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西方國家持續制裁之際,中國拋棄曖昧態度稱敏昂萊為「緬甸領導人」

當西方國家持續制裁之際,中國拋棄曖昧態度稱敏昂萊為「緬甸領導人」
圖為3月3日,在印度新德里的欽族難民試圖撕開中國國旗,以表達反對中國支持緬甸軍方的政變。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相比高舉價值外交的西方國家,中國已拋棄曖昧態度稱敏昂萊「緬甸領導人」。學者指出,儘管過去翁山蘇姬與中國關係比軍方更密切,但選邊站並非中國首要考量的,因為中國在緬甸的經濟利益與區域穩定更重要。

文:向凌

今年2月緬甸發生政變,西方民主國家先後對緬甸軍政府進行譴責並採取制裁措施,但至今未正式認同任何一方為緬甸的領導人。中國駐緬甸大使則在本月初與發動政變的軍方將領會面,稱其為「緬甸領導人」。

自緬甸發生政變至今已逾4個月,以美國為主的西方民主國家先後對緬甸軍政府提出譴責,並採取了各項制裁措施。儘管如此,美國至今沒有正式承認任何一方為緬甸的領導人。

政變之初,中國的態度曖昧,沒有明確表態。但是,6月5日,中國駐緬甸大使陳海卻與發動政變的軍方將領敏昂萊(Min Aung Hlaing)在奈比多舉行會晤。中國駐緬甸大使館的聲明更稱敏昂萊為「緬甸領導人」。在此之前,中國祇稱呼敏昂萊為「國家管理委員會主席」或是「國防軍總司令」。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緊接著在主持紀念中國—東協建立對話關係30週年的特別外長會時,特別針對緬甸局勢闡述了中國的立場,強調要避免單邊制裁和不當介入。這一系列的動作不禁令人思考,中國是否已經承認軍政府為緬甸的合法政權。

中國重利而非政治目的

澳大利亞駐緬甸大使、蒙納許大學教授考柏(Nicholas Coppel)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目前就斷定中國承認緬甸軍方是緬甸合法政府為時過早。他認為中國的舉措更多是出於經濟利益,因為它在緬甸的利益受到政變的不利影響,例如工廠被燒毀,經濟機會減少,反華情緒高漲等。此外,政變導致武裝部隊和少數民族武裝組織之間的衝突激增,也是希望邊境穩定的中國所不樂見的。

考柏說:「其實很難判斷中國究竟比較傾向軍政府還是民主政府,因為中國在緬甸的利益考慮並非政治性的。中國重視長達約2000公里的中緬邊境的穩定,也重視緬甸內部的穩定,因為中國的企業在緬甸有大量的經濟活動,投資與工廠運作。特別是中國在緬甸的一帶一路項目非常多,其中最大宗的中緬油氣管道從雲南一直通到若開邦皎漂,絕對是中國要保護的投資重點。所以中國與軍政府保持良好關係,其實是從根本的雙邊經濟利益考慮。」

翁山蘇姬與中國關係更密切

緬甸軍方今年2月初發動政變,逮捕了翁山蘇姬( Aung San Suu Kyi,港譯「昂山素姬」)及她所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NLD)的眾多議員。

與軍政府相比,翁山蘇姬領導的民主政府與中國的關係更加密切。中國在緬甸的最大的一帶一路項目為「中緬經濟走廊」,將緬甸的皎漂港與雲南省相連,這個在翁山蘇姬主導的政府時提出的項目一旦完成,中國西南省份的貿易可以不必通過馬六甲海峽而直通印度洋,從而大幅提升中國在印度洋的戰略優勢。 2020年初,習近平訪問緬甸,簽署了33項協議,宣布要加速中緬經濟走廊的建設。

緬甸軍方對於中國的一帶一路項目不如民主政府那麼熱衷。數年前,中國投資的另一個大型計劃密松(Myitsone)水力發電廠工程在軍政府主政時提出,但因種種爭議與反對聲浪,政府宣布停建,一部分原因是軍方不想過度依賴中國,中國要求賠償至今未果。

除此之外,緬甸軍方與邊境少數民族武裝組織的交戰始終未斷,軍方懷疑這些組織的武器是由中國提供的,而緬甸軍方又向俄羅斯採購武器,因此中國與緬甸軍方的關係不如它與民主政府的穩固。

RTS2YU5O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2020年1月18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到訪緬甸首都奈比多,由國務資政翁山蘇姬接待。

中緬修好由來已久

台灣淡江大學教授,東南亞與南亞協會理事長林若雩則認為,其實中國希望對民選與軍方政府都保持良好關係,目前與軍政府的頻繁互動是出於過往的關係與利益考慮。

她對美國之音說:「去年元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曾經訪問緬甸,與緬甸高階國務資政翁山蘇姬互動相當良好。而大概自1962年奈溫將軍(Ne Wen)掌權以來,中國和緬甸軍方關係就很良好。另一個原因,中國與緬甸維持良好情誼,也合乎中國的國家利益,而東協方面也沒有跟反軍方的影子政府有太多接觸。所以,中國已經表示緬甸領導人的地位相當穩定。」

王毅在1月訪問緬甸時,就分別與翁山蘇姬和敏昂萊會面。

繼續制裁無法解決內政問題

直到目前,加拿大、美國、歐盟、英國等陸續發佈各項制裁措施,包括凍結緬甸軍方或相關聯之個人或實體在該國資產;停止核發前述人士入境及旅遊簽證;禁止國內個人、企業與實體直接或間接提供可用資金給前述人士及進行商務往來。

美國財政部在4月又對軍政府下重手,將兩家緬甸木材與珠寶國有企業納入貿易黑名單。阻斷軍政府的金流。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 表示,美國將繼續瞄準緬甸軍政府的資金渠道,更將繼續支持緬甸人民拒絕政變,呼籲緬甸軍政府停止暴力,釋放所有被不公正拘留的人,恢復緬甸的民主道路。緬甸駐聯合國大使覺莫敦(Kyaw Moe Tun)更在5月初呼籲美國再加重對軍政府制裁,目標鎖定國有石油、天然氣公司及銀行。

自今年二月初緬甸爆發軍事政變後,緬甸駐聯合國大使覺莫敦隨即宣布與軍人政權切割,同時要求國際社會立即終結政變。

考柏認為,這些制裁固然必要,卻無助於改變緬甸內政。他說:「軍政府在緬甸主政早已行之有年,即使許多國家曾經施以制裁,但因為制裁併非全球性,而緬甸本身獨立性太高,所以軍政府把持權力的情形一直沒有改變。因此許多人提議持續加強制裁施壓,使軍政府下台,現實上是不可能發生的,反而有可能傷害到緬甸人民。針對軍方特定人士的制裁則可以避免傷及緬甸國民,表達民主國家對於民主體制的明確支持,對於在緬甸國內持續抗爭的人民會起到鼓勵效用。但以緬甸的狀況,這些制裁還是會流於象徵性,無法帶來內部的改變。」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