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軟實力」包裝「銳實力」?日本加入西方「審查」孔子學院行列

以「軟實力」包裝「銳實力」?日本加入西方「審查」孔子學院行列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針對西方國家藉由批判孔子學院,質疑中國政府的政治動機,中國官方媒體則是以「對外來文化的不包容、不自由、不自信」的指控回應,兩方進入一種「文化衝突」的領域。

根據《日經亞洲》2021年6月6日報導宣稱,日本政府將對其國內大學設置孔子學院進行審查,與中國合作大學預計將在年底前向文部科學省提供此項目資金來源、學生人數及是否產生干預學術研究等信息。

日本除警惕中國政府透過孔子學院宣傳的傳播,也擔心技術是否通過個人交流而轉移給中國。尤其先前西方國家對中國積極在各國大學推動設置孔子學院,已引發諸多價值觀及意識型態衝突。無疑的,這些西方國家對孔子學院的排斥,對於具有東方價值及頗受中國文化影響的日本來說,已經產生示範效應。

對此,日本文部科學大臣萩生田光一直指,「在擁有共同價值觀的國家,如美國和歐洲,尋求更多信息或廢除這些機構的努力越來越多。」其言下之意為日本與西方國家在自由民主人權等價值觀更具有一致性,同時「敦促信息披露以提高組織管理和研究項目的透明度」。

「被其他國家認為是一種安全威脅」的孔子學院

在日本包括早稻田大學和立命館大學在內的14所私立大學設置孔子學院,此外還有一些非設立在大學內部的孔子學院,總數一般估計可能超過20間。幾乎日本所有的孔子學院都是以教授漢語的語言學校,只有早稻田大學內的孔子學院是研究型學校。

然而,來自自民黨籍參議院議員有村治子曾批判,孔子學院「被其他國家認為是一種安全威脅」,要求日本政府的相關部委和機構應合作監督孔子學院。有日本學者認為孔子學院,成為中國外交、宣傳場所的形象工具,難以成為嚴謹學術研究。

中國自2004年開始在於全球各國內建立孔子學院。目前在全球大約160個國家和地區設置500個孔子學院。中國認為孔子學院是「加強中國與世界友誼的橋樑」,尤其中美學術教育的交流是建立在自發基礎上,中國號稱尊重所有教育機構的學術獨立性和學術操守。

在中國政府提供大量資金的支持下,計劃到2020年開設1000個此類機構,以開展其所稱的「孔子革命」,拓展海外學習漢語的需求。同時這也有助於形塑中國國家文明負責任形象。

然而,批評者卻質疑由政府經營的孔子學院旨在海外提供語言和文化項目的組織,是一種以教學為幌子進行宣傳、干擾校園言論自由甚至監視學生的方式,這已非是純粹漢語教學而已,而是為中國黨國及政府形塑形象。

換言之,孔子學院已成為中國政府的「中庸手段」,借此在美國高等教育當中建立立足據點。中國政府努力與美國大學建立合作聯繫,為試圖對西方施加「軟性影響力」的一種策略。接受中國資金投資的美國大學,類似包括台灣、西藏、新疆和「天安門事件」等敏感政治議題,應避免在課堂上討論。

美國和加拿大,為什麼抵制孔子學院?

首先,美國及加拿大社會質疑孔子學院的角色,限制大學學術自主性發展,衝擊日本對孔子學院接受程度。2014年12月美國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成員克里斯托弗・史密斯(Christopher Smith)在國會聽證會上,強烈要求國會調查孔子學院的事務,導致其在美國和加拿大開始遭遇抵制。中國透過「孔子學院」干擾影響美國大學學術自主性。

z1yqkr90869vnffw74raux5ne8d686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2011年胡錦濤參訪位於芝加哥的孔子學院。

2014年6月美國大學教授聯合會(Americ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Professors)發表聲明宣稱,「孔子學院是中國政府的一個分支機構,並被允許忽視學術自由。」該學會成立宗旨是為捍衛學術自由;聲明敦促美國大學停止與孔子學院的合作,除非對合作進行重大改革。呼籲各大學取消與中國有關孔子學院的協議;其後芝加哥大學和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已結束與孔子學院的合作。

2014年10月加拿大多倫多公校教育局(TDSB)通過決議,終止與中國合作開設孔子學院。

事實上早在2013年4月,同屬安大略省得漢密爾頓麥克馬斯特大學也宣佈停辦其孔子學院。此次孔子學院對美國大學學術自主性研究引發風波無疑也會衝擊日本,猶如早稻田大學現代中國研究所所長天兒慧教授所言:「北美的風波令孔子學院是中國宣傳、活動機關的形像更強烈,會令日本躊躇。」顯然目前日本文部科學大臣要求對孔子學院進行審查,其實早有跡象顯明。

孔子學院在西方國家的影響力,正逐漸下降

孔子學院在西方國家發展其影響力已有所下降,陷入財務誘因及學術自我審查衝突困境。

中國在美歐各國設置孔子學院其數量呈減少趨勢,以美國為例,孔子學院數量從2017年的100多個下降到截止2019年5月的47個。2019年2月27日美國政府問責辦公室(GAO)發表報告直指,中國政府資助設立的孔子學院如同試圖影響年輕人思想的學術惡意軟體;設有孔子學院的美國大學可能不願舉辦涉及西藏、台灣或天安門的活動。

換言之,這可能導致美國大學在學術研究課題自我審查,避免因得罪中國政府無法得到項目基金,最終淪喪學術社會關懷及自主性。

從美國澳洲日本大學設置孔子學院經驗顯示,這有利於該校爭取到中國留學生,孔子學院形同是一種利於招生來源管道。不過既從中國政府獲得經費來源,大學本身也必須進行自我審查,涉及到台灣、香港和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研究可能會受到干擾。

這些大學若與中國合作設置孔子學院,必須停止與台灣的學校建立交流項目,否則來自中國的資金可能會停止。孔子學院固然給予各國招受中國留學生管道,但也因此產生自我審查,干擾大學研究自主性。

被視為「銳實力」展現的孔子學院

「孔子學院」具有倡議中國文化自信及形塑文明負責任大國形象作用,然卻被質疑為具有企圖影響西方意識型態作用的「銳實力」。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曾在2018年初表示要將積極建設「孔子學院」,這與其所倡議「四大自信」(理論、道路、制度、文化)息息相關。事實上,孔子學院早先成立於2004年,由中國教育部所屬的國家漢語國際推廣領導小組辦公室管理,根據設立組織章程,孔子學院為中國政府基於向世界推廣漢語、增進對中國文化瞭解所設置官方機構,最重要功能在於為全球漢語學習者提供現代漢語教材、正規的漢語教學管道。

舊金山州立大學孔子學院
Photo credit: 舊金山州立大學

這對第五代領導人習近平自十八大主政以來,所積極推進倡議「中國夢」,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及人類命運共同體建構,將有所助益。但美澳等國批評孔子學院試圖影響西方輿論,對外輸出「銳實力」。

2017年12月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曾出版「銳實力:崛起的專制主義的影響」(Sharp Power: Rising Authoritarian Influence)報告,批評中國政府藉由編列巨額財政預算,運用人文交流、文化活動以及教育等計畫,對全球社會營造公共輿論和觀念。此種影響力既非「硬實力」具有「強制性」,也非「軟實力」之「魅力攻勢」,因此稱為「銳實力」。

由孔子學院,引發出意識型態及價值觀衝突

美國及澳洲紛紛祭出限制大學申請孔子學院措施,防止中國藉此影響其內部政治過程及學術自主性。

美國政府官員批評孔子學院及其他中國政府支持的計畫,警告大學可能在無意間受到中國不當影響,甚至從事間諜活動。共和黨聯邦參議員盧比歐(Marco Rubio)與其他議員聯手,極力推動美國大學切斷與孔子學院之間的合作關係。

2018年8月通過的「國防授權法」要求美國大學關閉孔子學院,否則將失去聯邦政府的外語課程補助計畫經費。而舊金山州立大學決定關閉孔子學院,以保住每年47萬5000美元的聯邦政府「華語旗艦計畫」。

根據2019年7月美國「洛杉磯時報」曾報導,美國聯邦政府對各大學施壓,包括舊金山州立大學在內的10餘所學校,決定關閉與中國合作的華語教學機構孔子學院。包括「華盛頓郵報」和「紐約時報」在內的美國媒體,也不斷批評中國政府借此干預美國高校的學術活動。

同時,澳洲「雪梨晨驅報」(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等媒體也宣稱,澳洲政府曾針對13所設有孔子學院的澳洲大學進行調查,鑑於中國對澳洲內部政治過程的影響力漸深,2018年通過「外國影響透明計畫法」,要求澳洲機構與個人依法申報與外國政府的關係,此申報制度自2018底實施,上述設有孔子學院13所大學皆未依法申報,此明顯針對中國。

除上述美澳加等諸國對孔子學院質疑外,若干國際非政府組織也對孔子學院提出批評。例如無國界記者組織(RSF)曾直指,中國政府正對其他國家「輸出」審查和控制資訊的方法,「中國透過大使館和宣傳中國文化及語言的孔子學院網絡,毫不遲疑利用騷擾和威嚇手段,強推認為『意識型態正確』的用字,並掩蓋歷史上較黑暗的篇章」。

此外,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在2019年關於中國人權報告中評估到:「孔子學院是中國政府的延伸,它以政治理由審查課程材料中的某些主題和觀點,並在招聘中考慮政治忠誠。」德國學者馬特・施拉德(Matt Schrader)斷言孔子學院「為威權政黨的平台,反對言論自由和調查自由等自由主義思想,以宣傳國家認可的說法。」質疑其「反對言論自由和調查自由等自由主義思想,以宣傳國家認可的說法。」

中國輸出銳實力 孔子學院已有530所
Photo Credit: CNA

綜上所論,無論是西方國家還是東方受傳統中華文化影響頗深的日本,皆愈來愈多指控孔子學院是中國「銳實力」的工具,質疑中國運用孔子學院宣傳威權集權文化意識型態,其本質是反對言論自由及自由主義,黨國體系正運用西方社會所開放的公共輿論環境,影響當地社會輿論或操控意識型態,並使接受補助大學可能喪失其全球社會責任關懷及學術自主性。

事實上,西方右翼指批判孔子學院是宣傳中國軟實力的工具,這顯示隨著中國軍事力及經濟力上升,其外交力及文化力也會逐漸上揚。

針對西方國家藉由批判孔子學院,質疑中國政府的政治動機,中國官方媒體更是質疑這些「打著孔子學院違背學術自由、推進政治目標的幌子,抵制中西文化自由交流,體現了美國的這些人對外來文化的不包容、不自由、不自信,這是其文化種族主義的表現」。

如此,因孔子學院引發的意識型態及價值觀衝突,似乎進入一種「文化衝突」領域。

中國政府宣稱西方國家對孔子學院指控「學術不自由」的指責,其實完全不符合事實,孔子學院是「本著相互尊重、友好協商、平等互利原則建立的。」顯然,中國與西方國家仍欠缺基本政治互信,文化交流拓展反成為「文化種族主義」之彰顯,而日本審查孔子學院設置必要性之做法,則有與西方國家係站在「民主價值同盟」之政治意涵;對孔子學院之懷疑恐背後也是充斥著「中國威脅論」情結。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