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港資觀測站】蝦皮增資案不斷叩關,中國絕不放棄電子支付的影響力

【中港資觀測站】蝦皮增資案不斷叩關,中國絕不放棄電子支付的影響力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蝦皮支付增資申請重新補件後,將騰訊持股比例調降至30%以下,很顯然的就只是在玩數字遊戲、規避法規,我們應該正視中國影響力在電商與電支可能造成的危害,而國外也曾發生過爭議風波。

文:許冠澤(台灣公民陣線組織部主任)

今年初,蝦皮支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蝦皮支付)透過聲明表示:「因經濟部發布修正投資許可辦法,蝦皮支付日前已向投審會請求撤回增資申請案,擬先檢視修正後的相關法令規定」。把時間回溯自去年8月,投審會預告修正〈大陸地區人民來台投資許可辦法〉(下稱許可辦法),改變了中資定義,未來中資持股超過30%之公司,無論經過幾層來到台灣投資,都將歸類為中資。

同年11月17日,金管會同意蝦皮支付申請專營電子支付機構業務,此一許可案起因於蝦皮支付2019年「保管代理收付款項」餘額逾1年日平均餘額10億元,依照《電子支付機構管理條例》第3條第3項必須申請向金管會申請專營電子支付機構業務。再依同法第7條規定,蝦皮支付必須在時間內完成增資至5億元,方符合法律要求。

從蝦皮母公司Sea Group在2017年於紐約證交所上市的股權結構來看,中國騰訊持股大於30%,根據新上路的許可辦法蝦皮支付將被定義為中資。中資在台灣許可投資的項目並未包含「電子支付機構業務」,因此蝦皮支付才緊急撤回增資申請,否則極有可能面對撤資的危機。

2021年3月底投審會也證實,蝦皮支付已經重新送審增資申請,相關股權細節仍待釐清中。

具中國影響力的在台企業,經營電商或電子支付有什麼風險?

撇開投審會對蝦皮支付增資案的審查,具有中國影響力的企業在台經營電商平台及電子支付產業可能的風險,至少可以從三大面向來評估,其中包括中共對於私人企業的控制權、中資企業掌握在台金流物流及消費者個人資料保護等方面。

2020年9月15日中共中央辦公廳發出〈關於加強新時代民營經濟統戰工作的意見〉 ,此為改革開放以來首次對民營經濟的「統戰工作」提出正式文件,該意見中提到「為了加強黨對民營經濟統戰工作的領導」,將教育引導民營經濟人士在政治上與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做政治上的「明白人」。也提到鼓勵民營企業參與一帶一路等國家重大戰略,並鼓勵民營企業參與混和所有制改革。

健康碼
Photo Credit: 微信「支付寶」

我國國防安全研究院研究員汪哲仁分析:「在國有企業在混和所有制的情況下,國有資本、民間資本、與外國資本將混在一起,國私所有權將更難以辨認,也更便利於共產黨操作。未來民企將更容易成為中國經濟外交的工具。」中共對於民營企業有相當程度的控制權。

對內,中國不希望商業鉅子擁有超越黨的影響力,掌握民生經濟、金融、媒體;對外,這些具競爭力的跨國企業卻也最能輸出對於他國技術、政治、商業上的目的。

再者,電商平台掌握台灣龐大金流,也擁有完整物流系統,海外包裹得以通暢運輸。非洲豬瘟疫情期間,即有國外加工肉品在平台上販賣的案例,引起疑慮。因中資背景結束營運的「淘寶台灣」當時提供的「跨境供銷」模式,提供一條龍服務吸引台灣商家到平台開店,也被指出有「養、套、殺」而操控台灣庶民經濟的可能。

更重要的是,電商透過平台的實名制以及資料審核系統,掌握用戶的身分證號、地址、銀行帳戶等個人資訊。一旦中國政府要求企業配合其政治目標,便能輕易對於金流、物流做出管控,或者篩選、投放資訊。

檢視蝦皮官網的《隱私權政策內容》對於消費者個資的處置原則,向第三方揭露個資的情況包含「遵守相關管轄地之任何事用法律、政府或監管要求」,看似合理符合商業需求的條款,然而倘若所謂「管轄地」、「監管機關」為中國,將讓台灣消費者個資暴露於風險中,甚至淪為中共打擊民主社會的工具,李明哲案就是顯例。

去年,在泰國學運風起雲湧之際,蝦皮泰國曾因為審查引起風波。2020年10月,蝦皮泰國封鎖了平台上支持反政府運動的商家,販售反政府標語衣服以及示威用品的賣家在平台上被關閉,引起民眾對於蝦皮的不滿,在推特上訴求抵制蝦皮。

這個案例反應了電商平台對於商品上架的決定權,平台可以決定商品的項目、可以讓不同政治意見的商品無法銷售,對於認為商業平台無關政治因素的民眾而言,無疑是一記警鐘。

案外案:蝦皮違法經營銀行?

今年6月15日經濟民主連合召開記者會表示,與蝦皮支付同一負責人、同一電商平台、同一資本來源的樂購蝦皮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樂購蝦皮),及新加坡商蝦皮娛樂電商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蝦皮電商)所經營的「蝦皮錢包」與「蝦拼晚點付」兩項業務加在一起,形同一間無照銀行。

4794576
作者提供

根據蝦皮官網對「蝦拼晚點付」的解釋,其根據消費者過往交易及付款數據為基礎審核,以邀請制度讓買家最多擁有三萬元的延遲付款額度,使用者在延遲付款後可選擇一次付清或分期付款,若逾期付款每日將有0.05%的利息,年化後利息費率為18.25%,顯然具有放款性質。

公司以自有資金辦理放款當然可行,然若是以吸收他人存款後再辦理放款,就是違法行為。查詢蝦皮在台三間公司登記之資本,蝦皮支付、樂購蝦皮各擁有500萬元實收資本,蝦皮電商在台營運資金只有50萬元,蝦皮哪來這麼多錢對買家辦理放款業務?原來蝦皮還有一項服務叫做「蝦皮錢包」。

「蝦皮錢包」提供賣家將銷售收入或退款暫時儲存之功能,需要的時後再從蝦皮錢包提領至銀行帳戶。換言之,其實就是變相的吸收存款行為。蝦皮極有可能利用「蝦皮錢包」賣家銷售收入、退款流程或提領至銀行帳戶時間差之金額當作資金來源,充作「蝦拼晚點付」的延遲付款額度。

兩項業務的存款與放款性質形同一間無照銀行,有違反《銀行法》第二十九條之虞。

對於蝦皮增資案,我們的建議

根據媒體報導,投審會證實蝦皮已重新送件申請,投審會執秘張銘斌指出騰訊在蝦皮母公司Sea集團持股下降為24.5%,低於許可辦法規定之30%,然而Sea第二大股東兼創辦人李小冬原籍中國,是否已經放棄國籍、何時放棄皆有待釐清。

騰訊傳將遭反壟斷  馬化騰:積極配合監管部門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騰訊控股主席馬化騰

蝦皮增資案為〈許可辦法〉修法後指標案件,結果也將對於之後的中資審查產生關鍵性的影響,我們以兩個理由呼籲投審會駁回蝦皮增資申請:

其一:蝦皮支付增資申請重新補件後,將騰訊持股比例調降至30%以下,很顯然的就只是在玩數字遊戲、規避法規。我們要正視的是,中國影響力在電商與電支可能造成的危害,投審會應站在確保消費者個資不受中共侵害的角度,以及保障台灣社會民主穩定的立場,直接駁回蝦皮支付的增資申請。

其二:「蝦拼晚點付」提供買家三萬元額度延遲付款,此例若開,恐有更多電商效法,甚至開放到五萬、十萬元,形同不受金融監理規範的銀行。除了金管會與檢調單位應介入調查外,投審會應正視此涉嫌違反銀行法之行為,屬同一集團、同一負責人、同一電商平台所為,駁回蝦皮支付的增資申請。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