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轉的東亞史(5)滿洲國篇》:共產黨的說法沒有錯,是蔣介石背叛了革命

《逆轉的東亞史(5)滿洲國篇》:共產黨的說法沒有錯,是蔣介石背叛了革命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我們跳脫「東北」、翻轉傳統史觀的「中國」視角,便能發現藏在考古發現和漢文史料下面的「另一種滿洲史」。「滿洲國」並非蠻荒的塞外之地,而是位處東北亞心臟地帶,自古以來便是國際勢力爭相競逐之地,也是影響東亞歷史走向的關鍵地帶。

文:劉仲敬

共產黨說對了:蔣介石如何背叛革命

我們要注意,國民黨——包括蔣宋美齡這些人都非常強調共產黨是我們的叛徒,但是真實的歷史恰好跟國民黨的宣傳相反。廣州國民政府和《孫文越飛宣言》以後的那個國民黨,並不代表舊國會時代的國民黨。這個新國民黨是蘇聯和共產國際在建立了遠東支部——也就是中國共產黨以後,由中國共產黨派人來援助建設的。

不僅廣州國民政府是這樣,滿洲和其他地方也都是這樣。滿洲在以前沒有任何國民黨的黨部,但是有共產國際的支部——哈爾濱和長春的支部。然後在一九二四年、也就是在《孫文越飛宣言》發表以後,在這個國民黨從來沒有勢力範圍的地方,由共產國際的特支負責為國民黨建立了兩個黨部。

以吉林這個黨部為例。這個黨部當中有六名國民黨執行委員,其中有三名是共產國際長春特支的支部書記兼任的。六個委員裡面,三個是匪諜。而且按共產黨的一貫做法,他們即使是在人數上看上去不占多數,但他們占據的是負責安全、國防這些要害部門;資產階級代表即使理論上和人數上占多數,但他們占據的是文化、教育、經濟之類的沒有槍桿子的部門。這三位匪諜委員當中,有一位叫做趙尚志的,他就是後來所謂的東北抗聯這支恐怖組織的主要負責人。

國民黨的支部本身就是由共產黨建立和操縱的,一開始就是這樣。所以,真實的歷史並不是像蔣宋美齡他們宣布的那樣,國民黨是從辛亥年一路傳承下來的老牌政黨,中間被共產黨暗算了一回,然後他們又把共產黨清理出去。恰好相反,這個第二國民黨從一開始就是由共產國際協助建立、作為共產黨白手套而存在的匪諜機構,正在順利運作的時候,被蔣介石搶先摘了桃子——照史達林的說法。然後蔣介石編造了一套神話說,辛亥革命那批人都是他的繼承者,蘇聯人才是旁支。

其實恰好相反,共產黨的說法是沒有錯的,是蔣介石背叛了革命。廣州革命政府和廣州的國民黨中央委員會以及各地的黨部都是共產黨替你建設出來,作為共產黨的白手套而存在的,偏偏冒出你一個蔣介石,你就是不肯做白手套,反而反咬我們一口,你不是革命的叛徒誰是革命的叛徒?但是我們也不怕收拾不了你,我們有史達林元帥做後盾,我們的實力比你大得多,最後還是能把你蔣介石給收拾了。

我們沒有迅速地收拾你蔣介石,是因為你蔣介石還有點利用價值。正如西班牙共和國保留在資產階級政客手裡那樣,我們可以利用你去滲透張作霖的反共堡壘、滲透上海工部局的反共堡壘。這些地方是一見到共產黨就要抓的,但是如果以國民黨的名義進去的話,就比較能夠混得進去了。這就是國民黨存在的目的。而其實從國民黨的角度來講,恐怕蔣介石本身的反共倒只能算是一段插曲。

蔣介石到了中日戰爭的時候又再一次不反共了,又使國民黨恢復了它原有的功能。而在冷戰初期,也就是韓戰的時候,它勉勉強強反了一陣共,然後很快又恢復了它的傳統角色,不但不反共,反而為共產國際遠東支部繼續發揮原有功能,也就是幫助他們滲透到原先共產黨滲透不進去的資產階級地區。這些地區,共產黨是沒有辦法合法活動、或者說是一露面就會受到各種挨打的,但是以國民黨的名義進去就沒問題了。

共產國際在張作霖時期就辦了這一系列大事。儘管郭松齡兵變以後張作霖和蘇聯撕破臉皮,進行了一些鐵腕鎮壓,但是他終歸不能持續違背國際法,所以國共兩黨的匪諜機構(而這實際上是一回事,因為這些匪諜機構都是由李大釗和吳廷康領導的,實際上都是共產黨的分支)仍然憑著蘇聯外交機構的保護,在他的境內潛伏下來,並發展了很多成員,包括閻寶航和張學良周圍的很多人。如此這般,張作霖一死,滿洲就由反共堡壘變成了蘇聯匪諜的前哨,直到九一八政變為止。

滿洲土豪功虧一簣

九一八政變的發生,其實是滿洲本地保境安民的土豪借用日本泛亞主義者和日裔滿洲地方自治主義者的力量(而他們又綁架了日本政府)而實行的一次清洗共產黨的政變。這次政變不但不是日本當局的陰謀,反而是對東京的政治世家和元老貴族的一個重大打擊。這一點,事實是非常清楚的。東京的內閣的所有人,從若槻首相開始,都堅決反對,但是他們處在啞巴吃黃連的狀態。

從法律上講,滿鐵附屬地的這些日裔滿洲人處在一個三不管地帶,雖然他們的祖先是日本人,但他們現在可以說是滿洲人了,所以日本政府管不了他們;然而他們在國際上鬧出來的事情,又有很多人認為跟日本政府有關,所以後者不得不出面救場。

日本人幹這種事情的經驗一般就是,像是本國有一個冒險成性的青年不顧政府的一再警告,在二○一四年跑到伊拉克去,結果被人綁架和殺害了,日本人的想法是怎樣呢?就是,這種不懂事的孩子給我們大家都添了麻煩,他的家長應該出來向我們道歉才是。但是即使如此,我們還是不得不勉為其難,非得救他一下不可。儘管我們恨死他了,一旦把他弄回國來,我們要好好修理他,但是他到了國外,我們還是不能不救他。當時日本政府對滿洲自治聯盟這撥人的意見其實就是這個樣子的。

但是滿洲自治聯盟的運氣好或者是能量大,最重要的是,原有的張景惠、張海鵬這些張作霖時代的老土豪堅決支持他們。自治聯盟自己跟張學良周圍的匪諜單打獨鬥,可能鬥不過,但是有了這批土豪支持的話,他們的腰杆子就硬起來了。雙方的聯合,把張學良趕出了滿洲,同時也狠狠地打了日本國會、內閣和元老貴族一個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