舉幾首,似乎都比〈花之圓舞曲〉及《天空之城》過之而無不及。這些小品,不但有著更呼應觀塘海濱長廊的樂思,還令表演曲目更為豐富——總不能每每是氣派恢宏的管弦樂。

一個城市的文化素養,並不是體現於斥巨資修建多少文娛設施,或自詡擁有幾多衣香鬢影的音樂廳,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也許想不到有些小節足以反映這個濱海小城的生活品味。一個音樂噴泉耗資五千萬到底是用得其所還是浪費公帑,見仁見智,反正它畢竟還是建起了。政府最近經常說「完善」甚麼甚麼,且看能否在將來「完善」一下音樂噴泉的曲目及音效,為市民帶來更曼妙的樂韻,也算是功德。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