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和統與武統之外的第三選項,中國對台「逼統」是一場台灣民心爭奪戰

在和統與武統之外的第三選項,中國對台「逼統」是一場台灣民心爭奪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所謂「逼統」策略,大致仍符合傳統對臺政策中「硬更硬、軟更軟」策略,一方面提供利益誘因結構,藉此產生利益吸引力,同時更加強制及暴力性,包括區分統派與獨派分別對待,並設置獨派黑名單,產生威嚇效應造成臺灣民眾大量外逃。

最近筆者在瀏覽中國對台政策的文章中,無意間閱讀到一篇頗令人驚訝的評論,題目為〈局勢逐漸明朗,解放台灣倒計時〉,文中分析十三大逼統策略,從文章主題設定似乎意味著兩岸終局安排,時間是站在中國這邊而非台灣,也凸顯中國對台統一具有「時間緊迫感」。

中國自第五代領導人習近平主政後揭櫫兩個一百年重要性,前一個是建黨一百年(2021)、後一個是建國一百年(2049),無論是建設成現代化社會主義強國、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及國家完全統一,皆是此期間關鍵性國家戰略發展目標。

此篇文章直指在當前中國對台政策「武統」與「和統」爭論之間,倡議「第三條道路」選擇,就是另闢蹊徑採行「逼統」,認為「和統無望論」,因此在「武統」之前採取「硬更硬、軟更軟」策略,其政策步伐更為前衛、大膽、躁進,為「武統」鋪路;尤其是「兩岸和平統一已無望,武力統一生靈塗炭,這種兩難抉之際。

在不放棄武力統一的前提下,在對台灣實行武統之前,還可以嘗試實施,統一台灣的第三種方式,那就是「逼統」。

顯見易見是,對台「逼統」的戰略思維,是在認為「和統」已經成為不可能,而在尚未採取「武統」前的過渡性措施,避免立即性暴力性軍事統一,造成對台灣社會全方位破壞,降低全面軍事武統的代價與成本。這樣前衛及略帶燥進對台政策策略建構,實已偏離「和統」發展主軸;雖然這並非像「武統派」所提立即以軍事威逼達成國家統一,但中國政府一旦採取此種戰略選擇,恐怕就是凸顯「統一急迫感」、「統一不能一代一代拖延下去」。

一、「逼統」並非意謂放棄「武統」,而是「武統」前之前置處置

所謂「逼統」並非意味著放棄「武統」或武力解決台灣問題的承諾,而是採取多元化、多渠道策略,從政治經濟社會教育科技,甚至宣布黑名單、到封鎖台海及佔領外島,這是武統與和統的第三條道路,也是迫不得已武統的前置手段。

如同文中所論:「在不放棄武力統一台灣,且在對台灣實行武統之前,對台灣實施政治、經濟、貿易、民生、金融、外交、文化、教育、科技、旅遊、財產、身份、法律、職業生涯、宣布黑名單、封鎖海峽、占領外島等,一系列的、組合的、綜合的手段,逼迫台灣當局與大陸實現統一。」

從上述所列多項對台政策領域來看,幾乎涵蓋中國傳統對台政策領域。

中國對台政策主軸本是「融合漸統」、「反獨促統」,呈現雙元政策結構「硬更硬、軟更軟」特徵,「棍棒」及「胡蘿蔔」兼具、壓製及懷柔政策兼施;對台政策具有原則堅定性及策略靈活性,「硬更硬」即指堅持「一中原則」、「九二共識」、「兩製台灣方案」、軍事嚇阻、外交壓製;「軟更軟」即強調兩岸一家親、經濟社會融合、同等待遇,從「三中一青」轉向「一代一線」重點,建立「統一戰線」等不一而足。

近來中國政府一再宣稱對台灣捐助疫苗及協助取得疫苗抗疫,此一「惠台」措施普遍贏得台灣民眾及泛藍陣營支持,具有拉攏台灣民心作用,此種懷柔做法產生與台灣各政黨爭取民心作用。因此,五月台灣疫情大爆發,民進黨政府的疫情防控已面臨多重治理危機,包括中央與地方關係互動不佳、政黨間難以合作,及政府與企業、非營利組織「公私協力」共同防疫合作不足,總體呈現是台灣民眾對民進黨執政施政滿意度及信心皆呈陡降趨勢。

ujowp5gcyteoarfjlrhnzuai5ztlda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事實上,兩岸當局交相指責、「甩鍋」,皆是從屬於爭取台灣民心工程的一部分。中國政府公開宣稱對台捐贈疫苗,固然有其傳統對台政策統戰之歷史遺緒,民進黨政府拒絕之,民共陷入台灣民心爭奪戰。民進黨政府指責中國政府「統戰分化」、幹擾台灣購買國際疫苗,試圖將疫情防控向中國「甩鍋」。中國政府則抨擊其「以疫謀獨」、「聯美抗中」,對具「疫情恐懼」的台灣民眾將矛盾轉移至民進黨政府。

這是對台政策「軟更軟」的呈現,強化「兩岸融合」發展,具有「逼統」作用。

二、對台政策建立統一戰線,逼統策略融合懷柔及強硬手段

就中國對台政策建立統一戰線角度檢視,「聯左拉中打右」、「求同存異」、「化異趨同」成為其分化策略。是故,對台政策加強懷柔統戰成為必然選擇,「統戰」不是陰謀而是一種陽謀,是一種建立友誼「交朋友」方式。

對台政策立基於所謂「寄希望於台灣當局,更寄希望於台灣人民」,強調對台政策取向立基於「台灣社會本位」及民眾權益維持、促進。無庸置疑的,統一戰線將提供利益誘因、願景建構及意識型態、價值認同,具有拉攏及爭取台灣民心的作用及目標。

觀之所謂「逼統」策略,大致仍符合傳統對台政策中「硬更硬、軟更軟」策略,一方面提供懷柔的誘因機製;一方面祭出強制性暴力威嚇手段。「軟更軟」部份更多是提供利益誘因結構,藉此產生利益吸引力、兩岸治理能力對比。「硬更硬」部份則是政策更為堅壁清野、採取區隔性,更具強制性及暴力性,包括區分統派與獨派分別對待,並設置獨派黑名單;產生威嚇效應造成台灣民眾大量外逃;最終仍需運用武力一統。其具體內容至少包括如下措施:

(一)身份逼統:凡是在大陸經商、工作、學習、婚嫁、旅遊、探親、交流等的台灣戶籍同胞,持有台灣有效身份證件的,均可在當地公安機關戶籍部門,領取中國身份證。
(二)國籍逼統:依據持有中華民國有效護照的持有者,為其發放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使其擁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
(三)貨幣逼統:台灣民眾凡是持有新台幣的,均可以按照1:1的匯率兌換人民幣。
(四)財產逼統:大陸政府部門認同台灣的有效的「不動產憑證」。例如、地契、房契等。保護台灣民眾的私有財產。
(五)保險逼統:凡是持有中華人民共和國身份證的台灣民眾。持有者可在中國人民保險公司投保財產保險,特別是中保公司受理「戰爭期間財產損失保險」,以應對武統台灣時,對台灣同胞財產造成的損失。
(六)婚姻逼統:與大陸民眾結婚的,在大陸的縣級及以上城市,由當地政府,為他們提供面積不少於90平方米的公租房。
(七)旅遊逼統:對於首次來大陸的台灣民眾,中央政府提供:「1萬元人民幣的7日祖國觀光旅遊」,優惠條件:交通1/2價格,住宿1/2價格,旅遊景點門票免費。
(八)經貿逼統:凡是持有中華人民共和國身份證的台灣民眾,在經貿領域給予幫助和優惠。例如、台灣種植鳳梨的農民,可以憑自己的大陸身份證,將鳳梨直銷大陸,不受台獨勢力的影響。
(九)公職逼統:凡是聲明承認一個中國,反對台獨的,並且領取持有中華人民共和國身份證的台灣一切公職人員。中央人民政府保證,即使是武統台灣以後,對於上述人員,中央人民政府一律承認其公職人員身份,一律安排工作、一律平等對待,保障他們的權益,使他們能夠成為建設新台灣的重要力量。
(十)投誠逼統:對於台灣軍警特的人員,凡是承認一個中國,反對台獨的,一律發放中華人民共和國身份證。歡迎在武統台灣前投誠;歡迎在武統台灣時起義。宣布台軍特赦條件:針對台灣陸海空三軍,凡是起義的、投誠的、放下武器的國軍官兵,中央政府一律予以特赦。
(十一)統派逼統:宣布統一人士名單。歡迎他們來大陸,共同協商台灣戰後建設發展大計。對他們的人生財產安全提供安全保障。
(十二)獨派逼統:宣布台獨罪犯名單,頒布通緝令,全中國、全世界緝拿。孤立分裂極少數頑固台獨分子,爭取廣大台灣民眾。
(十三)清空逼統:在戰爭爆發前,提前宣布將在「以後的不太長的、不確定的時間內」,解放軍將武力攻台,產生一種強烈的戰爭預期。大陸中央政府,督促台灣同胞離開台灣。

sj4c5t3vnvwo6hoiq7u6i3x6tto68c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三、「逼統」戰略運用是一場台灣民心爭奪競賽,也是瓦解中華民國認同摧毀戰

首先,「逼統」戰略大都是屬於懷柔及拉攏人心統戰策略。上述一至十一項的逼統策略,從身份、國籍、貨幣、保險、婚姻、旅遊、經貿、公職、投誠及統派逼統模式,不僅著重保障既有權利,例如保險、公職、投誠逼統,這是屬於「存量」權利保障;也有「增量」權利促進,從身份、國籍、貨幣、婚姻、旅遊、經貿等領域。

此外,針對國家機器成員,例如公務員、軍警特人員提出維護其既存權益,使其不會成為中國政府的對立面,減少對台政策受到抵抗程度。

其次,「逼統」的對台政策標的群體,涵蓋台灣社會所有各階層。例如身份逼統是針對所有與大陸進行互動者,指涉「凡是在大陸經商、工作、學習、婚嫁、旅遊、探親、交流等的台灣戶籍同胞,持有台灣有效身份證件的,均可在當地公安機關戶籍部門,領取中國身份證。」國籍逼統則是針對領有中華民國護照者,「依據持有中華民國有效護照的持有者,為其發放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使其擁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

同時 ,包括現有中華民國所有公務員 ,涵蓋軍警特等等,但要求必須承認「一個中國」、「反對台獨」。這顯示中國政府對一般民眾並無要求承認「一中原則」或「反對台獨」,相對於軍公教則是較為嚴格檢視標準,必須遵循其黨國政治原則。

再者,採取嚴格差異化原則, 藉此拉攏統派、打擊獨派,爭取廣大台灣民眾。文中提及對統派逼統宣布統一人士名單:例如、連戰、吳伯雄、馬英九、洪秀柱、郁慕明、邱毅、黃智賢等為統一人士,歡迎他們來大陸,共同協商台灣戰後建設發展大計。也論及獨派逼統 ,宣布黑名單即宣布台獨罪犯名單:李登輝、陳水扁、蔡英文等台獨分子為台獨罪犯。直指「中央政府必將嚴懲不貸。頒布通緝令,全中國、全世界緝拿。孤立分裂極少數頑固台獨分子,爭取廣大台灣民眾。」

這種區分統派與獨派的二分法及設置紅名單與黑名單區隔做法,勢將加劇台灣統獨、政黨對立及族群衝突。

China_One_Child_Policy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最後,「逼統」在於創造聲勢造成台灣民心崩解,清除台灣民眾的中華民國認同及台灣人認同。文中直指武統台灣前,在實施前述以上十二項「逼統」措施後,重點實施「戰前人口疏散清空措施」,即人口清空「逼統」,督促台灣民眾離開台灣。待戰後台灣台灣在解決了、沒有了身份、國籍、資產等後顧之憂以後,可以義無反顧的離開台灣,可以直接往前大陸,也可以通過第三國中轉往前大陸。

屆時,中國政府將為台灣民眾提供陸、海、空等的交通便利,幫助台灣民眾躲避戰火。在大陸,中國政府為台灣民眾提供平均商品房、公租房等,鼓勵台灣民眾離開台灣到大陸定居、暫避,或者到其他國家暫避等等。待武統戰爭結束後,重返家園。

該文宣稱此種逼統策略,並不作為放棄武力統一台灣的保證和承諾。在實施清空「逼統」的「戰前人口疏散措施」後,解放軍將對台灣陸、海、空、天的圍剿用兵,不再投鼠忌器,大大降低對台灣平民的危害。在武力統一勢在必得的大勢下,大軍壓境、兵臨城下,試圖達成「北平模式」的和平統一。換言之,所謂「逼統」其實是最後更接近「武統」,必須以武力為後盾及準備,也顯示中國政府對解決台灣問題的急迫性,只是藉由逼統降低完全武統的嚴重傷害及巨額成本代價。

綜觀此篇評論論述,「逼統」戰略其政治意涵和作用,即在開啟「超固有思維定式的統一方式」。

這並非傳統意義上的針對「中華民國政府的和平統一」,也非完全武力統一。而是直接針對台灣民眾個人的「身份統一」和「國籍統一」等,此即為大陸統一台灣的第三種形式,創造第三條統一道路。藉由逼統,中國政府試圖「將從根基上挖掘、撼動、崩塌、孤立了頑固分子台獨當局,釜底抽薪」。同時打擊「對台灣軍心的撼動將是致命的,使其無心戀戰、甚至反戈一擊」。換言之,所謂逼統對象更是直指中華民國政府,藉由各種政治經濟等利益拉攏社會各階層,對其形成包圍孤立態勢。

中國政府若通過「逼統」戰略應對台灣,不僅「在心理上、思想上、觀念上等精神層面上的震撼、顛覆、恐慌、逼迫台灣的民心、軍心、黨心、政心、族群,而且同樣也反映在物理上、物質上、行動上、財產上等物質層面。達到精神與物質、思想與肉體等雙重打擊。」

直言之,「逼統」是一種爭取台灣民心的翻轉工程,為一種攻心為上、兵不血刃及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戰略思維,但又保持不排除最後一戰的軍事嚇阻戰爭行動。對於「逼統」戰略中的「硬更硬、軟更軟」壓制及懷柔做法,區分統派紅名單及獨派黑名單二分法,恐怕無論是民進黨或國民黨執政的中華民國政府皆須妥善謹慎因應,這是台灣民心的爭奪與捍衛之戰。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