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硬保守派法官萊希當選伊朗新總統,分析指伊朗將繼續反美並向俄中靠攏

 強硬保守派法官萊希當選伊朗新總統,分析指伊朗將繼續反美並向俄中靠攏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最高領袖哈米尼和伊朗革命衛隊信賴的萊希當選,新政府施政料將遭遇較小阻礙。但分析認為,哈米尼的「反美」意識形態基調會使德黑蘭繼續往俄羅斯和中國靠攏。

(中央社)伊朗選務官員今(20)日宣布,強硬保守派法官萊希(Ebrahim Raisi)贏得總統大選。

《法新社》報導,伊朗選務官員表示,在已開出的大約九成選票中,萊希贏得62%選票。另外3名候選人已承認敗選,並向萊希道賀。

今天稍早,伊朗外長查瑞夫(Mohammad Javad Zarif)在安卡拉表示,萊希是伊朗新科總統,從現在開始人人必須與他合作。查瑞夫並且說,萊希將成功領導伊朗。

《法新社》報導,伊朗昨天舉行總統大選,有數以百萬計選民投票,萊希選前即被看好當選,因為許多重量級政治人物被當局禁止參選。

《路透社》引述人權團體報導,伊朗1988年處決數千名政治犯,萊希是負責監督4名法官之一,美國指控他涉嫌侵犯人權,將對他實施制裁。

即將卸任的總統羅哈尼(Hassan Rouhani)發表電視演說,祝賀人民做出抉選,但沒有提到萊希的名字。

《伊朗國家電視台》表示,計票作業正在進行中,內政部今天稍晚將會宣布最終結果。

新總統萊希是誰?

極端保守派萊希今天當選伊朗總統,他纏黑色頭巾、身穿教士長袍,將自己塑造成簡樸、虔誠的人物形象,主張打擊貪腐、扶助窮人。

60歲的萊希今天獲宣告贏得伊朗總統大選,將於8月從溫和派總統羅哈尼(Hassan Rouhani)手中接下總統職務。

萊希1960年出生於伊朗東北部什葉派穆斯林聖城麥什赫德(Mashhad),1979年伊斯蘭革命推翻美國支持的巴勒維王朝後,年僅20歲的萊希被任命為卡拉吉市(Karaj)檢察官。

對流亡的反對人士和人權團體而言,萊希的名字就是1988年大規模處決馬克思主義者和其他左派人士事件的代名詞,當時他是德黑蘭革命法庭副檢察官。萊希2018和2020年再度被問到有關處決的事情時,他一概否認參與其中。

2019年,美國以參與前述處決及涉嫌侵犯人權為由,將萊希和其他人士列入制裁名單中,德黑蘭當局認為此舉僅具象徵性意義。

萊希擁有數十年的司法工作經驗,1989到1994年擔任德黑蘭檢察長,2004到2014年擔任副司法總監,2014年擔任伊朗檢察總長。

根據萊希的官方傳記,他在神學和伊斯蘭教法方面師從伊朗最高領袖哈米尼(Ayatollah Ali Khamenei),萊希從2018年開始在麥什赫德一所什葉派神學院執教鞭。許多伊朗媒體認為萊希是哈米尼的可能接班人選。

萊希的妻子是阿拉莫霍達(Jamileh Alamolhoda),在德黑蘭的沙希德貝赫什提大學(Shahid-Beheshti University)擔任教育科學講師,兩人育有兩名女兒。

萊希雖然並不是以非凡領袖魅力著稱,但他以司法機關最高首長的身分,在競選時承諾繼續打擊貪汙,並為低收入家庭興建400萬戶新屋,以及為「強健的伊朗打造一個屬於人民的政府」。

萊希當選對伊朗的外交策略會有什麼影響?

伊朗總統大選一如預期由最高領袖哈米尼和伊朗革命衛隊信賴的萊希當選,新政府施政料將遭遇較小阻礙。但分析認為,哈米尼的「反美」意識形態基調會使德黑蘭繼續往俄羅斯和中國靠攏。

普林斯頓大學中東安全與核政策專家、曾任伊朗核談判代表團發言人的穆薩維安(Seyed Hossein Mousavian)在獨立新聞媒體《中東之眼》(Middle East Eye)撰文表示,總統羅哈尼(Hassan Rouhani)代表的溫和改革派採取對西方「建設性交往」作法,促成堪稱最全面性禁止核擴散條約的核子協議。

但是美國前總統川普不明智地退出核協議並且恢復對伊朗經濟制裁,導致羅哈尼的作法遭到嚴重質疑。大多數伊朗民眾現在認為與西方對話,尤其是跟美國對話,注定會失敗收場。

當前最緊迫問題包括伊朗與波斯灣阿拉伯國家關係接下來將如何發展、核協議的命運、伊朗新總統的區域政策將如何改變等。

  • 核協議的未來

最高領袖哈米尼(Ayatollah Ali Khamenei)和伊朗革命衛隊(IRGC)信賴的「原教旨主義者」當選總統,新政府在外交和內政上可能比較不會遭遇國內反對派掣肘,這包括在核協議、伊朗對鄰國和西方等議題上。

在對外關係方面,核協議和區域議題仍然會是新政府最大挑戰。由於萊希與權力核心理念相同,他將有較大決策自主權,組成不會讓哈米尼感覺受到「威脅」的一致性政府。

因此,新總統在原教旨主義掛帥的國會、司法體系、IRGC和其他重要機構中面臨的挑戰也會比較小。萊希最近在總統大選辯論中曾表示,他會致力維護核協議。不過他也強調,有別於羅哈尼政府,必須打造出「強有力」政府,才能有效落實核協議。

  • 區域安全

如果伊朗和沙烏地阿拉伯目前進行的談判開花結果,波斯灣合作理事會(Gulf Cooperation Council)可能會跟更多區域國家進行談判,假設美國不阻撓,那麼打造波斯灣國家集體安全體系就有機會成功。

倘若在奧地利維也納進行的核談判成功,讓核協議得以徹底恢復,伊朗將可獲取本來該有的經濟利益,那麼將給德黑蘭新政府巨大誘因去解決其他爭議。

  • 哈米尼的政治理念

不過,美國田納西大學查塔努加分校(University of Tennessee at Chattanooga)政治學系助理教授戈爾卡(Saeid Golkar)在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網站撰文稱,在外交政策上,伊朗新的「伊斯蘭主義政府」將致力實踐諸如提升區域影響力、透過支持好戰團體向其他國家輸出伊斯蘭革命等共和國長期目標。

如果新政府一如預期地納入許多IRGC和強硬派民兵組織巴斯杰(Basij)成員,則伊朗外交部和IRGC的合作將可增強,會使伊朗得以更有效率地施展外交政策理念。

82歲的哈米尼會期盼自己的理念和當前制度能夠長存,不只是1979年革命的精神能夠延續,他更希望伊朗最終得以成為一個伊斯蘭強國並且引領穆斯林世界。時間將證明哈米尼的長期政治理念能否在他自己監督下,靠伊斯蘭主義政府來落實。當前形勢對於他推進下一階段革命計畫非常有利。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