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謬誤與真相》:黑人平均收入低於白人的真正主因,真是因為種族歧視嗎?

《謬誤與真相》:黑人平均收入低於白人的真正主因,真是因為種族歧視嗎?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知名保守派經濟學家索威爾用生動的筆觸逐一進行分析,以過人的勇氣揭露其中存在已久的謬誤,企圖站在一個脫離偏見、成見的角度,公平還原被掩蓋的經濟真相,營造一個認識經濟問題的正確思路!

文:湯瑪斯・索威爾(Thomas Sowell)

第6章 種族的謬誤與真相

就業歧視

「歧視」是一個大家很常用卻很少定義的字眼。一般人往往會把偏誤、偏見與歧視混為一談,彷彿它們大同小異。但偏誤與偏見是態度(腦中的想法),歧視則是在現實世界發生的公然行為。在分析經濟差異時,這是一個不小的區別,是現實世界中更是顯而易見的差異。我們也不能直接以為更多的偏誤或偏見一定會變成更多的歧視,或以為沒有偏誤或偏見就不會有歧視。這種錯誤的假設忽略了一點:把主觀感受轉化為公然行為的人必須付出的代價。

想像一下,在一個種族歧視完全合法的國家裡,某人擁有一座高爾夫球場,他對黑人抱有偏誤或偏見。有一場國際賽事預定在這座高爾夫球場舉行,這位球場的老闆如果不讓老虎.伍茲參賽,他不必付出任何代價嗎?他需要付出的代價可能高達數百萬美元,因為伍茲缺席賽事可能會使全球觀賽的電視觀眾大減,而廣告費率及廣告收入是由收視率決定的。要是他那麼做,將減少電視台支付給球場老闆的轉播費。

在這種例子中,想像歧視的代價很容易,但在其他情況下,在市場上競爭的任何人通常都得為歧視付出代價。徵才時歧視特定族群的雇主,通常得付出更多的費用(以吸引其他族群的勞工來填補職缺),或降低要求的職位資格(以便讓更多的求職者符合條件)。無論是採用哪種方法,雇主都得付出更多錢——無論是花更高的薪資,還是因為員工資質較差而導致生產力較低。當競爭對手的種族歧視較少或較在乎成本時,對手不需多付錢就可以雇用那些遭到前者歧視、但資格更好的勞工。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這些成本差異將轉化為利潤差異,甚至可能轉化為企業存亡的差異。

歧視的代價真的會改變現實世界中的行為嗎?鐵證顯示,確實是如此。就算在南非那個白人統治及官方種族隔離政策限制或禁止黑人從事特定工作或行業的時代,在競爭性的行業裡,白人雇主所雇用的黑人人數往往會高過法律允許的數量,或是他們會雇用黑人從事法律禁止的高等職業。

例如,有一回南非政府掃蕩違反種族隔離法的建商,結果有幾好百家建商因違法而被罰款。我們沒有理由認為那些雇主的種族偏見,比那些推行種族隔離法的政客來得少。他們的差別在於,政客推動這種法律不必付出任何代價,但歧視黑人會讓那些競爭型的企業付出成本。當房東歧視某些想要租房的群體,或放款者歧視某些想要借款的群體時,類似的經濟原則也同樣適用。

這並不是說歧視不存在。首先,不是所有的經濟交易都在競爭激烈的產業或營利企業中發生。種族歧視在美國變成不容於世的非法行為之前,大學、基金會、醫院等非營利組織比較容易歧視更多群體,因為他們的生存不靠盈利,歧視性的決策所隱含的成本由其他人貢獻的捐贈基金及捐款支付。

同理,世界各地的公營企業也比較容易歧視,因為它們的歧視成本由納稅人支付,而不是歧視者支付。在某些時代,這種歧視針對的是少數群體;但在另一些時代,出現了針對多數群體的「反向歧視」,這在政治上常被稱為針對特定少數群體的「優惠待遇」。有些大學在一九六○年代以前很少聘用黑人教授,但在一九六○年代之後,他們開始優先聘用黑人教授。醫院、基金會、政府機構,以及受監管的公用事業的人事雇用措施也是如此,這些單位都有一些方法可以緩衝競爭帶來的經濟壓力。這些機構進行歧視或反向歧視時,都不會像競爭產業中的營利企業那樣付出代價。

當歧視的代價太高時,有些有種族偏見的人可能無法展現歧視。同樣地,有些毫無種族偏見的人,也可能因為一些原因而展現種族歧視,例如,不同種族之間的犯罪率、罹病率或其他不良特徵的比例不同,區分個體的其他方法成本又比較高或不準確。事實上,有些人可能因為這種原因而歧視自己人,例如黑人計程車司機天黑後避免載送黑人男性乘客。

簡而言之,「種族」成了一種做決策的分類工具,就算不是種族主義的人,也有可能參考這種分類。所以,即便雇主對黑人並不反感,也很樂於雇用年長的黑人或黑人女性,但他們可能不願雇用年輕的黑人男性,因為他們知道,那個群體中有很高比例的人遭到逮捕或入獄。有項研究鎖定經常查看應徵者有無坐牢記錄的雇主,其結果發現,這些雇主比其他人更常雇用黑人男性。也就是說,這些雇主不再需要以「種族」做為挑選工具,因為他們用另一種更精確(但成本更高昂)的挑選工具來篩選一般的求職者。所以,當我們想判斷職場中究竟有多少種族歧視存在時,區分「種族主義」和「以種族做為挑選工具」又使這個問題變得更加複雜了。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點在於,大家之所以會廣泛使用「種族」做為挑選工具,是因為它的成本比其他挑選工具低得多,可以馬上用肉眼判斷,不像宗教、教育或其他工具需要花更多的時間、精力或費用。許多人說,每個人都應該被當做一個獨立的個體來評判,但實際上沒有人這樣做,因為要充分了解一個個體,其成本通常遠遠超過價值。那種成本不僅包含財務成本,甚至攸關人身安全。

夜裡,你在巷子內看見一個朦朧的身影,那可能是友善的鄰居出來遛狗,也可能是一個虐待狂連環殺手埋伏在那,等待下一個受害者。你花費心力去找出答案並不值得。一般說來,挑選的精細程度取決於仔細挑選的成本與效益。以前有一段時間,許多徵才廣告上寫著「婉拒愛爾蘭人應徵」。後來,愛爾蘭移民適應了美國的社會規範,雇主覺得排擠愛爾蘭人的效益超過成本時,這種廣告才逐漸消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