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紓困4.0」未解難題:排富不是真的富、中低收資格與紓困金,你掉的是哪一個?

「紓困4.0」未解難題:排富不是真的富、中低收資格與紓困金,你掉的是哪一個?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紓困4.0」開放申請後,工會陸續收到了許多需要協助的個案。我們整理出申請紓困補貼時,會面對到的幾個主要問題:

文:臺北市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工會

紓困制度大塞車,勞工申請大不易

今年5月本土疫情爆發後,台灣各縣市陸續傳出確診案例,指揮中心於5/15宣佈全國進入第三級警戒。為了因應疫情擴散,政府祭出了分流上班、減班、在家辦公等政策。而無法達到以上條件的行業則是暫時停業。然而,許多勞工在面臨停業斷炊的情況下,還要同時照顧在學子女,於生計上出現了很大的困境。

本會於「紓困4.0」發布前曾呼籲政府要改正去年紓困方案的問題,包括無勞保勞工申請困難、以家戶所得認定紓困,導致難以獲得補助等問題。但事實上在6/7開放紓困申請後,我們仍然發現許多非典型勞工的狀況在「紓困4.0」方案中,並未被考量。

各部會除了網站線上申請的說明引導粗糙外,選擇郵寄方式的民眾,也難以獲得正確引導民眾下載填寫表格。另一方面,本會在這段期間也接受許多非同業勞工的諮詢,因諮詢專線也近乎總是處於忙線的狀態,導致有困難的民眾求助無門、遲遲無法獲得協助。

「紓困4.0」開放申請後,工會陸續接到了許多需要協助的個案。以下我們整理出申請「紓困4.0」時,在不同方案會遭遇到的幾個既存問題:

一、衛福部方案:給無勞保者的擴大急難紓困

一戶等於多張嘴,但紓困金只有一人份

衛福部的紓困方案以家戶作統計,一戶只能一個人領,即便家戶人口數眾多,需要更多的支援(我們甚至接到有一戶12人、已離婚但戶籍未遷出前夫戶口的個案),也只能請領一次性固定金額的紓困金,金額1至3萬。另外,審核標準是以5/30號以前的戶籍評估,導致現在戶口遷出也無法請領。

而今年疫情嚴峻,第三級警戒已經延長至6/28,在無法保證復業的情況下,即使申請到了急難紓困也仍只是一次性的救急,無法負擔勞工的生計問題。

青年原本就窮,疫情下更窮

18歲以上、未滿20歲的的勞工不得線上申請,而引導網站並未明示,導致許多此類型的勞工誤以為自己不符合申請資格,擴大急難紓困的QA集也僅寫無申請年齡限制,65歲以上若受疫情影響亦可申請,但卻沒有提到18歲以上未滿20歲的勞工族群該如何申請。

我們致電詢問衛福部後,衛福部表示需要郵寄申請且蓋上法定代理人印章,但紓困申請網頁上沒有記載此項規則,紙本申請書上也沒有法定代理人簽章處,究竟該族群到底該如何有效申請?若無法定代理人簽章是否就無效?無效是補件還是退件?現況仍不明確。

協尋:寄丟的紓困金

去年申請並通過審核的勞工,以直接撥款進入帳戶或以寄送匯票的方式請領,雖簡化程序而不需再重新申請。但若無法以匯款請領者,若同時居住地址早已更改,原先寄送地址則無法送達。本會致電至衛福部及1988專線後,客服人員仍無法確定應寄送到戶籍地或居住地,甚至連如何更改地址都無從得知,顯見簡化的行政措施上仍有改善之處。

排富排的真的是富嗎?

審核資格以全戶的所得不得超過該行政區基本生活費的兩倍以上作為排富申請門檻,仍屬過高。以臺北市最低生活費列計,以兩倍計算也僅三萬四千餘元,在物價相對剛高昂的台北,生活可能仍相當拮据,但超過此所得即不符合標準紓困資格,致使被排除的勞動者過多。

中低收資格與紓困金,你掉的是哪一個?

有中低收入戶資格者申請紓困將可能被影響資格,因紓困金將被視為收入列計進申請勞工的財稅資料。原本中低收的審核就嚴苛且手續繁雜,在疫情的影響下勢必處境更加嚴峻,但現有的紓困直接被排除在外,甚至讓其族群冒著領紓困金可能就會失去中低收資格的疑慮,豈不是讓弱勢更弱勢?

二、勞動部方案:自營作業者及無一定雇主之勞工

月入30,400元只需紓困10,000元?被狹義化的貧窮

在此方案中,勞保級距超過24,000元以上者,只能請領10,000元,一次配發。在本會統計的個案資料中,許多累計年資已久的勞動者勞保級距超過最低,其中以較年長的單親媽媽為主。在停業無收入的情況下,自身在外租房的民眾若無公宅住戶資格,租金無法減免(除與房東達成協議外),而一次性的補助負擔在扣除房租後,也不足以支撐生計。

另外,此項紓困也排除了年收入超過408,000元者,等於平均月收入只要超過30,400元都無法被紓困,如同擴大急難紓困的資格限制,但是月收入30,400元真的是高薪嗎?

只看4/30號是否在保,在保幾年都一樣

勞動部以4/30是否在保於工會作為審核基準,但未考量從原投保單位退保,再加保至職業工會的行政作業期間,導致於110年4月30日前已退保原單位或早已申請投保職業工會者,無法獲得補貼資格。

齊頭式平等?勞工無論有無撫養子女,審核資格都一視同仁?

自營作業者及無一定雇主之勞工審核,均以408,000元,亦即免稅額予扣除額總額當作基準。然而,本標準並未考量到扶養親屬增加時,必要支出也會隨之增加,也因此所得稅法中有扶養親屬免稅額的規定。然而勞動部的紓困方案中,即便需要扶養眾多人口的工作者,只要年收入超過408,000元時,即不符申請資格,等同勞動部版的「一戶等於無數張嘴,但紓困金只有一人份」,齊頭平等而未考量扶養親屬的必要支出。

三、有勞保但不在保於職業工會

雇主可以請紓困金,無人監督雇主是否發抒困金?

透過雇主投保之勞工,其補助皆要透過雇主申請,若雇主無申請就無法請領。根據本會調查,仍有部分雇主前往申請補助後,但並未落實配發規定的金額給勞工,違反紓困制度之本意。究竟由誰監督企業紓困是否有發給勞工?如何監督?沒有拿到的勞工如何申訴?目前仍無從得知。

排除兼職的打工族及部分工時勞工,這樣類型的勞工薪資更少、保障更少,而部分勞工因為透過雇主投保反而導致難以申請。

申請流程問題

自6/7開放線上申請後,因申請人數眾多,系統流量無法負擔,導致網站近乎癱瘓。許多勞工自開放申請當日,等了兩三天都無法進入申請表單填寫資料。也因各部會網站之引導過度粗糙,致使部分勞工無法分辨要至哪一個網站去查詢紓困資格,或其是否能以郵寄方式的方式申請。

前述幾項紓困的缺漏,恐導致大量非典型勞動者在停業期間的基本生活難以維持,而無法達成防疫期間同時維持民眾基本生活的制度本意。我們呼籲制定紓困應接地氣近草根,不該邊緣化原本身為底層的族群,本會認為容有儘速檢討之必要,以使民眾即時獲得需要紓困來度過難關。


同行停業勞工看這邊

開放因疫情遭受停業之同業勞工加入工會、申請物資或紓困諮詢。申請資格:

  1. 受疫情影響之被停業特殊娛樂業勞工;
  2. 不限本會會員(非會員亦可);
  3. 本會將審核身分資格,請加入工會官方Line

我想幫忙:急難救助之捐款表單

延伸閱讀

本文經臺北市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工會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