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婦女的敵人還是朋友?希拉蕊正走在「反女權」獻金鋪成的總統路上

是婦女的敵人還是朋友?希拉蕊正走在「反女權」獻金鋪成的總統路上
Photo Credit: AP/志達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希拉蕊欲打破男性主導的美國政治環境前,她首先必須面對「電郵門」與「捐款案」。此外,她還必須面對女性最大的敵人之一:婦女本身!

新聞整理/ 江子揚

1995年,美國第一夫人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在訪問北京時提出了「婦女的權利就是人權」(women’s rights are human rights)的宣言,激勵了世上眾多女性。該宣言發表後,全球女性地位與權利有諸多變化,但希拉蕊的訴求真的應驗了嗎?

(相關報導:聯合國女權報告:全球35%女性仍受暴力侵害,強暴被用來作為戰爭武器

美國首位女性總統?

4月12日,希拉蕊正式宣布角逐2016年民主黨總統提名,美國輿論再度回到「美國是否準備好迎接首位女總統?」的議題上。

在正式宣布參選前,柯林頓和希拉蕊的女兒雀兒喜(Chelsea Clinton)受Elle雜誌專訪就提到,「美國的核心價值之一就是機會平等,但在性別議題上顯然仍須努力。我相信若選出一位女性總統,將可能改變這個不平等情形。」雀兒喜的一席話顯然是在替自己母親的總統大選鋪路。

事實上,促進女性權益一直在希拉蕊的事業中處於核心位置,她本人及支持者也都驕傲地宣揚此點。在《抉擇:希拉蕊回憶錄》(Hard Choices)中她就指出,擔任國務卿其間最優先處理的事項之一,就是女性權益問題。在2013年卸下國務卿一職後,她致力於柯林頓基金會(Clinton Foundation)的慈善事業,其中琢磨最深的就是幫助開發中國家婦女和女童的「打破玻璃天花板」(No Ceilings)計畫。

綜觀希拉蕊總統初選的前期準備活動都是圍繞著女性議題展開,包括3月份國際婦女節時大力呼籲女性平權;或是4月7日在推特上針對「中國羈押五位女性維權人士」一案表達該作為係「不可原諒」(inexcusable)等,然而,女性議題卻也成了希拉蕊最大的弱點。

根據CBS的報導,「柯林頓基金會」從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科威特、安曼、卡達、阿爾及利亞等國接受了數千萬美元的捐款,而上述國家在性別歧視(尤其女性)等人權問題上,都遭到過美國國務院的點名批評。

Politico更進一步指出,希拉蕊作為「婦女的權利就是人權」的倡導者,卻與不尊重女性,甚至貶抑女性的政權政如此親密友好,甚至接受他們的捐款,實在很讓人訝異,讓人不禁想問,二十年過後,世界上女性有因為希拉蕊的努力而過得更好嗎?還是這些努力大多是在作秀?

前惠普(Hewlett-Packard, HP)執行長費奧麗娜(Carly Fiorina)(已表態參選共和黨內提名),二月底在美國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Conservative Political Action Conference, CPAC)上,就直指出希拉蕊「在推特上發表關於美國女權問題,卻又從剝奪女性基本人權的政府那裡大拿錢。」(She tweets about women’s rights in this country and takes money from governments that deny women the most basic human rights.)

(相關報導:希拉蕊推特宣布參選,將挑戰成為美國第一位女總統

「電郵門」事件

與此同時,有關希拉蕊擔任國務卿期間使用私人電子郵箱的問題,也替希拉蕊的總統之路帶來挑戰。

中央社報導,希拉蕊擔任國務卿其間因「貪圖方便」而使用私自架設的郵件伺服器處理公私信件。根據《聯邦檔案法》((Federal Records Act),即便使用私人郵件伺服器,都仍必須將郵件備份及複製到公務郵件系統以供存查。但希拉蕊在四年國務卿任期中多達6萬多筆的郵件,最後只在事件爆發後向國務院繳交3萬多筆公務電郵,並宣稱已刪光所有無涉公務的「私人郵件」。

希拉蕊如此爭議的作法,替自己帶來更多的質疑。譬如若希拉蕊擔任國務卿期間若有不法或不道德情勢,將很難追查。此外,從對女性權益不友善的國家獲取捐款等,將使希拉蕊充當追求女性平權化身的身份產生瑕疵。

CNN報導,前美國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對捐款一事替基金會辯護說到:「我們是不是贊同他們做的每件事情呢?當然不是。」而他亦指出,「我們必須抉擇,在利大於弊的情況下,拒絕接受別國的幫助是否是最好的選擇」。

中央廣播電台也報導,基於可能產生的利益衝突問題,希拉蕊12日也宣布辭去在柯林頓基金會的職務。

民意風向轉變:女性態度翻轉

相較於希拉蕊的好朋友梅克爾(Angela Merkel)擔任德國總理之位已長達10年之久,東亞如南韓在2013年也選出首位女總統,美國政界至今仍是由男性掛帥。據研究,女性在美國國會只佔了約20%(參議院:20/100,20%;眾議院:84/435,19.3%),顯見男女比例之懸殊。

不過近期如經濟學人(Economist)與民調網站YouGov所做的民調顯示,美國已有三分之二的受訪者認為準備好迎接女性總統的到來,原先最反對女性擔任總統的女性比例大幅下降,如今男女支持率都達六成。

或許20年前希拉蕊說的沒錯,「婦女的權利就是人權」,但是在自己的總統路上,希拉蕊除了面對自己關於電郵門、言行不一致與基金會捐款等爭議外,同時還要面對女性最大的敵人之一:婦女本身。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