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核協議」川規拜不隨,現在是各國有史以來「最接近取得共識」的時候?

「伊朗核協議」川規拜不隨,現在是各國有史以來「最接近取得共識」的時候?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部分觀察家指出,伊朗或許會希望在新總統上任之前完成核協議商議。如此一來,就算計畫生變或不如預期,萊希政府也能卸責於前朝,避免遭受波及。

編譯:王國仲

自4月起討論至今,《聯合全面行動計畫》(伊朗核協議,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JCPOA)的第六輪會談在6月20日中午正式結束。伊朗代表團長、副外交部長阿拉奇(Seyed Abbas Araghchi)認為,現在是各國有史以來「最接近取得共識」的時候,並希望各方能在下一輪會談時達成協議。

伊朗核協議是什麼?

早在2002年,伊朗便被爆出正秘密製造濃縮鈾。儘管伊朗政府承認相關設施存在,並宣稱目的僅為研究、製作用於核能發電的反應爐,仍激起國際對其是否研發核武的不安與懷疑。

隨著伊朗多次拒絕配合調查(如拒絕國際原子能總署〔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IAEA〕調查員取樣)、中東局勢逐漸緊張,聯合國安理會(以美國、歐盟為首)從2010年開始,決定對伊朗實施相關經濟制裁。

2015年,伊朗開始與主要制裁者(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美、英、法、俄,以及德國,共六國)進行會談,希望縮減核能相關活動,換取制裁鬆綁,是為伊朗核協議的濫觴。

會談內容包括對鈾的存量(約300公斤,大約是過去儲存量的2%)、濃度(規定標準為3.67%。一般來說,濃度3-4%的低濃縮鈾便足以供應核能發電;製作核子武器的鈾濃度則在90%以上)、使用方式、相關器械(如離心機)與研究的限制;伊朗也必須定期接受國際組織調查。

川普退出核協議,加劇並深化雙方衝突

2016年初,國際原子能總署證實伊朗依照協定,逐步限縮國內鈾元素存量與發展;時任美國總統的歐巴馬(Barak Obama,港譯「奧巴馬」)亦簽署行政命令,取消對伊朗的經濟制裁。

不過,在川普(Donald Trump,港譯「特朗普」)上任後,情況急轉直下。儘管曾兩度核可、確認伊朗持續遵守協定,他仍在2018年5月單方面退出核協議,更於同年11月再次對伊朗實施更高層級制裁,對象遍及與伊朗交易的其他國家。

在過去遭受制裁時,伊朗仍能經由國際市場進行原油等天然資源交易,並賺進超過一兆美元外匯。因此,儘管多數國家(包括核協議中的另外五國)齊聲譴責並反對美國行為,川普仍稱此協定「不公平」,並違背美國的國家利益。

不論協定對公平與否,美國片面退出協議、更拉高制裁等級,確實對伊朗經濟造成嚴重衝擊——貨幣幣值跌至歷史新低、年度通膨率較平時飆升四倍,境外投資也紛紛撤離,更引起大規模的群眾抗議。

此舉引起伊朗政府強烈不滿,儘管宣布仍會暫時遵守核協議,伊朗表示若美國不盡快停止制裁、重新協商,他們將不再接受相關協議規範,甚至開始進行核武相關研發。IAEA也觀察到伊朗的鈾生產量再次增加(詳細數量難以確認)。

歐盟三國努力居中協調、美方意識到政策錯誤,談話可望持續

在美國退出協定、伊朗時不時揚言(或真的)違反規範情況下,英、法、德三國仍努力扮演居中協調、持續會談進程的要角。面對美國制裁,他們協助創立新貿易管道,確保伊朗在制裁中,仍能順利取得醫藥、糧食等民生必需品。

「時光不等人,核協議不能就這樣被擱置。」歐洲三國外交官在新聞稿中如此表示。他們的努力或許即將獲得回報。

政治立場極度保守、剛當選伊朗總統的萊希(Ebrahim Raisi)即將在8月份上任,取代過去藉核協議換取制裁鬆綁的現實主義者羅哈尼(Hassan Rouhani)。專家多認為總統輪替並不會對談判造成多少衝擊,畢竟從1989年開始擔任伊朗最高領袖(Supreme Leader of Iran)、政教合一的實質最高領導者哈米尼(Ayatollah Ali Khamenei),才是握有最終決策權的那位。

不過,部分觀察家指出,伊朗或許會希望在新總統上任之前完成核協議商議。如此一來,就算計畫生變或不如預期,萊希政府也能卸責於前朝,避免遭受波及。

此外,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欲重返核談判的企圖亦相當明顯,他更派遣國務院特使參與本次的第六輪會談(儘管因伊朗拒絕和美國代表面對面,只能透過歐盟夥伴傳話間接與會)。伊朗問題特使馬里(Robert Malley)表示:「我們已經見識到,過去高度施壓的做法是行不通的。」

這次,「學乖了」的伊朗政府,則要求美國白紙黑字寫下承諾,證明不會有任何總統再像川普一樣,片面毀棄協定。儘管聽起來相當合理,未能有效掌握參議院三分之二席次支持的拜登,無法以總統身分發布任何具實質效力的協定。因此,雙方談判該如何推進,仍有待持續觀察。

當然,並非所有人都對協議樂觀其成。新科以色列總理班奈特(Naftali Bennett)便稱伊朗為「殘暴的劊子手政權」、亟欲獲取核武,並呼籲美國及其盟友要「醒一醒」。

第六輪會談結束後,各方代表將把商談成果帶回國內進行討論、磋商,並確認相關條文與規定能否被接受。歐洲各國代表接受訪問時表示,大家已「接近達成協議。」最終結果如何,還有賴諸國共同努力。

阿拉奇(伊朗副外長)表示:「就像我說的,現在是史上最接近達成共識的時候,但終點前的鴻溝仍不易填滿。儘管無法預測下一輪談判結果,但各國通力合作、共同完成艱鉅任務,在下次會談時達成協議,是我由衷的願望。」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