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美人》:「追求靚係女人一生事業」?ViuTV爲何至今捧不紅女明星

《造美人》:「追求靚係女人一生事業」?ViuTV爲何至今捧不紅女明星
Photo Credit: ViuTV《造美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Viu TV的女孩子出不了頭,是因爲Viu TV在捧女孩子形象的時候,捧的是可愛的尤物,而不是像他們捧男孩子一樣,捧一個個活生生的人。

文:孫小椒

其實關於形象改造、甚至整容的節目早有不少,ViuTV的綜藝《造美人》並不是什麼驚天創新:早在2003年,美國的電視台就有由5名同性戀男子爲異性戀男子由髮型、服裝造型、家居等各方面改造的《粉雄救兵》(Queer Eye for the Straight Guy),並在2018年於Netflix播出新版;韓國自2013年開播的整容綜藝《Let美人》,會選擇因容貌缺陷而自小遭遇歧視的男男女女,通過改造外貌,改帶給他們自信。

螢幕快照_2021-06-15_下午1_24_01
Photo Credit: ViuTV《造美人》

「追求靚係女人一生嘅事業」

但《造美人》還是引來了觀衆在性別意識問題上的很多批評。問題不在於提倡整容,事實上對於社會上目前對整容的污名和妖魔化來說,我想有一個節目來挑戰一下這種想法可能也不是壞事,《Let美人》同樣也提倡這種身體自主處置的權利。我想問題的關鍵還是價值觀:這是一檔開宗明義要鼓勵、鞭策女人追求外型美麗的節目。

第一集開播五分鐘不到,女性主持人一字一頓的那句「我相信追求靚係女人一生嘅事業」爲節目定下基調,兩個女性主持大談女人每天花多少時間在「扮靚」上面也不爲過;節目內容是選擇12個不同外型資質的女性,把她們丟進訓練營「造美人」,不但要幫助她們變美貌,而且要她們最後比拼美貌,分一個成王敗寇,節目挑選過程中,不僅找了一批「毒舌觀衆」對選手身體各個部位品頭論足,主持人和嘉賓也充斥著諸如「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你認爲她在美貌這件事上夠不夠努力」、「是不是太hea(頹廢)」,這樣的對話。女性追求美麗在這個節目上變成了一種應然正義,作爲女性應當爲了美麗努力,如果不夠「努力」也行,那麼被評論爲醜女人、被body shame(身體羞辱)也是應該的。

螢幕快照_2021-06-15_下午3_56_54
Photo Credit: ViuTV《造美人》

選美的進步

人當然可以追求美麗,通過提升外型而讓自己感到舒適、自信也是一件毫無問題的事,問題在於在公共平台上提倡女性必須追求美麗,不追求美麗者就可以合理地被批評身體。首先限定要求某一種性別讓其符合一個想像這種觀點就已經非常落後——就連曾經專門針對異性戀男性的《粉雄救兵》,在15年後重開的版本中也去除了這一性別限定,改名爲《Queer Eye》,改造者也包括女性和男同性戀等。正如我一位朋友所說,節目如果要顯得稍微意識進步一點,最偷懶的方法大可同時加入一些男性選手,已經可以規避節目中很多的性別意識問題。

但沒有——主持人開宗明義的「追求靚係女人一生嘅事業」已經決定了主題,而與大改造同時進行的,是這12名女性的選美比賽。選美比賽這一自上世紀20年代由西方發起的競賽自身早已被認爲是性別歧視的代名詞,80年代西方女權運動時曾有不少討論,在此不再贅述。倒是自2018年,美國小姐組委會宣佈改革,不再以相貌、身材等外型條件爲基準。泳裝、晚裝展示環節全部取消,改爲自選服飾展示環節。去年的美國小姐冠軍是一名理工在讀博士,才藝展示環節是穿大白掛在做實驗展示過氧化氫的催化分解,而評委之一正是新版《粉雄救兵》的改造顧問。哪怕經歷了這些改革,大衆並沒有停止對選美比賽性別意識的拷問,喜劇新聞節目《上週今夜秀》就慘無人道地批評了美國小姐比賽某些虛僞的改變。而香港的《造美人》選美,還停留在泳裝展示、嘉賓批評受訪者作爲女人儀態的階段,仿似後宮老宮女訓練秀女,可是,大清已經亡了呀。

AP_19354127791970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2020年「美國小姐」Camille Schrier在才藝環節中表演化學實驗。

girls help girls

節目另一個趨勢是喜歡強調選手之間的雌性競爭和敵意,製造矛盾。而這其實是全球競賽類綜藝節目的通病:競爭與努力當然是並存的,但一旦涉及男選手的比賽情節,必然更強調熱血、團結、共同努力、團魂,讓人滿心感動;而一旦碰到女選手,當然是要鼓勵她們勾心鬥角、互扯頭髮,好像女性就天生被社會鼓勵因爲容貌和男性而互相競爭。節目加重受歡迎度帶來的階層感,把選手分爲「公主組」和「平民組」,平民要爲公主端茶倒水,拍攝時8個人擠在電梯間大小的無冷氣房間中,椅子都沒有,只能坐在地上。而平民和公主之間有時就身份開的玩笑,則被節目組大肆剪輯強調,想讓觀衆留意其中的暗湧。

可惜ViuTV可能意識不到,這種編排早就不是國際電視節目的選擇,而被進步價值影響的年輕觀衆,更願意在節目中看到女性互助、女性力量的展示等。節目組的撥火截至第三集還是沒有效果,選手之間的關係還是不錯(我知道總有一天它會得償所願的),事實上我覺得頭三集最好看的部分,不是節目設計的矛盾,而是兩個選手在後台,其中一個在臺上訴說自己的容貌焦慮之後,另一個選手在後台安慰她,袒露自己很明白這種感覺,因爲也曾經歷過一段模特兒生涯處處碰壁、找不到工作,而產生外貌自卑的痛苦狀態,二人相擁而泣。那個畫面如此動人,是兩人在分享了外貌焦慮對於女性的共同困擾之後,自然產生的一種很溫暖的girls help girls的力量。但以ViuTV綜藝處理女性議題的風格,未來還會給這種力量多少空間和鏡頭,確實很難想像。

螢幕快照_2021-06-15_下午5_58_30_3
Photo Credit: ViuTV《造美人》

進步與保守的奇怪縫合

當然,性別價值進步是一本混亂的帳:在這個時代,很多與女性相關的事物,你又不可否認它們在頑固同時又有進步的部分,是一種進步與保守的奇怪縫合,而這種情況大多出現在商業化大衆流行作品中。例如迪士尼女主角轉型運動,某些迪士尼公主儘管在影片中處處體現對個人價值的人生追求,最後卻依然以婚姻爲大團圓結局;例如同樣曾是熱播綜藝的中國節目《乘風破浪的姐姐》,節目宣傳的主題緊扣girl power,大談30歲以上的女人也可以有自己的一片天空,最終卻還是落到30歲以上還是要漂亮的註腳上。

ViuTV以其節目年輕大膽,挑戰權威的定位,不可否認在這個選美節目和之前的選美節目上也出現了一些打破主流傳統性別思維定勢的內容:例如此前提到的爲整容污名的正名,例如不限制或特別強調選手的年齡,例如選用已經做了媽媽的選手,並且給她平台讓她陳述自己哪怕成爲母親之後也有自己的追求和生活,嘗試打破性別角色印象。通常在市場化的過程中,這種面向大衆流行的作品會去迎合社會進步的思潮,亦會直覺式地去嘗試呼應這種進步價值,但最終價值觀還是落入巢臼,以至於變成詭異四不像的原因,是主創團隊事實上亦並非真心認識、認同這些性別價值。

螢幕快照_2021-06-15_下午6_26_35
Photo Credit: ViuTV《造美人》

ViuTV的女星

ViuTV成軍5年,在娛樂文化市場打下的根基可能已經遠超很多人當年預期。Mirror、Error粉絲無數,經常做客ViuTV的友好歌手深受年輕人歡迎,節目也跳出框架、符合年輕人口味,令人耳目一新。但此前與友討論,忽得一句,如雷貫耳,朋友說:ViuTV捧不紅女性明星。想來確實,你不要偷步算上本身出身幕後、已經在權力階層的大家長「花姐」,那麼無論有了女性選手和最後女性贏家《造星3》,還是其他節目,無數面目模糊的美麗、可愛、有才華的女性,卻說不出一個哪怕有Mirror、Error三分之二曝光度的女星,連《美女郊遊遊》,捧起的也是男性幕後團隊「Mike導」等人。又聽聞一個說法,因爲女性的妝髮成本和時間比男性多,這也是寧願不培養女性明星的原因之一。哀哉哪怕一個性別凝視如此嚴重的產業中,資本的選擇依然是厭女的。

如果以ViuTV綜藝中展示的所有女性形象集合,做一個畫像,大概會得到這樣一個女性:年輕、好看,以追求外貌美麗爲最高目標,在綜藝中嘻嘻哈哈作爲點綴,可能因爲不擅家務被作爲不「賢良淑德」的港女嬌氣做派,在節目中被揶揄取笑。ViuTV的女孩子出不了頭,是因爲ViuTV在捧女孩子形象的時候,捧的是可愛的尤物,而不是像他們捧男孩子一樣,捧一個個活生生的人。

螢幕快照_2021-06-15_下午1_42_21_1
Photo Credit: ViuTV《造美人》

凝視和物化的極致

所以哪怕一個個ViuTV的綜藝出現了多少女性,她們也大多是過眼雲煙的消耗品而已。《造美人》也一樣,節目製造了外貌焦慮、雌性競爭的喧囂,節目結束一個月後,觀衆會記住誰呢?但無論如何節目已經在錄製,事實上經過頭兩期的噱頭喧囂之後,節目開始被大量保養和整容資訊充斥,也略趨平淡。

而在最近的某一集中,這種凝視和物化更到極致:節目組甚至要求選手泳裝到沙灘打排球,比賽接球,但比的不是接球技術,而是姿勢美不美,以及重點是,這個姿勢裡面的胸顯得美不美。然後找了兩個男嘉賓,一個還是排球教練,在旁點評自己喜歡什麼樣的胸,聊那些女生的胸部動態時什麼形狀才好看,這編排令人目瞪口呆,這就是一個自認年輕、顛覆傳統的電視台在節目逐漸失去關注度之後想出來的吸睛大法。

螢幕快照_2021-06-15_下午3_45_28
Photo Credit: ViuTV《造美人》

追求XX是女人的一生事業

我曾希望在之後節目的剪輯中,可以少一些容貌焦慮和羞辱,多一些幫助建立自信的勵志(無論對方是不是大衆意義上的美),少一些雌性競爭,多一些女女互助,這樣或者可能能夠讓那些女孩子留下一個活人的模樣,但目前看來,節目組完全沒有這樣的意欲。

第一次聽到那句「追求靚係女人一生嘅事業」時,我與友人開玩笑,什麼時候聽到公共平台宣傳「追求靚仔係男人一生嘅事業」時,家祭勿忘告乃翁。當然我希望追求靚可以是任何個人自主選擇的一生事業,但不要是任何特定性別的一生事業。我也希望「追求知識係女人一生嘅事業」、「追求夢想係女人一生嘅事業」、「追求自由係女人一生嘅事業」、「追求民主係女人一生嘅事業」,因爲追求對於一個剝離了性別的人來說是多樣化的,那麼它對於女人也應當如此。

推薦閱讀: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Alex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