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年少輕狂到雙全滿貫,回顧球王Novak Djokovic法網歷年經典

從年少輕狂到雙全滿貫,回顧球王Novak Djokovic法網歷年經典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目前球王在位週數來到323週的塞爾維亞籍球王Novak Djokovic,獲得了生涯第二座法網冠軍。現在且讓我們回顧他歷年來在法網興衰的經典時刻。

文:Benny Ice

2005:粉墨登場

Novak Djokovic在2005年以18歲之齡,成為了當時法網會內最年輕的選手。在第一輪痛宰了美國選手Robby Ginepri之後,Djokovic在第二輪就遇上了當時紅土天王:阿根廷第8種子Guillermo Coria。

Coria在前一年打進了法網決賽,在外界一片看好的情況下,慘遭同胞宿敵Gaston Gaudio爆冷逆轉。隔了一年之後,仍然是紅土第一把交椅的Coria在法網前的蒙地卡羅和羅馬大師賽,都打進了決賽,不過最後都惜敗給一位叫做Rafael Nadal的小伙子。儘管如此,Coria仍然是當時法網的奪冠熱門之一,因此對Djokovic來說,在法網生涯第二場出賽就要於菲利浦夏特里耶球場對決前年亞軍,的確是嚴苛的考驗。

由於Djokovic在青少年時期戰績並不突出,因此外界在賽前普遍認為Coria會輕鬆獲勝。然而開賽之後,Djokovic就展現了堅強的底線進攻,利用了正拍加壓以及數次反拍掃射,讓Coria吃了不少苦頭。藉由犀利的攻勢,世界排名153的Djokovic以6-4的比數先聲奪人,拿下首盤。

然而隨著比賽的進行,移位迅速的防守悍將Coria開始消磨了當時還很稚嫩的Djokovic,並在第二盤以6-2追平比賽。此時的Djokovic開始感受到背部疼痛,雖然偶爾能夠打出精彩的致勝球,但是漸漸地他露出疲態。最後Djokovic在第三盤2-3落後時,因為背傷棄賽。離開球場時,Djokovic不斷舉起手向觀眾們致意道歉,為自已無法持續拚戰感到自責。而這個畫面,在往後的5年,也偶爾會出現在其他地方,豎立Djokovic弱不禁風甚至身心軟弱的形象。

2006:與蠻牛的初次邂逅

經過一年的洗禮之後,Djokovic在隔年的法網就以世界排名63的身分,一路擊敗了包括智利第8種子正拍大師Fernando Gonzalez、德國名將Tommy Haas,以及在青少年時期戰績輝煌的法國跳跳虎Gael Monfils等好手,在生涯第2次法網就打進了個人首次大滿貫八強。而他的獎賞,就是挑戰衛冕冠軍Rafael Nadal。

從比賽開始後,Djokovic的確展現了非常高的鬥志,企圖用主動出擊的策略擾亂Nadal,但是相對於未成氣候的Djokovic,Nadal可是已經晉身當代紅土之王的未來傳奇,而他那令人窒息的正拍猛攻,也讓Djokovic疲於奔命。但從兩人一些的對峙來看,其實就已經發現了Djokovic雙手反拍對Nadal正拍有一定威脅,而Djokovic的速度也讓他可以和這位未來的死敵在底線對峙。不過,Nadal最後還是以兩個6-4連下兩盤,而Djokovic此時又因為背部不適,放棄了比賽。

原本是一場不錯的比賽,卻因為當時年少輕狂的Djokovic賽後發言,而成為了笑柄。Djokovic賽後表示自己發覺在比賽中其實是主控的那方,也就是比賽的進行是依照自己的狀態決定。他認為如果他的背部是健康的話,他發球或許就會好一點,而他在第二盤的勝算也會比較高。他甚至還說今天他發現自己其實不用打得格外很出色,就可以與Nadal對峙。

如果我們從日後兩人的比賽來看,其實Djokovic的解讀並非完全錯誤,因為後來兩人的紅土比賽的確往往是取決於Djokovic能否有效壓制住Nadal的正拍以及運用發球先發制人等因素。而就條件來看,靈敏且柔軟如橡皮人的Djokovic在底線也能夠與Nadal一較高下,甚至偶爾是處於優勢的那方。但這時的Djokovic還是乳臭未乾,而且身體肌耐力與抵抗性距離我們所認識的那位Djokovic還很遠。這也讓Djokovic當時的話,聽起來格外令人啼笑皆非。

我認為我今天是有機會贏的,大家都認為他在紅土是無敵的,但我不這麼認為。我覺得他是可以被打敗的。

──Novak Djokovic於2006年法網八強賽後記者會

當記者之後引用Djokovic的發言詢問Nadal時,他露出了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淡淡地迴避了媒體的追問:「如果他這麼認為的話,我覺得沒關係,我不需要回應。」語畢,哄堂大笑。而其餘的球評也對Djokovic的話不以為然,認為這位塞爾維亞小將的認知有問題。接下來兩年,已經晉身世界前十的Djokovic將會晉級到法網四強,但都被Nadal橫掃。

2012年:君子報仇,一年不晚

在2011年前夕,Djokovic改變了飲食習慣以及訓練方式,增強了自己的體力也緩解了氣喘的症狀。一夕之間,昔日的玻璃人變身為能量用不完的鐵人。除此之外,Djokovic也發覺自己如果要想擊敗當時如日中天的雙雄Nadal和Roger Federer,他必須要改變心態,他必須要相信自己可以擊敗他敬畏的兩位敵手。因此,他在2011年一飛衝天,一舉超越了兩位宿敵,站在世界網壇的頂端。

然而,在那近乎完美的球季,他在大滿貫的唯一一敗就是在法網敗給了當天進攻打法全面啟動的Federer。若非這一敗,當時已經連續四戰(包括馬德里與羅馬兩站紅土大師賽)擊敗Nadal的Djokovic,有可能會在當年的決賽與尋求衛冕的Nadal對決。

隔了一年之後,在十六強與八強險些遭到義大利選手Andrea Seppi及法國地主好手Jo-Wilfried Tsonga淘汰的Djokovic,兩度大難不死的他在四強又碰上了Federer。雖然Federer的攻勢依舊凌厲,然而這次Djokovic已有了準備,在底線頑強的抵抗和防守反擊,造成對手不少失誤,再加上10次破發點拿下7次的高效率演出,最後在這場風勢詭譎的比賽中直落三擊潰了Federer,晉級生涯第一次法網決賽,而這也是Djokovic第一次在法網擊敗另外兩大巨頭。雖然他最後沒能奪冠,但對Djokovic來說,這已經是個重大突破。

RTSG47X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2015:最後一哩路總是最漫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