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爆發本土疫情後,面對求職困難的東南亞學生會留下還是離開?

台灣爆發本土疫情後,面對求職困難的東南亞學生會留下還是離開?
圖為台科大在2020年舉行的畢業典禮。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最近台灣爆發本土疫情,同時至東南亞各國依然面對嚴峻的疫情,還有政治的亂局,如緬甸今年2月發生軍事政變後,那對在台灣應屆畢業的東南亞學生而言,無論留台還是回國,都是兩難。

今年5月突如其來的本土疫情爆發,讓距離開始暑假僅剩一個月的大學生們學習規劃、期末考、畢展、畢業典禮、返鄉的時程,頓時亂了一團,而受影響甚鉅的,就是所有應屆畢業生中的境外生。

2020年初,中國武漢爆發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不久後,周邊的東南亞國家陸續出現疫情,至今確診病例仍高居不下,在2020年疫情相對受到控制的台灣,成了去年應屆畢業的境外生留台工作的首要選擇。如今,台灣疫情卻在今年畢業季爆發,無論是留台或返國,都可能會面對到求職難的窘境。

因此《關鍵評論網》訪問了數名應屆畢業的東南亞學生,了解他們在這COVID-19疫情下,去或留的抉擇。

回去難找工作,留下來還有機會

5月14日,台灣新增29例本土確診病例,這一天來自馬來西亞的世新大學公廣系學生林珈萱,她準備已久的畢展終於如期在松菸文創園區開幕,但沒想到原為期三天的畢展,在本土疫情升溫的情況下,系上決定撤展,畢展的開始和結束都在同一天戲劇般上演。

而緊接著在15日,台灣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宣布實施三級警戒至5月28日,這下子讓林珈萱覺得,這不僅是宣告畢展結束,實體畢業典禮也被取消,原本她和幾位馬來西亞同學推出了一個代購畢業花束與寫祝福卡片的服務,協助一些馬來西亞應屆畢業生的家長或親友,在畢業典禮當天送給遊子們。由於實施三級警戒,林珈萱和團隊只好透過快遞服務將畢業花束與祝福卡送出去。

畢展、畢典沒了,而且不用再到學校,除了只剩下期末報告,讓林珈萱有種直接「被畢業了」的感覺。對於接下來的路如何走,林珈萱認為這一年多來馬來西亞的疫情依然嚴峻,回國會面臨求職困難的窘境,加上她已習慣台北的生活,所以還是會選擇留在台灣找工作。

根據台灣政府的規定,僑外生畢業後,居留證可申請延長半年(最對可多延長一次,共一年),居留事由從就學改為覓職,而且覓職期間不能兼職打工,因此林珈萱和許多僑外生一樣,得在畢業後盡快找到工作,以獲得穩定收入。

來自泰國的那琪,和來自菲律賓的Carmel,是就讀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文創產業國際藝術碩士的外籍生,她們都傾向於選擇繼續留在台灣求職,儘管台灣已爆發疫情,但還不如泰國、菲律賓般嚴峻。

Carmel表示,其實母國已經有公司跟她招手入職了,但她因為台灣疫情較受控,所以還是想留在台灣,只是東南亞人士不會是台灣公司優先招募的對象,如果真的在台灣找不到工作的話,就會回菲律賓,而且相比目前台灣缺疫苗的情形,菲律賓已越來越多人有機會接種到疫苗,在台灣的外國人不是優先接種的對象。

那琪提到,許多對政治局勢感到失望的泰國人,在網路上發起「Let's Move Out Of Thailand(一起離開泰國)」的運動,由於之前台灣疫情受控,因此是許多泰國網民熱烈討論的移民目的地。不過對現在的那琪而言,對於要回泰國還是留在台灣,還是有點迷茫,泰國不僅疫情嚴峻,還有許多政治問題。去年泰國爆發學運時,那琪是在台灣組織聲援學運的泰國學生之一。因此權衡下,那琪傾向留在薪資較高的台灣多一些,只是,在台北的居住、生活成本會比曼谷高,而來自馬尼拉的Carmel也感同身受。

_DSC1479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杜晉軒
2020年10月18日下午,泰國學生前往泰國駐台代表處外抗議,中間塗上藍漆者為那琪。

而來自緬甸的張同學,考量到家鄉除面對疫情外,還得面對國家局勢不穩定的困局,因此選擇留台工作。緬甸在今年2月還爆發了軍事政變,至今反軍政府的示威運動不斷,據統計已超過850人身亡,遠在台灣的緬甸僑民,也曾在台北發起集會、遊行聲音母國的民主運動,而張同學也是組織者之一,所以他也擔心回國後的安危。

緬甸在2011年開始由文人政府掌權後,大量外資開始進入,經濟也在興起的勢頭上,張同學提到,過去幾年外界讚譽緬甸為東南亞的最後一塊「處女地」,外資都看好緬甸的發展前景,因此不少來台留學的緬甸學生,畢業後會選擇母國發展,想抓住國家經濟起飛帶來的機遇。張同學感嘆,當政變再次發生後,許多應屆畢業的緬甸學生只好選擇留台發展,也有的緬甸同學原本實習的台灣公司,是打算派他們回緬甸拓點,也只能繼續待在台灣了。

不過同樣來自緬甸的小李,則做出了不同的選擇,即將從台科大畢業的小李選擇回緬甸發展。小李表示,儘管緬甸局勢不穩定,但「亂世出英雄」,他認為緬甸還是有很多機會的地方。來台北多年的小李體會到,在台灣的外國人始終是「弱勢群體」,因此還是回家比較好,而且台灣薪資成長不大、台北消費水準與房價太高,階級早已固化,回緬甸發展的話,階級流動還有不小的空間。

_DSC0531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杜晉軒
5月2日,在台的緬甸僑民與民間團體,在台北舉行「全球緬甸春季革命大遊行」,呼籲國際社會制裁緬甸軍政府。

回國的馬來西亞學生

雖然台灣今年也爆發了疫情,但相比周邊的國家,也許對一些境外生而言,情況相對沒那麼嚴峻。不過,也還是有部分境外生是計劃回國發展的。

來自馬來西亞的劉苑杉,去年從國立政治大學新聞系畢業,但因為當時馬來西亞疫情相當嚴峻,國家仍處於「封城」階段的「全國行動管制令」,眼見回國可能面對「畢業即失業」的情況,因此選擇申請一年的實習簽證,在台灣的一家媒體公司實習。

劉苑杉透露,今年她有嘗試在台灣找工作,但求職相當不易,疫情下並非所有公司都願意聘請外國人。而劉苑杉面臨的情況,可能也會是今年畢業的外國學生將面對的情形,由於法規規定台灣企業聘僱外國人有資本額、營業額的門檻,在經濟不明朗的情況下,本國、外國學生的求職困難度會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