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年少輕狂到雙全滿貫,回顧球王Novak Djokovic法網歷年經典

從年少輕狂到雙全滿貫,回顧球王Novak Djokovic法網歷年經典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目前球王在位週數來到323週的塞爾維亞籍球王Novak Djokovic,獲得了生涯第二座法網冠軍。現在且讓我們回顧他歷年來在法網興衰的經典時刻。

文:Benny Ice

2005:粉墨登場

Novak Djokovic在2005年以18歲之齡,成為了當時法網會內最年輕的選手。在第一輪痛宰了美國選手Robby Ginepri之後,Djokovic在第二輪就遇上了當時紅土天王:阿根廷第8種子Guillermo Coria。

Coria在前一年打進了法網決賽,在外界一片看好的情況下,慘遭同胞宿敵Gaston Gaudio爆冷逆轉。隔了一年之後,仍然是紅土第一把交椅的Coria在法網前的蒙地卡羅和羅馬大師賽,都打進了決賽,不過最後都惜敗給一位叫做Rafael Nadal的小伙子。儘管如此,Coria仍然是當時法網的奪冠熱門之一,因此對Djokovic來說,在法網生涯第二場出賽就要於菲利浦夏特里耶球場對決前年亞軍,的確是嚴苛的考驗。

由於Djokovic在青少年時期戰績並不突出,因此外界在賽前普遍認為Coria會輕鬆獲勝。然而開賽之後,Djokovic就展現了堅強的底線進攻,利用了正拍加壓以及數次反拍掃射,讓Coria吃了不少苦頭。藉由犀利的攻勢,世界排名153的Djokovic以6-4的比數先聲奪人,拿下首盤。

然而隨著比賽的進行,移位迅速的防守悍將Coria開始消磨了當時還很稚嫩的Djokovic,並在第二盤以6-2追平比賽。此時的Djokovic開始感受到背部疼痛,雖然偶爾能夠打出精彩的致勝球,但是漸漸地他露出疲態。最後Djokovic在第三盤2-3落後時,因為背傷棄賽。離開球場時,Djokovic不斷舉起手向觀眾們致意道歉,為自已無法持續拚戰感到自責。而這個畫面,在往後的5年,也偶爾會出現在其他地方,豎立Djokovic弱不禁風甚至身心軟弱的形象。

2006:與蠻牛的初次邂逅

經過一年的洗禮之後,Djokovic在隔年的法網就以世界排名63的身分,一路擊敗了包括智利第8種子正拍大師Fernando Gonzalez、德國名將Tommy Haas,以及在青少年時期戰績輝煌的法國跳跳虎Gael Monfils等好手,在生涯第2次法網就打進了個人首次大滿貫八強。而他的獎賞,就是挑戰衛冕冠軍Rafael Nadal。

從比賽開始後,Djokovic的確展現了非常高的鬥志,企圖用主動出擊的策略擾亂Nadal,但是相對於未成氣候的Djokovic,Nadal可是已經晉身當代紅土之王的未來傳奇,而他那令人窒息的正拍猛攻,也讓Djokovic疲於奔命。但從兩人一些的對峙來看,其實就已經發現了Djokovic雙手反拍對Nadal正拍有一定威脅,而Djokovic的速度也讓他可以和這位未來的死敵在底線對峙。不過,Nadal最後還是以兩個6-4連下兩盤,而Djokovic此時又因為背部不適,放棄了比賽。

原本是一場不錯的比賽,卻因為當時年少輕狂的Djokovic賽後發言,而成為了笑柄。Djokovic賽後表示自己發覺在比賽中其實是主控的那方,也就是比賽的進行是依照自己的狀態決定。他認為如果他的背部是健康的話,他發球或許就會好一點,而他在第二盤的勝算也會比較高。他甚至還說今天他發現自己其實不用打得格外很出色,就可以與Nadal對峙。

如果我們從日後兩人的比賽來看,其實Djokovic的解讀並非完全錯誤,因為後來兩人的紅土比賽的確往往是取決於Djokovic能否有效壓制住Nadal的正拍以及運用發球先發制人等因素。而就條件來看,靈敏且柔軟如橡皮人的Djokovic在底線也能夠與Nadal一較高下,甚至偶爾是處於優勢的那方。但這時的Djokovic還是乳臭未乾,而且身體肌耐力與抵抗性距離我們所認識的那位Djokovic還很遠。這也讓Djokovic當時的話,聽起來格外令人啼笑皆非。

我認為我今天是有機會贏的,大家都認為他在紅土是無敵的,但我不這麼認為。我覺得他是可以被打敗的。

──Novak Djokovic於2006年法網八強賽後記者會

當記者之後引用Djokovic的發言詢問Nadal時,他露出了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淡淡地迴避了媒體的追問:「如果他這麼認為的話,我覺得沒關係,我不需要回應。」語畢,哄堂大笑。而其餘的球評也對Djokovic的話不以為然,認為這位塞爾維亞小將的認知有問題。接下來兩年,已經晉身世界前十的Djokovic將會晉級到法網四強,但都被Nadal橫掃。

2012年:君子報仇,一年不晚

在2011年前夕,Djokovic改變了飲食習慣以及訓練方式,增強了自己的體力也緩解了氣喘的症狀。一夕之間,昔日的玻璃人變身為能量用不完的鐵人。除此之外,Djokovic也發覺自己如果要想擊敗當時如日中天的雙雄Nadal和Roger Federer,他必須要改變心態,他必須要相信自己可以擊敗他敬畏的兩位敵手。因此,他在2011年一飛衝天,一舉超越了兩位宿敵,站在世界網壇的頂端。

然而,在那近乎完美的球季,他在大滿貫的唯一一敗就是在法網敗給了當天進攻打法全面啟動的Federer。若非這一敗,當時已經連續四戰(包括馬德里與羅馬兩站紅土大師賽)擊敗Nadal的Djokovic,有可能會在當年的決賽與尋求衛冕的Nadal對決。

隔了一年之後,在十六強與八強險些遭到義大利選手Andrea Seppi及法國地主好手Jo-Wilfried Tsonga淘汰的Djokovic,兩度大難不死的他在四強又碰上了Federer。雖然Federer的攻勢依舊凌厲,然而這次Djokovic已有了準備,在底線頑強的抵抗和防守反擊,造成對手不少失誤,再加上10次破發點拿下7次的高效率演出,最後在這場風勢詭譎的比賽中直落三擊潰了Federer,晉級生涯第一次法網決賽,而這也是Djokovic第一次在法網擊敗另外兩大巨頭。雖然他最後沒能奪冠,但對Djokovic來說,這已經是個重大突破。

RTSG47X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2015:最後一哩路總是最漫長

Djokovic在2012到2014年,在法網分別打進了決賽、四強和決賽,但都在激戰之後敗給了Nadal。其中最令他懊悔的比賽,莫過於2013年的四強賽。在第五盤握有4-3一個破發優勢的Djokovic,在雙方40-40時一次網前扣殺的機會,卻因為球彈跳第二次之前不慎滑跤身體觸網,原本的局點瞬間變成了Nadal的破發點。儘管在這球之後有追平比數,但比賽的氣勢頓時扭轉,Nadal也在不久後破發成功,Djokovic也在最後痛失擊敗宿敵,在決賽爭冠的機會。

來到了2015年,Djokovic的狀態非常火熱,已經奪下蒙地卡羅和羅馬雙紅土大師賽冠軍,紅土賽季尚未吞敗的他因為Nadal狀態不佳,成為了當時的奪冠熱門。兩人卻因為籤運被安排在八強碰面。

在這場比賽,儘管Nadal的臨場狀況與過去水準相比有落差,但是Djokovic當天的表現,就算是狀態優異的Nadal也不見得能夠抵禦。底線的重擊加上多次神來一筆的小球與高吊球的前後調動,讓紅土帝王整場疲於奔命。最後,節節敗退的Nadal在賽末點發生雙發失誤,Djokovic終於在巴黎的紅土戰勝了這位可敬的對手。

然而,Djokovic在這一年仍然沒能夠在羅蘭加洛斯球場封王,因為他在決賽對上了狀態火燙的Stan Wawrinka以及他那陰魂不散的花紋睡褲。賽後,當他被頒發亞軍的銀盤時,全場的觀眾對他那些年來在法網的鍥而不捨及無論勝負所展現的風度感到敬佩,幾乎每一位都起立致敬,掌聲如滔滔江水一般不斷從觀眾席湧現。

站在台上的Djokovic強忍著落敗的心碎,不斷掛著笑容對觀眾致意,但這些觀眾卻絲毫不打算停止他們的喝采。禁不起這突來的送暖,Djokovic罕見地流下了男兒淚。讓觀眾們見識到了他的鐵漢柔情,如果不是因為現場司儀已經奏樂要請Wawrinka上台,這些觀眾們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會停。

2016:征服巴黎

隔了一年之後,Djokovic的狀態仍舊處在高檔。他已經連續拿下了溫布頓、美網和澳網;他只要再拿下法網冠軍,不僅可以達成生涯全滿貫,更是可以成為男單公開化年代自從Rod Laver之後第一位連拿四座大滿貫的選手。

這次法網,Djokovic的狀態雖然於前一年相比稍差了一些,但是瑕不掩瑜,仍然順利打進了決賽。不過,這次他的時運也對他非常有利。在他八強面對Tomas Berdych的比賽中,Djokovic一次情緒性的發洩,摔在地面的拍子往身後飛去,若不是因為線審即時跳離飛行軌跡,Djokovic當年的法網冠軍夢恐怕就會有了無言的結局。而原本預估可能在四強碰面的Nadal,卻在第三輪之前因為手腕傷勢而退出比賽。2009年,Federer因為Nadal提前打包而漁翁得利,這次的Djokovic在少了最大敵人之後,能夠把握這天賜良機嗎?

Djokovic在這一年的決賽,對上了剛在羅馬擊敗他的英國傳奇Andy Murray。Murray剛在四強擊敗了前年冠軍Wawrinka,而儘管他的球路較平,Murray的移位和戰術靈活性讓他在當時也成為了紅土上不可小覷的對手。Djokovic在前一年的四強,經過了兩天五盤的大站後才擊敗Murray,這次面對同樣尋求生涯首座法網冠軍的Murray,Djokovic能成功過關嗎?

兩人開賽之後雖然互相破發,但是Murray藉著較為穩健的底線表現,在第一盤取得優勢。在首盤失誤過多的Djokovic,來到了第二盤第一個發球局仍然狀況連連,經過一番功夫後才拿下。保住這個發球局之後,Djokovic的檔次也就此提升到了最高的境界。而隨著觀眾的熱情升高,難得獲得觀眾一面倒支持的Djokovic的狀態也漸漸加溫。

從那一局之後,在第一盤消失的擊球穩定性以及底線攻勢展現得淋漓盡致。Djokovic開始了運用刁鑽多變的角度調動以及加壓轟炸,把Murray一步步逼到了絕境。再加上適時的上網壓迫,更是讓Murray不知所措。Murray雖然也有幾次品質非常好的小球吊短,但是Djokovic靠著過人的速度和柔軟度,多次把Murray的小球勾勒出致命的弧線,讓Murray只能望球興嘆。來到了賽末點,Murray的反拍打進了網,勝利的Djokovic躺在巴黎的紅土,心中的大石頭也終於落下。他終於征服了夢寐以求的法網冠軍。

2020:未來是你的

在2020年美網發生了不幸的誤傷線審事件後,被取消資格的Djokovic在去年秋天的紅土賽季表現突出,先在羅馬拿下了冠軍,又在法網一舉打到了決賽。而這過程中,他在四強與新生代好手Stefanos Tsitsipas的對決最令人印象深刻。

這是一場三幕經典大戲:前兩盤的Djokovic,展現了招牌的底線壓迫,再加上已經爐火純青的小球吊短,讓希臘籍的Tsitsipas失魂落魄。到了第三盤開始,Tsitsipas似乎體會到自己已經退無可退,開始積極搶攻,而開始擊出一次又一次精彩的致勝球。再加上前兩盤處於高點的Djokovic專注力下滑,Tsitsipas在第三、四盤抵禦了Djokovic的進逼,將比賽扳平。

但進入了決勝盤,整場比賽盡力追趕的Tsitsipas,此時已經身心俱疲,右腿的抽筋情形也逐漸惡化。Djokovic到了決勝盤之後,再度把開賽的專注度及強度尋回,在決勝盤將Tsitsipas把玩於掌內。最後,Djokovic在這場世代對壘中獲勝,在四年之後重返法網決賽。

回到今年法網,雖然Djokovic的底線穩定性和抵抗力已經與巔峰有了落差,不過他也為此加強了自己的發球以及進攻,試圖在比賽的過程中避免不必要的消耗。Djokovic在去年決賽雖然被Nadal血洗,然而他也是籤表內現階段在紅土最有機會撼動其霸業的首要人選。而雖然Djokovic在澳網以及溫布頓的奪冠紀錄更為可觀,但是他在法網連續11年打進八強的紀錄,可以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最後也奪下了這別具歷史意義的第二座法網冠軍,Djokovic在法網的茁壯以及紀錄,其實也非常值得我們的尊敬及掌聲。

更多Benny Ice在運動視界的文章

本文經運動視界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