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會普亭相敬如「冰」,美俄關係止跌但能否回溫仍在未知數

拜登會普亭相敬如「冰」,美俄關係止跌但能否回溫仍在未知數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拜登與普亭都將本次會談視為在彼此歧見中正常對話的第一步,但同時也清楚表明這不代表美、俄關係能夠順利重啟。普亭表示拜登並未藉此機會,邀請他造訪白宮;拜登則提到,自己「不信任」俄國能大幅度修正現有態度。

編譯:王國仲

6月16日,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和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在瑞士日內瓦舉行美俄峰會。這是美俄最高領導人自2018年來的第一次會談。儘管雙方相敬如賓、未有過多互動,但他們對峰會結果皆持正面態度。

拜登、普亭相敬如「冰」,會談未取得太多實質進展

本次會談長約3小時。雙方在會後發布聯合聲明指出,儘管關係仍舊緊張,美、俄仍有能力在共同目標上取得進展、確保戰略層面的可預測性,並減少軍事衝突風險。

聲明中也提及,雙方於今(2021)年2月展延《新戰略武器裁減條約》(New START Treaty),證明了共同控制核武的決心。兩國也認知到必須永遠避免核子戰爭,一旦爆發,沒有任何人會是贏家。

為達成上述目標,美、俄將建立堅實的戰略穩定對話(Strategic Stability Dialogue)機制,替日後縮減軍事協商和降低雙方風險鋪路。

這是拜登上任後,首度與俄國元首會晤;政壇老將普亭則將第5位美國總統的名片收入口袋(自柯林頓〔Bill Clinton〕以來的美國總統他全都見過)。一同與會者還包括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俄國外長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克里姆林宮發言人培斯科夫(Dmitry Peskov)、俄國駐烏克蘭與敘利亞特使,以及雙方大使。

1985年冷戰期間,時任美國總統的雷根(Ronald Reagan)與蘇聯總書記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也曾在日內瓦舉行雙方第一次峰會。和30餘年前相比,本次會談相對平淡,兩方亦未能取得太多進展——討論時間不長(比預計時間早1至2小時結束),總統們無太多實質互動,甚至連記者會都是個別召開。

美國智庫:雙邊關係已止跌,能否回升有待觀察

不過,部分觀察家則認為,峰會能順利舉辦,本身就是美、俄關係往前邁進的一大證明。

近年來,美、俄互動屢創新冰點。自2014年併吞(俄方稱解放或回歸)克里米亞後,俄羅斯便遭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制裁;2016年,俄國更遭指控以假新聞、煽動性言論等介入美國總統大選。

儘管川普(Donald Trump)上任後雙邊關係一度好轉,但2018與2020年,又分別發生俄國雙面間諜斯克里帕(Sergei Skripal)在英國遭暗殺,和著名反普亭政治家納瓦尼(Alexei Navalny)疑似遭到俄方「下毒」,從德國結束治療回到俄國後,又立刻遭捕入獄事件,導致美(以及歐盟數國)、俄互相驅逐外交人員,雙邊關係再次探底。

據信,就連美、俄政府本身,都未對峰會抱持太大期待。在今年5月下旬舉辦的第12屆北極峰會中,雙方高層都還無法確定總統對談能否成行;專家們也預估,本次會面只會討論到未來互動方向,頂多加上是否派回大使(雙方在會議中的確同意了這點),不會有什麼實質進展。

美國智庫Kennan Institute執行長羅詹司基(Matthew Rojansky)認為:「美、俄從4月開始安排峰會,現在圓滿落幕。這是雙方關係稍微穩定、甚至可以預測未來動向的訊號,也是拜登訂下的目標。此標準看似很低,但過去2個月中發生了很多事,都極有可能讓面談失敗收場。」

美國另一間智庫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的資深政治科學家查拉普(Samuel Charap)則表示,美方希望的是穩定的美、俄關係:「拜登還有更大尾的魚等著料理,現在讓俄國挑起新問題、造成場面失控並非其所願。兩國關係從2014年開始便處在混亂狀態,(美國)希望這就是下限,情況不會再變得更糟。」

網路安全、人權等重要議題未有共識,雙方至少踏出正常關係第一步

除了建立對話機制、抑制核武外,雙方未在會議上達成其他重要共識。針對網路安全議題,普亭宣稱俄方和針對美國的網路攻擊毫無關聯,有許多攻擊源頭甚至來自美國境內;拜登列出16項重要設施(包括水利、能源等)清單,表示若俄國敢對這些基礎設施下手,美國絕對會展開回應。

兩人也就人權議題展開激烈交鋒。普亭表示若違反俄國法令,回國遭到逮捕是天經地義,納瓦尼自己也心知肚明;拜登則警告普亭,若納瓦尼在獄中身亡,俄國將面臨「毀滅性後果」。

在談到雙方未來的合作基礎時,兩強仍然不甘示弱。拜登在會談結束後接受記者訪問,表示俄國現在處境艱難:「莫斯科的影響力正遭到中國強力排擠。他們迫切希望保有國際霸權地位,因此願意與美國展開合作。」普亭稍後則指出,儘管俄國經濟規模稍小於美國,但仍然坐擁核武,並在國際舞台上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因此,美國才是有求於人的一方。

此外,作為會晤的看點之一,拜登致贈普亭一副客製飛行墨鏡,以及一尊美洲野牛的水晶塑像。目前無法確認普亭是否準備回禮(上次在芬蘭赫爾辛基的會談,普亭送給前總統川普一顆世足賽紀念球)。

拜登與普亭都將本次會談視為在彼此歧見中正常對話的第一步,但同時也清楚表明這不代表美、俄關係能夠順利重啟。普亭表示拜登並未藉此機會,邀請他造訪白宮;拜登則提到,自己「不信任」俄國能大幅度修正現有態度。

美、俄能否藉本次峰會破冰並逐漸正常化,或許還有待觀察。但至少我們可以從雙方領導人對彼此的稱呼略窺端倪——拜登今年3月接受訪問時,曾指普亭是「殺人兇手」,峰會後改稱他為「可敬的對手」;普亭對拜登的稱呼則從過往的「野心家」轉為「有著共同語言的政治家」。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