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讀王維:詩中有畫,畫中有詩,三分之一的盛唐詩

破讀王維:詩中有畫,畫中有詩,三分之一的盛唐詩
圖片來源:視覺素養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或許讀得懂李杜,知道王維的名字,但看不見他,唯一印象是老師唸唸有詞的「詩中有畫,畫中有詩」——這是我們和王維擦身而過的一刻,遺失了盛唐的三分之一。

文:戈登探長(德尼思化創辦人,希望讓文藝更加貼地)

詩仙李白、詩聖杜甫、詩佛王維,要在盛唐詩歌留名,總要有一個「朵」。外號不單是代表這個人有名,作品出色,更要有其承先啟後的開創性,像李白,別人怎樣學都學不來;如杜甫,下開詩史典範,後世詩人爭相仿效。清初王漁洋,文化界「揸fit人」推崇王維,評其絕句「字字入禪」,是為「詩佛」。

山水詩有兩顆巨星,謝靈運奢遊山水,玄理佐以景色;陶淵明田園歸去,悠然見過南山。王維的山水詩,卻在傳統之外,另開別徑,沒有第二個人像他,正如沒有第二個佛陀。

我們的教科書都有王維,「人閒桂花落,夜靜春山空。月出驚山鳥,時鳴春澗中」。如若老師照本宣科,應該撐不到五分鐘,就此翻過。沒有什麼「修辭」,沒有什麼「深字」,似乎沒什麼值得教授,也不知如何講解。學生似懂非懂,感覺到隱約有美,卻說不清楚。

此後,我們或許讀得懂李杜,知道王維的名字,但看不見他,唯一印象是老師唸唸有詞的「詩中有畫,畫中有詩」。

這是我們和王維擦身而過的一刻,遺失了盛唐的三分之一。

1_RO6iDLtO2JrHdaXCB36t9Q
圖片來源:視覺素養網
王維,《長江積雪圖》(局部)

安史之亂,成就詩佛

王維,字摩詰。王維母親,信奉佛教,熟讀《維摩詰經》,「維摩詰」三字,彷彿命定了他親近佛老的性情。

其實王維沒我們想像中那麼「佛」,就像前人陶淵明,多數的大文豪一樣,終極理想是出仕當官,為家國百姓出力。而搵工都必先要有一份好CV,熟悉文學乃基本技能。

王維早年順風順水,官至吏部郎中,無甚挫敗,寫詩多是邊塞、游俠等題材,頗見儒家用世之心。唐玄宗時,皇帝寵愛楊貴妃,不事朝政,任用小人,令王維深為不滿。其後安史之亂,安祿山霸佔長安,王維被迫偽署官職,消極抵抗,隱居輞川的別墅。安祿山兵敗,王維因投降一事流放,幸以詩文得到赦免。

事已至此,王維磨走了儒者的心,即使畢生未離官場,甚至官位頗高,已經看淡一切。中晚年長居輞川,轉向佛老之思:

《舊唐書》
維弟兄俱奉佛,居常蔬食,不茹葷血,晚年長齋,不衣文綵。得宋之問藍田別墅在輞口,輞水周於舍下,別漲竹洲花塢,與道友裴迪浮舟往來, 彈琴賦詩,嘯詠終日,嘗聚其田園所為詩,號為《輞川集》。

晚年自編《輞川集》,二十首五言絕句,每句五字,四句加起來,不過二十個字而已。我們能夠用二十個字說些什麼?跟父母說,今天不回家吃飯了,或許還足夠。但要和女朋友討論,到底今晚要食什麼菜,已經是mission impossible。

單憑二十個字,王維登上了盛唐詩的高峰,時人讚許,「天下文宗」。

1_eEUX6lANt35YWxXlZ8nhkQ
圖片來源:視覺素養網
王維,《長江積雪圖》(局部)

宿世謬詞客,前身應畫師

《新唐書》
維工草隸,善畫,名盛於開元、天寶間,豪英貴人虛左以迎,甯、薛諸王待若師友。畫思入神,至山水準遠,雲勢石色,繪工以為天機所到,學者不及也。客有以《按樂圖》示者,無題識,維徐曰:「此《霓裳》第三疊最初拍也。」客未然,引工按曲,乃信。

盛唐詩人,唯王維詩、書、畫、樂俱精。後世多才如蘇東坡者,妙眼看出王維詩、畫的相似,幾句評語,成為王維的註冊商標:

〈書摩詰藍田煙雨圖〉 蘇東坡
味摩詰之詩,詩中有畫。觀摩詰之畫,畫中有詩。詩曰:「藍谿白石出,玉川紅葉稀。山路元無雨,空翠濕人衣。」此摩詰之詩,或日非也。好事者以補摩詰之遺。

中國古典文學批評,最有趣是詩話、詞話、書話等。今人譏諷「印象批評」,看似有理,不知所云。這是以西方文論觀之,有系統有理論有定義,才是好的論述,但中國文人,其時沒有所謂的「學術論文」,不必靠此搵食,原典再三浸淫,不必長篇大論,一針見血,其靈性和機鋒,比起許多萬言書精彩。

東坡拈出「詩中有畫」、「畫中有詩」,須知中國士人的山水畫,像東坡主張的理念,不講究畫匠的形似,嫌其庸俗,神似才是關鍵,必須把握事物的內在精神,下筆時自可氣韻生動。晚明董其昌,即視王維為南宗文人畫的始祖。

「詩中有畫」、「畫中有詩」,並非詩即畫,畫即詩,文字與繪畫的物質媒介本已不同,唯其藝術精神、技法可以互相借鏡、貫通。王維精通詩、畫,兩者在藝術心靈共生,像其詩所自白:「宿世謬詞客,前身應畫師。」

《紅樓夢》
香菱笑道:「我看他〈塞上〉一首,內一聯云:『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想來煙如何直?日自然是圓的。這『直』字似無理,『圓』字似太俗。闔上書一想,倒像是見了這景的。若說再找兩個字換這兩個,竟再找不出兩個字來。」

論者以為,詩中有畫,從王維擅用動靜、線條、位置對比,構成一幅如在目前的畫面。大漠的近,長河的遠;孤煙的直,落日的圓;大漠、長河都是靜景,煙的飄升,和日的落下,皆為動態。

王維寫景都是畫家的眼,但並不是形似,詩句之短,勾勒出最顯眼的神態。詩中之畫,千變萬化,每個人心中,都有屬於自己的「孤煙落日」邊塞圖,你的〈塞上〉畫作,必定和別人不同。

1_pnywe2aeQYLbSYU8FBHDxw
圖片來源:視覺素養網
王維,《輞川圖》。別墅原是宋之問的居處,後來王維歷經此地,將它買下,這裡也是王維晚年隱居的地方。

佛老入詩,山水無我

終南別業
中歲頗好道,晚家南山陲。興來每獨往,勝事空自知。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偶然值林叟,談笑無還期。

王維先經喪母、喪妻,再至安史之亂的偽署,曾經以為是理想的堅持,現實碾壓過去。人生挫敗,現實苦困,王維沒有因此一蹶不振,從佛老之中,學懂生命be water之道。

〈終南別業〉寫於偽署復職之後,王維自言中年好道,此中指佛家、道家思想,半隱居在輞川別墅。

這首詩,其實乃王維人生境遇的濃縮,糅合哲理,化成一則人生寓言。詩人到了這個生命階段,喜歡「獨往」,不須依靠外物,隨興而來,敗興而去。這種獨往的美好,唯有自己才能全盤感受,不必打卡影相,快樂自足。

人有自然命限,生老病死;有文化命限,古代士人力求功名,付出一生代價,全因束縛在「士志於道」,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道路;現代人讀書工作買樓結婚生兒育女,都是文化價值賦予的方向,我們身陷其中,難以反抗。因此,我們都被局限於「要有上進心」之路,彷彿是命定的必然。

王維經歷大挫敗,必然的魔咒也隨之鬆綁。為什麼要依從世界告訴我們的方向?漫漫長路,各有各的行程,走在人煙稀少之境,隨興自走,不必害怕「成功」、「失敗」。

行到水窮處,看似無路可走,人生一大悲境也。但一定要行走嗎?不如坐下躺平,遠眺雲霧,一樣輕鬆自在。放低我執,種種預設的主觀判斷,都阻礙我們快樂地活在當下。

王維是詩人、讀書人、官員,但他知道,這些身分都不過是標籤,價值判斷的上流。偶遇林中村夫,對方又何嘗有因身分而不快?生命感遇,破除成心,返樸歸真。脫離主觀的苦惱,這是佛老思想的精神。

1_zIkBKZKK4aFk1ES-gYTOmA
圖片來源:視覺素養網
王維,《長江積雪圖》(局部)

真空妙有,如如呈現

辛夷塢
木末芙蓉花,山中發紅萼。澗戶寂無人,紛紛開且落。


猜你喜歡


從俄烏戰爭居安思危!智慧國家如何鞏固數位基礎建設提升韌性?

從俄烏戰爭居安思危!智慧國家如何鞏固數位基礎建設提升韌性?
Photo Credit:Shutter Stock/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數個月過去,俄烏戰爭仍在持續中,期間也讓我們看到了許多現代戰爭的科技應用,烏克蘭又是如何透過這些新科技的應用,使俄羅斯久攻不下?又有什麼值得我們借鏡之處?

文學經典名著《雙城記》以法國大革命爲背景,開頭寫道:「那是最好的時代,那是最壞的時代;那是智慧的時代,那是愚蠢的時代…」歷史總是一再重演,當前的烏克蘭,感受一定更深。

當全世界盡可能避免第三次世界大戰開打,烏克蘭史上最年輕的數位轉型部長費多羅夫(Mykhailo Fedorov)稱此役稱為「第一次世界網路大戰」World Cyberwar I。俄烏戰爭,從跨國IT駭客攻擊、區塊鏈促成加密貨幣捐款、到上千顆星鏈衛星系統(Starlink)突破戰地邊境,解救烏克蘭斷網危機。

俄羅斯和烏克蘭的軍力差距不小,烏克蘭如何善用新型數位科技,讓俄羅斯久攻不下?

俄烏戰爭新科技精銳盡出,其實烏克蘭花了兩年強健數位韌性

不同過往戰事,俄烏戰爭不再以槍枝火炮為唯一武器,數位科技可拿來防禦,更能反守為攻。有文章描述烏克蘭的背水一戰:「以網路為戰場,推特為大砲,全球駭客為軍隊,加密貨幣和NFT籌軍餉……企圖封殺俄國的網路、經濟、資金鏈。」

面對開戰,烏克蘭號召盟友取代單打獨鬥。

他們在網路徵召30萬跨國「IT軍團」以Telegram為基地,分享俄羅斯的伺服器位置,進行一波又一波阻斷服務攻擊(DDoS)。他們也向科技巨頭求援,用Starlink低軌衛星打造戰時緊急網路通訊基礎設施,甚至說服Google地圖停止顯示要道資訊,搜尋服務加入SOS警報功能。

shutterstock_2057385641
Photo Credit:Shutter Stock/ TPG Images

另外,烏克蘭還運用加密貨幣當成人民逃亡的「救命金」,募集1億美金虛擬貨幣捐款,甚至發行「元歷史:戰爭博物館」Meta History: Museum of War主題的NFT,兼得籌款用途並借助NFT不可竄改特性,紀錄戰爭真相向數位社群散播。

烏克蘭在戰爭爆發時,看似立刻做足準備,事實上,他們過去花了兩年半時間,強健國內的數位基礎建設。

烏克蘭在戰事之前喊出2024年「手機政府」轉型目標,把各類政府服務「Uber化」。原本用來取得數位護照、登記車輛牌照的政府APP,在戰時馬上轉變用來申請急難救助資金、身份證明文件、登錄財產損失等多項緊急功能。

以烏克蘭為對象居安思危,台灣其實也在強化數位建設提升韌性

俄烏戰爭爆發後,國際把焦點望向台灣,Wall Street Journal點出台灣網路的脆弱性,因95%網路流量數據仰賴海底電纜接收、發送。這份報導指出,美國模擬中國侵台會優先攻擊周邊海底電纜,一旦戰事發生,極有可能有一小時的訊息真空期,讓台灣與盟軍通訊失聯。

shutterstock_1395760895
Photo Credit:Shutter Stock/ TPG Images

事實上,台灣近年非常重視網路基礎建設的重要性,像是行政院智慧國家推動小組提出智慧國家方案(2021~2025年),項下規劃數位基盤建設,為邁向智慧國家奠定基礎。

以衛星系統為例,數位基盤計畫就針對低軌衛星及地面設備投入驗證,建立低軌通訊衛星產業鏈。目前台灣積極投入自主研發關鍵技術與元件,籌組兩組低軌衛星旗艦團隊,放眼目標2026年前發射2枚通訊實驗衛星。

確實,目前已經有10家台灣業者組成「低軌衛星國家隊」,先後打進SpaceX、OneWeb及Kymeta國際供應鏈,有望一年賺進9,000億元商機。當低軌道衛星部署完備,擁有自主的衛星避免對外通訊失聯問題,等於一面強化軍事防禦;另一方面加速發展太空機會財。

除了空中衛星,台灣對海底纜線建設也持續加碼。

數位基盤建設針對亞太海纜及5G雲端聯網中心,完善在地光纖通道、強化安全防護,讓台灣成為國際資通中心樞紐。過去就有媒體點出,中美貿易戰之後,國際企業加碼把海底電纜連到台灣,將此視為新一代「護國圍牆」。

像是受到美國政府支持的Google,預計2024年啟用全新海底電纜APRICOT,這條總長約12,000公里的傳輸科技,將連通台灣、日本、關島、菲律賓、印尼多國,中華電信也有參與其中。未來幾年,預計有其他海纜通向台灣,其中一條是東南亞日本二號(SJC2),採用雙點登陸方式,也就是如果海纜被斷線,還能以陸纜方式備援,有效降低單一海纜站的事故風險。

資訊攻防成未來戰事重中之重,國家網路資安防護迫在眉睫

現代戰爭除了攻擊基礎建設,還會以細膩的AI科技進行攻防,對人民進行認知作戰。俄烏戰爭就曾以「Deepfake」仿臉AI技術,假冒烏克蘭總統宣布投降,迫使烏國政府急於闢謠。過去台灣就曾有影片示範如何快速「假冒」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三兩下功夫就能散播假訊息。

資訊烏賊戰,台灣與烏克蘭的處境,如出一轍。

調查指出,台灣連續9年奪得假訊息攻擊冠軍;至於烏克蘭,則是8年來頻繁受到俄羅斯的網路攻擊。身為假訊息最大受害國,台灣如何加以反擊?

民間成立的非營利組織「台灣事實查核中心」主動蒐集與公共事務有關的可能假訊息,啟動訊息事實查核,也加入國際事實查核聯盟(International Fact-Checking Network, IFCN)依循全球共同原則執行查核工作,甚至因應台灣人口超過9成有使用LINE通訊軟體,特別讓民眾能透過LINE訊息查證官方帳號,闢謠各種假訊息。

面對防不勝防的假訊息,被動防守不如主動攻擊!國內法人單位借助文字及影音圖形AI分析技術,針對社群帳號的行為進行鑑識、溯源,分析背後不實訊息的傳播策略。甚至進一步聯手政府部門、非政府組織,繪製「不實資訊生態傳播暨鑑識生態圖」打造不實訊息反擊體系。

從無國界組織的觀察來看,台灣新聞自由毋庸置疑,但仍有利益衝突、假新聞等問題;無國界組織認為台灣政府把脆弱的媒體生態視作國防威脅,「尤其台灣民眾對媒體信心是民主國家最低,導致民眾寧願相信假消息,也不願向專業媒體查核」。如果這情形沒有改善而遇到戰爭時,我們的新聞媒體與閱聽大眾反而是最沒有「韌性」的一環。

因為疫情關係,「超前部署」成為國人耳熟能詳詞彙,面對敵人也應該像打擊病毒一樣,平時就要鍛鍊防禦體系,尤其針對網路基礎建設,更須提前做足準備。

從俄烏戰爭鑑往知來,烏克蘭能抵擋攻擊長達三個多月,關鍵之一,就是未被摧毀的網路,對內持續通報撤退資訊;對外把第一手戰事消息帶向全世界。換言之,台灣更該從俄烏戰爭學習經驗,根據官方施政,台灣未來五年會投入最大心力,將自身蛻變成為智慧國家,綱領之一即是發展「數位基盤」網路體系,從基礎建設到資訊安全,不僅要反脆弱更要強韌性。

了解更多智慧國家方案
看更多智慧國家相關報導

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