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四季只有短短「雨季」的非洲,如何確保珍貴的水資源?

沒有四季只有短短「雨季」的非洲,如何確保珍貴的水資源?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極端氣候的肇因來自於全球暖化,而全球暖化的原因是溫室氣體的排放。若是如此,非洲國家的工業化程度是全球倒數,經濟活動仍然以第一級產業為主,所排放的二氧化碳量遠低於已開發國家和開發中國家,然而非洲卻飽受極端氣候的影響。

文:翁士博

撒哈拉沙漠橫跨非洲,面積甚至比全美國大!

近日來台灣正經歷嚴重的乾旱,久久沒有足夠的降雨,供水開始緊縮,使大家再次關注全球極端氣候的問題。極端氣候的肇因來自於全球暖化,而全球暖化的原因是溫室氣體的排放。若是如此,非洲國家的工業化程度是全球倒數,經濟活動仍然以第一級產業為主,所排放的二氧化碳量遠低於已開發國家和開發中國家,然而非洲卻飽受極端氣候的影響。

一般對於非洲的印象是氣候乾燥,除了剛果盆地的熱帶雨林以外,大部分地區都是乾燥少雨的莽原和沙漠,薩哈拉沙漠就是地球上沙漠的代名詞,範圍覆蓋了北非、東非、西非和中非十多個國家,總面積比美國50州加起來還要大。

vLiBkZEu_20210531
Photo Credit: 英語島
全球暖化讓原本長達半年的雨季縮短,僅剩不到三個月的時間

為保珍貴水資源,非洲廣設人工湖水庫

一片無垠的荒漠中,曾創下了數年毫無任何降雨的極乾旱紀錄。比較有雨水,或河流流經的地區就逐漸形成人口聚集的部落,發展成都市,成了日後的首都,例如查德的恩加美納,尼日的尼阿美,都是沙漠的大城市,像極了大型綠洲。

這些人口聚集之處,水資源相當珍貴,降雨稀少,使用量又大。當地政府能想到的解決辦法也只有廣設水庫,字面上說是水庫,但充其量也只是個人工湖,在雨季來臨時,提供蓄水的功能,僅此而已,其餘的防洪、發電、灌溉⋯⋯等系統,在中非、西非地區非常少見。

qJNdq4bB_20210531
Photo Credit: 英語島
即使有人工湖蓄水,也無法解決逐年驟降雨量的情況

非洲沒有四季,僅有「兩季」

旱季來臨時,面對動輒40度以上的高溫,蒸發量大,人工湖見底是司空見慣的事;許多河流,也有著季節性的變化,一年當中的幾個月有水流,另外幾個月則乾涸。連帶影響著,許多道路也都是季節性的,當地地圖的標示中,都會看到畫著虛線的道路,代表有幾個月是乾季,車輛可以行走,而雨季來臨時,道路又變成河床。如果在雨季冒然開進去,下場可能就是車輛陷進泥巴裡,要請拖車或者是請村民集體把車推出來。

當地的地貌也隨著季節有個巨大的變化,同一個地點,乾季的景色和雨季來臨時的風景,會讓人覺得是不同的國家。雨季期間,天空多了雲,大地綠意盎然,灌木長到比人還高,原本光禿禿的莽原,到處都成了小湖泊,農作、畜牧也欣欣向榮。

氣候轉為濕潤涼爽,不論看到照片或是生活在當地,都不會讓你聯想到非洲,跟一般對非洲的刻板印象截然不同。在中非和西非的法語區,雨季有一個專屬的字「hivernage」,在他們的字彙中,不存在春夏秋冬,而是乾季和雨季。

xSrDDvNl_20210531
Photo Credit: 英語島

極端氣候加劇,西非的大水災越加頻繁

但是近年來受到全球氣候變遷的影響,乾季和雨季這原本就相當兩極化的氣候,變得更加極端了,乾季的時間越來越長,不管建了多少人工湖都無法應付長時間的生活用水消耗和大量自然蒸發。雨季越來越短,短到已經不足以支持一年一輪耕種。

理想中,每年大約4月中降下第一場雨,一直到10月最後一場雨,有足夠的時間讓稻種結穗,作物收成。但近年來時常等到6月才盼到第一場雨,然後8、9月的降雨就逐漸稀少,大批耕種的作物就在最後結果實的階段,因缺水而歉收,糧食不足的問題,因為雨季縮短而再度浮上檯面。

而在短短的雨季期間,降雨也越來越不平均,往往幾天沒下雨,一來就是連日的暴雨。中非和西非的國家,防汛設施非常有限,不是每條道路的兩側都有排水溝,一場暴雨,就能夠讓一條馬路到處積水,車輛和行人都過不去。若是連續下個幾天的大雨,發生水災亦非常常見。

2020年的雨季期間,8月中到9月初,西非的尼日連續幾個禮拜降下暴雨,整個首都尼阿美被泡在汙濁的泥水中。尼阿美的都市發展條件在西非屬於優良,有尼日河流經,非季節性的河流,可以灌溉和調節水量。但因為降雨越來越不平均,導致尼日近年越來越常發生水災,而去年這場災難又是史無前例的嚴重。

nQ5LQFtQ_20210531
Photo Credit: 英語島

是奇蹟還是災難,白雪竟落在沙漠?

除了暴雨和水災,極端的氣候還為非洲帶來了降雪。語言能反映出一個地區的氣候,例如冰島語中有十多個單字代表不同型態的雪,而西非的上百種方言中,大部分都沒有雪這個單字,有些方言只是借用法文字的雪「neige」的發音,並不算是自身語言的單字。就算語言中有這個單字,說出來當地人民絕大部分也不知道雪是什麼概念。

在正常氣候下,在非洲大陸上要看到雪就只有高山,非洲最高峰吉利馬札羅山頂上,終年都是白雪覆蓋。山頂白雪皚皚,山下草原野生動物奔馳,已成為東非最具代表性的風景明信片。

但若是在平地上降雪,甚至是極度乾燥的沙漠地區,就顯得非常不尋常。2018年1月,阿爾及利亞在薩哈拉沙漠中的一個小城市艾音塞夫拉(Aïn Séfra)一夜之間降下了40公分的雪,黃沙中混著白銀雪片,不像是地球上會出現的畫面。

RrjTiO6r_20210531
Photo Credit: 英語島

面對更惡劣的氣候變遷,全球「沒有人是局外人」

今年初,同一個地區又因為來自地中海的濕冷空氣,再次降下一場大雪,雖然在太陽升起之後,立刻會被高溫所融化,但當地民眾一大清早起床時,看到原本熟悉的黃色沙漠變成一片銀色地毯,還是嚇了一大跳,也攻占了許多國際報的版面。除了阿爾及利亞,查德和利比亞的交界、突尼西亞和埃及也都出現過,原本炎熱的沙漠地區,忽然下雪的紀錄。

在氣溫高,濕度又低的中非和西非,暴雨和下雪讓人難以想像。但在極端氣候影響全球的趨勢之下,非洲也難以擺脫氣候變遷的影響。氣候議題不分國界,全球人口都在同一條船上。而非洲國家較低的開發程度,基礎建設的缺乏,也更容易成為氣候災難的受害者。

延伸閱讀

本文經英語島雜誌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