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具」做為藝術形式:不僅僅是網路小說或部落格,如何定義「數位文學」?

「工具」做為藝術形式:不僅僅是網路小說或部落格,如何定義「數位文學」?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數位文學」的重點應當不單單只是「文學以數位形式進行再現」的形容,也就是所謂的網路小說、部落格、網誌等等、也不會只是「文本與圖像、音樂等不同領域在網路上搭配呈現」。

文:柴陽

「數位文學」的概念是一種附隨於科技發展之後的書寫形式,具有顯著的時代價值、也象徵了文學創作者無限的好奇心與創新。

在開始介紹數位詩的起源前,我想先排除一些容易被誤解的數位文學定義:「數位文學」的重點應當不單單只是「文學以數位形式進行再現」的形容,也就是所謂的網路小說、部落格、網誌等等、也不會只是「文本與圖像、音樂等不同領域在網路上搭配呈現」。

它本質上是「文本與數位化本身的互動與交流」,牽涉到美學的呈現,在其藝術策略上也有相應改動;這種文學創作形式本身是一種基於「多元、無普遍性、直覺解放的後現代式思維」的媒體改革,藉由科技進步來為後現代文學注入新的去中心化力量,破除原先已經定性化的紙本出版世界,以及它為文本生產意義的過程,而為創作者的意念提供一種新的、基進的呈現途徑。

1624005828321
Photo Credit: 截圖自作者

在數位文學的「數位」概念之前,我們要先認知到這次文體改革想要改變的狀況,是創造出更新的一層可以承載作者思維的「物質」,讓文字不會被限縮在僅為承載在紙上的語言,而這層物質即是書寫時所運用的呈現方式、版型、超連結、互動性等等:

也就是說,數位化文學這條路或許只是這種媒體改革中的一環。

數位化不只為文學創作世界帶來傳播快速的發表平台,同時也讓野心大的創作者更輕易地看到了新的一種表現「藝術」的方式——不光只是透過文字本身的美感,而同時也能透過突破原本牢不可破的發表形式,讓這些文本能透過數位軟體的整合、挪用,讓閱讀者能體認到「超出文字範圍的美感」。

在這個框架之下,我們可以先想像「數位化」在所謂人文、文化上的地位:人與人間的即時互聯、翻譯、程式碼語言、排版與圖像製作方式的進化、新型態的文字傳播平台、動畫的製作與播放……以上所有你可以想得到的新概念,都能作為創作者藝術策略的一環被操作。

簡單來說,創作者手上的「工具」進化了。

並非每一種「工具」的出現都只象徵著人類物質上或生活上有了進步,很多工具本身就兼具實體與人類文化的概念:許多工具不只是一個外在的物質,更是感官的延伸,如眼鏡作為視覺的延伸、耳機作為聽覺的延伸,在個人心智發展的過程工具已經扮演著重要角色。

同時,工具的進化往往是以「促進人類使用」為原則,每一次的科技創新,都基本上象徵了工具變得更直觀並方便人類去進行操作、更易於模擬或置放人類的智能與思維、或更能加深人機間的彼此依賴,人類與工具就從彼此獨立的個體變成更像「合作」的關係;而其他人類也能藉由這層合作,運用自己也擁有的工具進行彼此智慧的互聯,於是整個文化傳導的網路就形成了。

數位文學,在這個世界觀底下,容許創作者依據自己的直覺,用更簡易且有效率的方式在觀者眼前呈現自己想要呈現的畫面,也能更簡易地讓觀者與文本進行互動、合作,共同為文學意義的產生來努力。

這種創作形式想要打倒的東西,某種程度上可能是觀者對承載媒體,在文學上即是指對「紙張」的視而不見:鉛字印刷不若它的前身雕版印刷,它具有規格化、模組化、標準化的特質,無論是字體或是版型都已經被完整定義且難以被擊破,造成讀者早已習慣了這種媒體的存在,而不再將注意力投注在文字以外的地方。

現在,媒體形式因為數位化的助力變得更加不被限制、更加多元、更加解放,創作者就可以嘗試讓媒體肩負兩個以前鉛字印刷無法做到的責任:一是「去媒體性」,也就是試圖讓媒體的存在感消退,去除觀者和藝術品間的薄膜,使觀者能直接融入內容;二是「超媒體性」,也就是時時刻刻提醒觀者媒體本身的存在,讓觀者同時能體會文字的美感、亦能在表現形式上看到創作者的用心。

於是乎,觀者與創作者變得更為接近,書寫《敘事即虛擬實境》一書的萊恩即稱「介面並不只是操控文本的一種方式,它是一種『模擬體制』,能夠讓讀者參與敘述者的經驗」。模擬在這邊的定義即是文字在不同場合的「重現」,電腦可以作為這種角色,模擬出創作者原先希望的口氣與敘述方式。

1624005874249
Photo Credit: 截圖自作者

具體而言,這種新媒體可以創造若干種(或更多)新的文本展現形式,這些文本定義有可能互相涵蓋也可能彼此合作,其中最明顯的兩個例子,第一個就是「超文本」(Hypertext)。

超文本象徵著數位文學「彼此連結」網路的形成:數位世界中的「超連結」概念製造出了一個非線性的文學世界,在閱讀完一個章節後,不見得要繼續閱讀,而是可以安置超連結,讓觀者岔出去自行選擇閱讀其他文本補足意義,使得知識與知識、意義與意義間產生具有互動性的新關係。

第二種則是「制動文本」(Cybertext),也就是由觀者以自身意念進行互動與決策的文本,其藝術價值展現的原動力來自於觀者的行動,不同於光是為書翻頁或是點選連結,而是實際身歷其境地融入、並在文本世界中做推進。

這兩種概念都隱喻著數位化的力量:文字的美學從飄渺的語言成分跳脫成了真實的展品,你走在這個賽博博物館中,可以隨性地切換展館與想要特別關注的展品。

1624005915970
Photo Credit: 截圖自作者

除此之外,我也想特別補充兩種我自己曾經注意過的、蠻新奇的數位詩形式:第一個是夏宇可以說是傳奇性的《粉紅色噪音》一書。夏宇本身極為一個具有強烈實驗色彩的作者,另一個例子即是《摩擦・無以名狀》——直接將另一本詩集《腹語術》中詩作完全拆開再重新接合在一起。

2007年出版的《粉紅色噪音》,是將夏宇的電子郵件裡的垃圾信件,將裡頭撿來的句子進行「超連結」,丟進翻譯軟體裡讓它重複翻譯個好幾次,再取出、進行分行,讓它長的像詩,完全破碎掉原先語言的意義並再創造出新的狀態。雖然它是以一本書的形式做出版,但是這本書也不簡單,運用透明塑膠片作為載體使得所有詩句在閱讀時會彼此疊合,具有強烈的超媒體性,也創造了新的互動、閱讀體驗,我認為是一種數位詩的良好典範。

另一種則是現今PTT Poem版常見的「版面詩」,它的內容就是將其他論壇上出現的詩的標題進行重組,使每一首詩的概念、想要傾訴的對象與思緒彼此串連,並讓讀者自由地再重新詮釋出文本的意義,也帶有一種數位詩中互動與連結的韻味。

參考文本

  • 王又仁,〈數位時代的抒情詩人:須文蔚詩創作歷程及其文本分析〉,收錄於《東華漢學》第二十六期(2016,花蓮),頁225–268。
  • 鐘蔚文等,〈數位時代的技藝:提出一個分析架構〉,收錄於《中華傳播學刊》第十期(2006,台北),頁233–265。
  • 李順興,〈數位文學的交織形式與程序性〉,收錄於《中外文學》第三十九卷第一期(2010,台北),頁167–204。
  • 須文蔚,〈台灣數位文學概述〉,《2009台灣文學年鑑》(台南:國立臺灣文學館,2010),頁92–99。
  • 須文蔚,〈數位詩的破與立〉,觸電感想,http://faculty.ndhu.edu.tw/~poem/paper/58.html(2021年1月2日檢索)。
  • 李順興,〈結構vs.行為:制動文本的基本形式〉,http://benz.nchu.edu.tw/~garden/cyb-crit/hyp-behavior-web.htm(2021年1月2日檢索)。
  • 簡政珍,〈再論意象的「發現」〉,撞見一首詩專欄,http://benz.nchu.edu.tw/~garden/cyb-crit/hyp-behavior-web.htm(2021年1月2日檢索)。
  • 白靈,詩的聲光,https://myweb.ntut.edu.tw/~thchuang/s-old/main.htm(2021年1月2日檢索)。
  • 須文蔚,觸電新詩網,http://faculty.ndhu.edu.tw/~poem/menu.html(2021年1月2日檢索)。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