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4500位宅配人員大罷工,疫情下的「過勞死」悲劇誰人知?

韓國4500位宅配人員大罷工,疫情下的「過勞死」悲劇誰人知?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韓國近日發生宅配人員抗議事件乃至罷工事件。罷工的人士,並非是外送食物的約聘制或送幾單賺幾單的(食物)配送人員,而是身為正職的宅配人員——大家能想像日常生活中,所有宅配工作停擺的日子嗎?

肆虐全球的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擴散,不論是先前的英國變種病毒,抑或近日傳出來的印度變種株,皆在世界各國釀成一定程度災情,諸如五月以來的台灣本土案例大爆發,就為明顯一例。同時,疫情也深深嚴峻考驗士農工商各行各業經濟復甦能力。

但不論是哪一個國家,面對COVID-19疫情來襲之際,政府或多或少都曾採取「類封城」手段圍堵,要求民眾盡量避免外出,免得造成疫情擴張。而此時人們宅在家,除了居家多陪陪家人、閱讀、追劇,或遠距工作上課外,少不了的就是透過電話外叫食物,抑或網購來度過防疫警戒階段。

我們在此嚴峻疫情下,的確得感謝這些外送人員或宅配人員,感謝他們冒著高風險染疫機率,在外奔波送貨,讓我們宅在家裡衣食無缺,促進防堵疫情之政策。

然而,就在鄰國韓國,近日卻發生宅配人員抗議事件乃至罷工事件。罷工的人士,並非是外送食物的約聘制或送幾單賺幾單的(食物)配送人員,而是身為正職的宅配人員——大家能想像日常生活中,所有宅配工作停擺的日子嗎?

其實早在去(2020)年,韓國知名電商、同時也已經在美股掛牌上市的「韓國亞馬遜」Coupang,於五月下旬驚傳出公司內群聚感染,且感染人數不少,後經檢調,染疫人員逼近百例。電商宅配行業若出現疫情,事關重大,因為每台車所宅配的物品,皆可能沾染上病毒,抑或不知道自身已經感染的宅配員,為了配送貨品,每時每日的出車,皆有可能把病毒擴散到全國。

但不幸中的大幸,當時韓國政府處理有方,急速地把此公司內的群聚感染控制下來,避免了一次更大的病毒傳播鏈擴散。而此前車之鑒,真值得我們台灣好好反思,因為目前台灣境內,發生數間半導體或IC封測公司,發生「移工群聚染疫」現況,公司於疫情初期未做好分流分工處置,導致一定程度的疫情損傷

然而,我們再把目光集中在勤勞工作的宅配人員身上,如同前述,「類封城」的情況下,宅經濟的確是受益的行業之一。根據統計數據,於疫情發生前,韓國每人每日平均收到1.3個配送包裹,而當疫情爆發後,「無接觸」宅配業的業績激增,2020年的宅配量比起2019年多了三倍,配送總數來到36億包裹

另一方面,略懂韓國當地風俗的朋友都知道,韓國人宅配除了要求「八里八里(빨리빨리)」的高速效率配送速度外,消費者喜愛網購的物品,還有頗具「重量」的食用礦泉水、衛生紙等,這些都是考驗著宅配人員的體力與腰力,更別提每到了佳節(諸如中秋、過年),當地人們喜歡配送的是沈重的罐頭禮盒、日常(沐浴)用品,或當季應節的昂貴水果、新鮮肉品等,讓宅配人員忙累翻天。

故宅配行業在疫情發展之下,業績成倍數成長,但也累死了不少人,據當地韓媒《INSIDER》,引述「全國宅配勞動組織(工會)」(전국택배노동조합,底下簡稱「全宅會」)說法,言及疫情發展迄今,已有高達17名宅配人員疑似「過勞死」,失去他們寶貴的生命。

RTX8BI2N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而此職場悲劇與壓力,終於在近日於當地爆發——韓國全宅會宣布,從6月9日起展開無限期罷工(무기한파업),甚至於本文截稿(6月14日)時間為止,韓國當地已經有高達4500位宅配員工,宣布不願意繼續冒險上工,加入罷工行業。

而大家好奇的問題,想必是為何這些宅配人員要罷工呢?明明有錢可以賺,而且還是數十年年來的旺景,怎麼會釀成現今全國大罷工呢?就我自身觀察,此罷工抗議事件其來有因——早在去年中秋節宅配旺季,當地就曾發生將近4200多位宅配人員「短暫」罷工情景,但當時大家共體時艱,罷工事件雲淡風輕結束。

然而今(2021)年疫情仍未完全消除,其從業人員也曾試圖跟自身服務的宅配公司(包含當地知名的CJ大韓通運、樂天宅配、韓進宅配等)與政府有關單位,進行兩次所謂的「社會性協議(사회적합의)」協商,希望簽署有法律強制效力的勞資協議,且承認全宅會的合法地位,進而保障宅配員工的職場環境、工時,與增加人力,好消化疫情中飆升的宅配貨品數量。

他們要求只有一點,總歸到底,就是希望不要再有「過勞死」的員工現況出現。

究其目前罷工已成事實之主因,還是跟底層宅配人員惡劣的工作環境有相關,特別是在險峻的疫情下,眾多宅配公司高層,的確是訂單收不完。

然而,底層宅配人員若沒有在良好的防疫保護之下,貿然出車,損己害人,同時宅配人員為了配合高效率的配送指令,除了事先於公司出車前,得做好分流上工、挑選物品、消毒物品、安排宅配路線、裝貨上車等繁雜作業(甚至傳出宅配人員還得無償挑揀貨物業務消息)外,這些勤勞宅配員,來到了下貨目的處(特別是高級住宅區),得小心翼翼,避免被警察開紅單停好貨車外,就得火速下車,頂著大太陽底下,全副武裝戴口罩、眼帶防飛沫護目鏡,趕緊推著裝滿宅配貨品的小輪車,進行挨家挨戶宅配,職場身心都受到一定考驗,任誰做久了,都有喘不過氣的時候。

此次韓國宅配人員針對過度勞動的職場環境,甚者釀成過勞死職場事故,大表不滿,決定採取罷工手段,冀望能與物流公司、政府單位進行第三次協商。工作人員希望業績成長的公司,不要吝於增聘新員工,趕緊來分攤疫情下的繁重業務,而政府也要發揮公權力,保障人民工作權。

罷工抗爭持續進行中,但已傳出,已有宅配公司高層看不慣這些「慣勞工」,私底下進行解雇工作,好殺雞儆猴地試圖控制下這場罷工風暴。

韓國宅配罷工風暴,仍在持續進行中,引起當地眾多媒體與國民關注,而私想此罷工事件,值得目前仍屬於三級防疫的台灣民眾警戒,畢竟當我們在家安心地收到網購物品或包裹之際,得對於這些堅守岡位配送人員心懷感激外,千萬不要因為高效率的到府送貨速度,「逼死」宅配人員;且更為重要的是,宅配公司與政府單位,也得重思台灣宅配人員的職場環境,是否有業務過重或權利過於偏頗資方之處,好避免引起過勞死或民怨之端。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