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能否複製日職鯉魚隊「廣島模式」?關鍵在於居民參與

高雄能否複製日職鯉魚隊「廣島模式」?關鍵在於居民參與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廣島模式」中,「互為主體」、「共同推動」,其實是得以獲致成功重要因素,用「運動狂熱」與「社會整合」結合,透過城市中的一個個節點,讓球迷說出「從懂事以來就一直支持著鯉魚隊」。

文:蘇韋綸(日本慶應義塾大學政策媒體研究科博士生)

居住在當地的民眾,自然是主場球隊重要且最直接的客群,如何與當地居民產生良好的互動,是職業運動在地化之中的一大課題。這篇文章將從「社會整合」、「結點」與「文化模式」等三個面向,進一步討論日本職棒鯉魚隊與廣島居民的關係。

首先在「社會整合」的層面上,讓我們將場景轉回到1975年10月15日。

1975年10月15日,鯉魚隊在東京後樂園球場以4:0擊敗讀賣巨人,奪下創隊25年以來首次優勝,比賽結束的瞬間,遠在廣島收看轉播的民眾相互勾肩搭背,一齊高喊萬歲,且幾乎所有餐廳都推出免費或折扣服務,一時萬人空巷,甚至當晚傳出多起急性酒精中毒的事件,其熱鬧程度可想而知。

甚至在40餘年以後,廣島於2018年完成中央聯盟三連霸的壯舉,依然在廣島掀起一股旋風,各地百貨、商店都趁勢推出「優勝特賣」,「紅帽旋風」在廣島所造成的效應可見一斑,對當地民眾影響相當巨大。

這樣子的現象,我們可以將之稱為「運動狂熱(Sports fever),也就是由於運動賽事的舉行或者對於球隊的支持等,使當地城市陷入狂熱狀態。

「運動狂熱」與「社會整合」的結合

在運動社會學當中,這樣的「運動狂熱」可以與「社會整合(Social integration)」的功能相互連結。

簡單來說,就是該地區透過運動這一項因素,來強化居民之間的整合,進而促進社會共同體意識的形成,而這項意識又會回過頭來,讓運動成為地方社會共同體的「集體表徵(Collective representation)」。成為集體表徵的運動本身,又可以透過居民的應援等活動,進一步受到強化並加深居民間的連帶感。

也就是說,「社會整合」與「集體表徵」會形成一種互為因果的關係。簡單以圖像來表示的話,便如下圖所示:

001
筆者自行繪製
運動與社會整合及集體表徵之關係圖

1951年的鯉魚隊與大洋隊的合併事件便是一個解釋上述現象的好例子。

1951年,由於鯉魚隊面臨嚴重資金不足的情況,在創立的第二年就面臨轉賣的危機。事實上,當時甚至已經決定要與大洋鯨進行合併了,然而得知這件事情的廣島居民紛紛前往決定合併的會議場所,於場外進行反對轉賣的抗議。

鯉魚隊初代私設應援團聯盟會長平田政輝便表示:「對於市民來說鯉魚隊就是生存意義,因為有鯉魚隊才有繼續工作下去的動力,也因此才能夠忍受痛苦的生活。」在這樣的期盼之下,鯉魚隊總教練石本秀一當場在會議中呼籲終止合併,並改以成立後援會的方式來籌措球團資金,試圖讓鯉魚隊得以在廣島存續。

在這之後,石本秀一便開始前往廣島各企業、機關進行演講,並在各地設立後援會,讓民眾可以自行前往捐贈。甚至在當時同樣擁有球隊的國鐵之中,也設立了鯉魚隊的後援會,其原因就是「除了身為國鐵員工以外,大家都是廣島人」,由此可見「廣島人」此一社會共同體意識的強烈作用。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所謂「樽募金」了。該活動在廣島綜合球場內,放置了兩個大酒桶,方便民眾自行投入金額,且這項活動並非由官方發起,據說是由當時中國新聞社的一名職員所發起的居民自發性活動,其目的便是希望能在比賽時為鯉魚隊募得更多的球團資金,充分展現出當地居民對於球團存亡的重要性。

在上面的例子中就能發現,發揮社會整合功能的運動本身,在「廣島人」這一個社會共同體意識的作用之下,轉變為「生存意義」等集體表徵性的存在,而這樣的象徵又進一步加深了共同體的意識,在這樣的循環之下,球團本身的象徵性也持續獲得強化,同時也作為廣島之象徵,強化社群與地方間的紐帶與連結。

從球場到主題餐廳,都是凝結市民的「結點」

所謂的「結點」,所指的是在各種不同的情境之中,讓不同群體匯聚之處。

結點本身又分為「空間性結點」與「時間性結點」,空間性結點所指的是物理性建築空間,像餐廳或市場等,因此球場當然也是空間性結點;時間性結點則是指僅會在特定時間產生的場域,像運動賽事就是典型的時間性結點。而這些結點,將會讓原先分屬於不同群體的人們聚集在一起產生交流,進而達到社會整合的效果。

在廣島的例子裡面,有許多廣島的餐廳都會在店內裝飾許多鯉魚隊的商品或球衣,並且在比賽時提供鯉魚隊比賽的電視轉播服務。這些原先互不認識的人們前往餐廳用餐,在享用餐點的同時,也一起為鯉魚隊加油,並以其作為話題來進行互動。這個時候就在空間性的結點之中,以運動(此處為鯉魚隊)為媒介進行了跨群體間的交流。

002
筆者拍攝
掛有鯉魚隊球衣及擺設的餐廳

而廣島的空間性結點之中,最直接以比賽的形式來匯聚不同群體的地點,便是廣島市民球場——Mazda Zoom-Zoom Stadium(又稱馬自達球場)。

在新建設的馬自達球場當中,對於硬體設備投入了非常多心力,例如大幅增加女廁數量並維護環境清潔,大幅改善了以往舊廣島市民球場廁所髒亂不堪、女廁不足的問題。又如設立專屬的應援團區域,除了讓希望大聲應援的球迷能盡興以外,也讓喜歡安靜看球的球迷不致受到影響。

另外,為了打造各年齡層以及家庭皆能輕易前往的環境,除了方便行動不便的老年人與身障人士前往觀戰所設置的輪椅席(12球團中最多席次)以外,也創造出了許多能讓小朋友能夠開心遊玩的空間。

球場設計者——仙田滿認為:

小時候的體驗與感受將成為長大之後的原初印象,因此希望創造能讓小孩開心體驗與遊玩的場所。而小孩如果產生「希望可以再來」的想法,那麼小孩的來場也就意味著父母的來場,就回頭率的效果而言,在小孩子的對應上相當重要。

完整呈現了馬自達球場的理念。

除了比賽本身以外,在廣島當地也有許多以鯉魚隊為媒介之結點,除了餐廳等空間性的結點外,例如邀請鯉魚隊球員出席的場合,或與鯉魚隊球團合作之活動等時間性結點,也都擴大了原本只屬於「比賽」的非日常場域,這些結點也促進了群體間的交流與社會整合,擴展了鯉魚隊與居民之間的連接點,讓非日常與日常的界線逐漸模糊。

透過讓生活中四處充滿了鯉魚隊,來強化以鯉魚隊為中心的連結,並持續加深鯉魚隊的在地化程度。

MAZDA_Zoom-Zoom_Stadium_Hiroshima_facade
HKT3012, CC BY-SA 4.0 , via Wikimedia Commons
廣島市民球場

「從懂事以來」就支持鯉魚隊的「文化模式」

筆者在進行這次研究的訪談時,不論是在正式訪談或非正式訪談中,都有受訪者向筆者表示自己「從懂事以來(物心がついた時から)」就一直支持著鯉魚隊,是一種很自然的結果。究竟「從懂事以來」這件事該如何解釋呢?筆者將從人類學家Clifford Geertz針對文化模式與公共行為的理論來加以解釋。

Geertz認為人類的文化模式是有各種不同的象徵符號所組成的,且這些文化模式並不是人類生來就有,而是透過不斷接收「外在訊息」,進而塑造出各種外顯的公共行為。

在其理論中,Geertz將文化模式分為「反映真實的模型(Model of reality)」以及「解釋真實的模型(Model for reality)」,而這兩個模型影響了人類的外顯行為。

簡單來說,我們以台北捷運手扶梯靠右站的現象來解釋,就算是以前從來沒到過台北的民眾,只要看到捷運手扶梯上大家一律靠右站的現象,自己也會跟著靠右站。這便是因為在其觀念中已經形成了一個「搭捷運手扶梯應有的方式(Model of 搭手扶梯),因此其便會表現出相應的行為(Model for 搭手扶梯)。

上面的例子我們也可以用來解釋「從懂事以來」就支持鯉魚隊的現象。

在戰後以「復興象徵」成立的鯉魚隊,長期以來受到當地企業、居民以及政府的支持,這樣的支援規模,不只影響了廣島個人與其家庭內部,同時也影響了整體社會氛圍。在這種情況下,一代代的廣島居民以鯉魚隊為媒介,隨著家族、社會環境以及各結點的影響,形成了「說到棒球就是鯉魚隊」這樣的概念(Model of 看棒球),進而影響其外顯行為,使得許多人在「懂事以來」就已經是鯉魚隊的球迷(Model for 看棒球)。

私設應援團團員福永先生也向筆者表示:

對於在廣島土生土長的人來說,電視一直在播鯉魚隊,身邊的同學也都是鯉魚隊的粉絲,自己也會想成為鯉魚隊的球迷

正好呼應了這一個概念。

而上述馬自達球場設計者仙田滿針對家族群體的設計以及對應孩童原初印象的概念,也與Geertz的想法相互吻合,提供了為何當地居民如此支持鯉魚隊的一種解釋。

hc1yb7886s5gnhb62vtugt64m3rvyu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這篇文章從三個角度來分析當地居民與鯉魚隊的關係,很明顯地,鯉魚隊的在地化並非只是由球團來進行單方面地推動,從上面的例子以及本系列其他文章中都可以很清楚地看到,

在「廣島模式」中,球團以外的其他三個關鍵角色同樣也是擁有能動性的主體。也就是說,「互為主體」、「共同推動」,其實才是「廣島模式」得以獲致成功重要因素。

回到本系列文章的起點〈從日職鯉魚隊「廣島模式」看「高雄職棒第六隊」的可能性〉一文中,筆者所提出的問題:「高雄市要循廣島模式發展是否可能?」,在「廣島模式」之中,「不只球隊需要地方,地方也需要球隊」的相互關係是其中心要素,然而這絕非一朝一夕的呼籲即可達成。

因此廣島市政府運動振興課的山本課長的這句話,不僅是前後呼應了本系列文章,也提醒了高雄市若有意循「廣島模式」發展職棒球團,所應具有的態度以及長期發展的心理準備。

要像廣島一樣的話,必然需要經過長時間的累積,如果在時間歷史的疊加之下,高雄人漸漸地習慣了這支球隊,甚至有一天變成了民眾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無法想像沒有這支球隊的日子,那麼我想並非不可能。

參考文獻

  • 蘇韋綸,2020,「日本職業運動在地化:以廣島東洋鯉魚為例」,國立政治大學日本研究學位學程碩士論文。
  • 片瀨京子、伊藤暢人,2016,広島カープがしぶとく愛される理由(東京:日經BP社)。
  • 中国新聞社,2012,カープの歩み(廣島:中國新聞社)。
  • 西本恵,2018,日本野球をつくった男―石本秀一伝(東京:講談社)。
  • 冨沢佐一,1980,カープ30年(廣島:中国新聞社)。
  • Eames, Edwin、 Goode, Judith Granich,(1977). Anthropology of the city. New Jersey, Englewood Cliffs: Prentice-Hall, Inc.
  • Geertz, Clifford,(1973). The Interpretation of Cultures. New York, Basic Books, Inc.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