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感官心理學》:麥格克效應——聽覺、味覺如何受到視覺左右?

《跨感官心理學》:麥格克效應——聽覺、味覺如何受到視覺左右?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視覺通常是我們接觸任何人或事物的第一項感官;「預先」在腦中設定接下來其他感官將有的感受,從此開始發揮它的影響力,但是其他感官仍舊存在,並且不斷彼此傳送訊息。

文:羅素・瓊斯(Russell Jones)

第二章 麥格克效應——聽覺、味覺如何受到視覺左右?

從第一章到結尾,書中會有一些段落和日常行程無關,而是分別探討每一項感官,了解它們的奧妙,還有在我們對世界的感官認知中扮演的角色。第一個登場的,當然是亞里斯多德(Aristotle)認證的第一名;而且從來沒有人質疑過亞里斯多德的看法,我說的是視覺。

在提到嗅覺、聽覺、味覺和觸覺時,視覺會遭受一些批評,但原因是我們常常會因為眼睛看到的東西而忽略其他感官。大多數時候,視覺和物品外觀的重要性凌駕一切,也經常是我們考慮的唯一因素。住家、辦公室、醫院、藝廊、公共空間、城鎮和都市設計中,我們幾乎把焦點全部放在視覺感受,鮮少想到這些地方應該聽起來或聞起來如何。電影的視覺特效預算可以高達數千萬美元,但配樂與音效的預算卻只是九牛一毛,即使大衛.林區(David Lynch)曾說過耳聽的重要程度不亞於眼見的一半,甚至更多。餐廳會先花費數百萬美元裝潢,才讓值班經理播放喜歡的音樂。換個角度來說,本書是在表達我們應該放更多注意力在其他的感官上,卻也不能否認視覺在決定行動與認知環境時的主導地位。

亞里斯多德對各項感官的排名是視覺、聽覺、嗅覺、味覺,最後是觸覺。幾千年後,荷蘭台夫特里大學(Delft University)工業設計系做了消費者調查,想知道在評估四十五種從水壺到洗衣精等不同類型產品時,哪一項感官最重要。最後結果依序是視覺、觸覺、嗅覺、聽覺,再來是味覺。和亞里斯多德的看法不太一樣,但第一名卻毫無異議。

人類在生理結構上本來就是以視覺為重,我們的雙眼在大腦前方,「看見的」是光線,看到的「畫面」則是大腦告訴自己的內容。這是我們從眼睛看見,然後轉化並擷取出意義的過程。因此,視覺其實是極度不同的習得感官,它不像是分子在空氣中散發的氣味,或是能形成聲音的震動和壓力變化,而是許多複雜的神經系統一起運作的結果。

人類在剛出生時,就能聽見幾乎所有成年人能聽見的聲音,也能聞到一樣多的氣味,但在嬰兒時期卻只能看見眼前八吋內的事物,對顏色的認知大概只有黑、白兩色。位於視網膜上,負責接收上百萬顏色訊號的視錐細胞,一直要到出生後幾個月才會開始發展;隨著視覺成熟,影像漸漸躍升為主角,眼睛也成為無比精細的感官接收器。許多學者都認為,我們對環境的認知約有八○%是透過視覺。

「康丁斯基之味」的實驗

即使在其他感官主導的時刻,像是吃飯時的味覺,視覺仍對我們的感受有莫大影響。例如,牛津大學跨感官研究實驗室(Crossmodal Research Laboratory)曾做過一項名為「康丁斯基之味」(A Taste of Kandinsky)的實驗,讓六十名受試者品嘗一道餐點。餐點相同,只是有一般、工整和「藝術風」三種不同的擺盤法。「一般」擺盤就是把所有食物放在盤子中央,排列的形狀類似圓形;「工整」擺盤是把每樣不同食材分開一排排,對齊擺好(看起來不怎麼美味,不過至少知道自己在吃什麼);至於「藝術風」擺盤則像是畫家瓦西里.康丁斯基(Wassily Kandinsky)的作品《二○一號》(Painting Number 201)。六十盤餐點,每種擺盤各有二十份,但是吃的人並不知道還有另外兩種擺盤法。

受試者在品嘗餐點前後都必須填寫問卷,內容包括對擺盤方式的好惡、預期的美味程度,以及吃完後的感想。這三種擺盤法的問卷結果截然不同,藝術風擺盤讓受試者對餐點的喜好程度高出許多,食物被認為較美味,受試者也願意為這道菜支付更多錢;一般擺盤的受喜好程度居中,工整擺盤則是敬陪末座。有趣的是,人們對食物味道的期待與吃完之後評價的落差,藝術風擺盤的受試者預期沙拉會很美味,而且吃完後覺得比期待的還要好吃,但一般擺盤則是在吃完後的評價下滑,至於食材各自一排排對齊的工整擺盤,吃之前的期待和吃之後的預期則完全相同。

康丁斯基風的視覺美感莫名地提升食物的味道,這或許代表每個人都有與生俱來的美感。誠如研究人員的大膽推論:「藝術風的食物擺盤或許是康丁斯基原本畫作中傳達訊息的可食用版。」無論是否真的如此,這份研究不只證明視覺會影響味覺,漂亮的外表不僅吸引視線,也會挑逗味蕾。此外,正如「工整」擺盤的結果,當我們看見認識的食材時,心裡就已經知道味道如何。我們的視覺根據過去的經驗,先幫自己做好心理準備,你看見的就是得到的,即使根本不是如此;如果你看見一樣東西,並預期它就是這樣東西,結果其實不然,視覺仍會勝出,你會接受眼睛給予的資訊。

被顏色誤導的品酒專家

關於這個現象的好例子是,一群品酒專家被誤導,以為喝的是紅酒,其實只是染成紅色的白酒。二○○一年,還在波爾多大學(University of Bordeaux)攻讀博士的斐德列克.布洛許(Frederic Brochet)提供五十四名酒研學員每人兩杯一樣的白酒,其中一杯加了無味的紅色食用色素。形容白酒時,學員使用常見的白酒相關詞彙:「花香」、「蜂蜜」、「蜜桃」及「檸檬」;但是接著使用一大串紅酒常用的詞彙描述那杯染色的紅色白酒:「覆盆子」、「櫻桃」、「雪松」與「菊苣」。

誠如布洛許發表在《時代》(Times)雜誌上的文章表示:「他們預期喝到紅酒,於是真的喝到了⋯⋯大概有二%或三%的人喝出白酒味道,但全都是不太了解葡萄酒文化的人。品酒師反而喝不出來,他們接受的訓練越多,就越容易犯錯,因為受到顏色的影響。」

根據我們賦予的意義,顏色讓我們對周遭環境的許多特質有了預期。我們對顏色的假設很多都有共通性,也能進一步抽象化。用一個熱門的例子說明:哪一個顏色比較重,紅色還是黃色?大部分的人都會說紅色比黃色重;就像認為檸檬是快的一樣,紅色與黃色問題是最常被引用的跨感官對應關係例子,顯示我們對世界的多感官認知。但是從出生就失明,從未見過任何顏色的視障人士,也會回答紅色比黃色重。

義大利和比利時的學者找了四十六名視力正常和四十六名早年失明的人,詢問他們一連串多感官的變化題,像是「檸檬是快還是慢?」、「哪個顏色比較重,紅色還是黃色?」以及「大石頭是甜還是酸?」(最後一題的答案通常是酸)。因為顏色只能透過視覺感知,所以紅色與黃色那題成為兩組受試者的分水嶺。非視障人士組約有九○%的人回答紅色較重,視障人士組則有七○%的人給出一樣的答案。

這個結果凸顯在前言裡提過關於感官認知的重要問題,感官連結究竟是透過語言經驗習得,還是人類與生俱來就有各種聯覺。從這個實驗結果來看,其實兩種說法都對,端看你如何解讀。早年失明的人從未見過紅色,卻聽過對紅色的描述和比喻,但是就算他們沒有真的看過紅色,心裡可能也會自然出現紅色是沉重的聯覺,而我們對紅色的語言和情感意涵則是透過發展來反應這個關聯。

與生俱來的視覺偏見

在很多情況下,雖然還有其他感官同時運作,但視覺仍居於主導地位。從顏色造成特定的感官期待,到麥格克效應(McGurk Effect),後者證明視覺面對聽覺時具有「優勢感官地位」。每個人都應該看看麥格克效應的影片,因為看過才會相信。這個意外的發現是在一九七六年,哈利.麥格克(Harry McGurk)和約翰.麥當勞(John MacDonald)當時正在進行關於嬰兒語言發展的實驗。他們把一個人對著鏡頭講話的畫面配上不一樣的聲音,結開始能行動時,人類演化而來的傾向是爬向開心笑臉,而不是猥瑣的臉龐。即使只看了十分之一秒,我們還是能根據臉龐來判斷對方的個性。

加寧.威利斯(Janine Willis)和亞歷山大.托德洛夫(Alexander Todorov)這兩位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心理學者,證實我們在倉促間做出的判斷總是反應出長久演化的結果。他們讓受試者瀏覽各種不同人臉的圖片,有的看十分之一秒,有的看一秒,然後請受試者以最快的速度回答各種問題,像是這個人有能力嗎?是否討人喜歡?吸引力大不大?另一組控制組的受試者也看了相同的人臉圖片,但是沒有時間限制。不過,十分之一秒快閃圖片組做出的判斷幾乎和控制組一樣。

根據臉部評判的特質裡,我們最有信心的是「信任度」。圓潤五官、大眼及娃娃臉,會讓人認為值得信賴。一群學者在檢視五百零六件法庭小額賠償訴訟案後發現,無論是原告或被告,娃娃臉或有魅力的臉較容易勝訴;由於我們與生俱來的視覺偏見,只要陪審團能看見當事人,就不會有所謂的公平審判。同理,方形臉和輪廓分明的下巴,也會讓我們覺得這個人較有能力與主見。

綜合所有感官,調整視覺的影響力

二○○五年,有一項研究以七○%的準確率預測美國參議院選舉結果,方法是讓一群選民看候選人的照片,然後詢問他們認為照片中的人能力如何。光靠臉部就給人有能力印象的候選人勝選率更高,這個現象後來在其他文化中也獲得證實。

人類似乎發展出一套會影響情感判斷的臉部辨識視覺語言,甚至在我們尚未意識到是怎麼一回事前就受到影響,而且因為是演化的產物,所以沒有一個人例外。對人類這種高度社交的種族來說,快速判斷對方是敵是友的確非常重要。問題出在,我們的瞬間直覺與判斷通常是錯的,下巴輪廓分明的人不一定有能力,圓臉的人更不見得值得信賴。

普林斯頓大學教授托德洛夫的解釋是,或許因為我們看到的人臉過多,視覺皮質轉而執行最簡單的分類,並把某些五官特徵歸因到特定的人格特質。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盡可能接觸各種不同外形的人,不分種族、信念、顏色、臉形和五官;訓練自己調整視覺偏見,以自己的經驗來挑戰內建的瞬間判斷。

視覺通常是我們接觸任何人或事物的第一項感官;「預先」在腦中設定接下來其他感官將有的感受,從此開始發揮它的影響力,但是其他感官仍舊存在,並且不斷彼此傳送訊息。

亞里斯多德說每一項感官各自獨立是不對的,我們所有的經驗都包含多項感官,以感官各自獨立為假設做解釋,一開始就是錯誤的。誠如本書的主旨,如果每項感官接受到的訊息都很和諧、彼此契合,效果就會更強烈,生活也能更有樂趣。從食物到飲料、從辦公室到客廳,針對不同情況,選擇正確的顏色、形狀、燈光和擺設會帶來莫大的幫助。在接下來的章節裡,會盡可能涵蓋更多例子,現在就讓我們展開這一天——該運動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跨感官心理學:解鎖行為背後的知覺密碼,改變他人、提升表現的生活處方箋》,商周出版

作者:羅素・瓊斯(Russell Jones)
譯者:陳松筠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為什麼紅色的圓形馬克杯,會讓咖啡喝起來甜20%?
為什麼度假時享用的美酒,買回家就變得苦澀不堪?

掌握跨感官的連結,從生活、職場、運動到推銷都無往不利!

玩具黏土的懷舊香味會讓人更有創造力;
播放緩慢音樂會讓時間過得更快;
覺得寒冷的時候會做出更多衝動的決定;
手感沉重的餐具會讓食物嘗起來更美味……。

當了解感官對我們的影響,就能用跨感官心理,徹底改變我們的生活!

我們往往以為食物的甜鹹、溫度的冷熱、觸感的粗滑都是「絕對」的,
卻忽略了感官彼此之間的交互影響,會你的「感覺」天差地別!

感官行銷專家羅素・瓊斯(Russell Jones),
從海尼根(Heineken)到Aston Martin,
從冰淇淋的酥脆聲到豪華車款沙發的味道,
都曾在他手下出創造難忘的感官體驗,
他發現跨感官心理不只能應用在廣告與品牌行銷,
更能用來改變人生!

  • 早晨起床更順利 → 用自然聲響取代人工音效
  • 讓眼前食物更美味 → 用圓形紋路或紅色,且手感沉重的容器盛裝
  • 提升運動表現 → 穿著亮色系、有稜角的幾何圖案
  • 提高物品價值感 → 從咖啡注入杯中到關車門的聲音質感,讓人願意支付更高價格
  • 加強工作效率 → 紅色與亮色系物件會提高專注力與精準度
  • 增加說服與推銷的成功率 → 有植物的商場營業額增加、顧客停留時間變長
  • 改變購物行為 → 賣場放慢版音樂會讓時間過得更快,溫度低時容易衝動消費
  • 強化道德選擇 → 臭味越濃越會增加道德感,有利於連署或請願
商周-跨感官心理學-立體書
Photo Credit: 商周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王祖鵬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