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在北約峰會給足艾爾多安面子,土耳其周旋美俄之間能拿到多少甜頭?

拜登在北約峰會給足艾爾多安面子,土耳其周旋美俄之間能拿到多少甜頭?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外交老手拜登深知「國家利益」的現實考量,高舉著西方價值的民主人權要求盟友歸隊的同時,願意放軟身段給予土耳其「實質性質」的胡蘿蔔,藉由在北約架構內宣示美國保護北約盟友,以及讓土耳其的直升機出口改善經濟,換取土國的信任。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1949年成立,旨在對付共產主義的擴張所帶來的威脅,當時北約的初始成員國僅有12個,如今居然已大幅增加到30個成員國。

北約的發展歷程曾因冷戰結束失去重心,又碰上川普(Donald Trump)斷然拒絕捍衛同盟的舉動,以及強索取2%的會費,甚至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曾於2019年批評北約隱然「腦死」,一時間,北約失去了作用,終在拜登(Joe Biden)入主白宮之後煥發出了新的生命力,再度有了對抗俄、中當宗旨。

拜登在抵達北約峰會現場時,即刻表示北約對美國利益的至關重要。他所送出的第一份大禮,即一開始就宣布支持北約的「第五條」,即集體防禦的核心原則。拜登承諾美國將遵守北約的成立協定,幫助成員國抵禦外來襲擊,並將之視為美國「神聖的承諾」。

美國總統拜登此次訪歐之行,先後出席G7峰會、北約峰會和歐盟美國峰會,拉攏歐洲盟友共同抗衡中國,絕對是貫穿各項重要行程的核心議題。此次歐洲之行的一個主要目的就是尋求美歐聯合,應對中國構成的挑戰。

除此之外,北約峰會的重心除了中國,俄羅斯向來是北約一貫的對手,而這位剛在美俄峰會落幕的重要角色,又是北約重要成員國:土耳其近來逢源的對象。美土關係因俄羅斯為其中一個原因而交惡,一度有讓俄羅斯見縫插針成功的可能。美土歐關係在北約峰會下如何發展,是本篇文章關切的重點。

美土歐關係緊繃的根源

冷戰期間,在兩強競爭架構下,土耳其基於地緣政治上的算計與畏懼蘇聯威脅而加入西方陣營,其中又以1952年加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最為重要。拜登上任後,美土關係急凍。不同於前任川普與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稱兄道弟為其撐腰,作風強調民主價值、實際上也著重國家利益的拜登,視土耳其如寇讎。

從上任之後過了一個多月才跟安卡拉通話,土耳其的非優先性可見一般。遑論拜登執意懲罰土耳其向俄國採購S-400飛彈防禦系統,以及在4月23日致電土耳其總統之後的隔天不留情面,隨即宣布認定亞美尼亞事件為種族滅絕

坦言之,拜登不理會土耳其抗議「種族滅絕」一事,是充分掌握艾爾多安在經濟壓力下會淡化該問題。

就美國而言,S-400飛彈軍購顯現出土耳其在地緣政治上的新認同和政策調整,呈現了與西方疏遠、向俄羅斯靠攏,美國就在去(2020)年12月13日依照「以制裁反制美國敵人法案」(CAATSA),對土耳其國防機構與官員實施的最新制裁。

土耳其之所以轉向俄國採購S-400飛彈防禦系統,乃因美國在2017年拒絕出售愛國者飛彈系統(Patriot system)給土國,迫使安卡拉當局轉向俄國購買防空所需的飛彈系統。

川普卸任前,已就針對土耳其採購S-400飛彈防禦系統實施制裁,矛頭對準土耳其軍事採購機構。就現實層面而論,土耳其向俄國購買防空飛彈系統,凸顯美、土兩國互信出現裂痕,以及土國對美俄維持平衡外交戰略。美國堅持土耳其在S-400議題上必須徹底改弦更張,才會解除制裁。倘若土耳其照單全收,恐造成土俄關係降,因此這項議題將會是土、美關係的長期的引爆點。

除此之外,美國對於土耳其在伊拉克、敘利亞的行動也不表認同;艾爾多安則譴責美國在敘利亞對庫德族的支持,以及拒絕協助引渡土耳其流亡的宗教領袖居連(Fethullah Gulen)。

鑒於土耳其經濟嚴重下滑,里拉嚴重貶值可能會危及艾爾多安的領導地位,如何解除既有制裁並堤防新制裁加諸己身,是當前土耳其經濟解套的最佳出路。對艾爾多安而言,在北約峰會上挽救土、美關係並藉由美國來緩和土、歐關係乃是當務之急。

先前,艾爾多安急著在拜登勝選後盡早恭賀,並積極發出修好的信號,期待拜登政府願意恢復雙方關係。老謀的艾爾多安意識到拜登上任後,大西洋兩岸的華府與歐洲聯盟合作有望,加上土耳其經濟陷入困頓,且歐盟和美國會介入東地中海衝突影響利比亞外交進程,種種因素促使安卡拉放下身段,尋求緩和東地中海緊張。

近期土耳其不再派遣地質考察船前往爭議海域,土耳其、希臘一月還恢復了中斷近五年、針對解決領土等爭端而展開的探索性談判。埃及、以色列、賽普勒斯、希臘、義大利、約旦和巴勒斯坦於2020年9月正式設立東地中海天然氣論壇,目的在加強成員國間的油氣合作,卻未叫上土耳其,艾爾多安因而逕自與利比亞劃定海洋界線,還以顏色。

土耳其利用此次北約峰會期間與希臘進行會談,無獨有偶,艾爾多安在北約峰會上向法國總統馬克宏承諾,盼雙方共同努力讓外國傭兵可盡速撤離北非利比亞。兩國總統睽違一年多會面,針對利比亞傭兵進駐問題達成共識。土法兩國去年因利比亞傭兵問題槓上,由於法國支持哈夫塔爾(Khalifa Haftar)國民軍與土國不同調,導致土國去年批評法國支持東部武裝軍隊的行動,是在利比亞玩危險遊戲。

至此,可看出土耳其調整戰略,不再強硬,試圖緩和跟歐盟的關係。

AP_21165461301347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美土言辭犀利交鋒,卻在北約峰會見面歡喜碰肘

美、土先前關係吵吵鬧鬧未見降溫,拜登與艾爾多安兩造言詞激烈交鋒,似難想像雙方關係能有進展。不過,從拜登設定在北約峰會兩方單獨會談即可意識到拜登想要外交轉彎的作為。事實上,拜登的融冰舉動還可追溯到更早。

今年3月初,土耳其原計劃向巴基斯坦出售30架土耳其ATAK攻擊直升機,但該直升機使用美製發動機而遭美方禁止出口,導致中國意外搶到訂單,間接傷害了美國的利益。今年5月底,美國對土耳其武器出口到菲律賓做了放行的動作,先前以同樣理由,土耳其被美國知會該款直升機有美國技術成分,須得到美國的出口許可。

正當北約峰會登場在即,美方一石二鳥對土耳其釋出善意,同時攏絡了在中、美之間游移的菲律賓。無怪乎,北約峰會拜登克制批判土耳其的事務,還彼此稱此次會談有豐碩的成果。顯然地,拜登正在堤防中、俄兩國的見縫插針,避免將土耳其送給對手。也難怪艾爾多安儘管之前嚷嚷著要報復拜登將亞美尼亞種族滅絕定位為大屠殺,卻未見進一步的舉動。美土關係頓時進入蜜月,令看戲的人拍案叫絕。

外交老手拜登深知「國家利益」的現實考量,高舉著西方價值的民主人權要求盟友歸隊的同時,願意放軟身段給予土耳其「實質性質」的胡蘿蔔,藉由在北約架構內宣示美國保護北約盟友,以及讓土耳其的直升機出口改善經濟,換取土國的信任。

拜登外交手腕相當有彈性,為謀求與土耳其改善關係,僅在會前大肆抨擊對方人權問題,先凸顯自己的立場,但會面時卻暫擱異議,拉近關係。暫緩土耳其的爭議是避免土耳其外交立場導向俄國,將北約組織裡擁有第二大常備軍隊的土耳其送給俄國,實為不智之舉,且土耳其還能是用來遏制德黑蘭區域影響力的有利法寶。

美中俄爭霸之下,儘管有選邊的風險,同時,土耳其也會獲得拉攏的糖果。只是暫時擱置的爭議能持續走多遠,該如何迫使艾爾多安遵守人權,又能為美歐所用,考驗拜登團隊的智慧;如何拿捏與土耳其和俄國的關係,也將是拜登團隊必須面對的另一個嚴峻課題。

話說,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在會見拜登之前,先從中國那裡得到了巨額貸款,似乎刻意忽視G7提醒各國不要陷入對中國的依賴這樣的警告。倘若真為如此,面對美、歐、俄、中刻意逢源的土耳其,北約想遏制北京的意圖又何以能夠奏效呢?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